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零售业频道 >> 正文
消费结构下沉 餐饮到底靠谁来消费?

  从2018年开始,无论在哪个行业感受最深就是难熬。

  近日了解到某热门商圈从今年开始房租打折,该商圈拥有不错的人流量,还靠近热门景点、交通枢纽。

  作为热门商场,降租可能与物业、招商有关,但同时也存在商场入驻率降低、更换率变高等原因。

  其实,从经济入冬以来,一线城市商圈的餐饮生意并不好做。竞争愈来愈激烈,同时出现下滑的迹象。

  海底捞上市前就发现,与其在一线城市竞个头破血流,不如渠道下沉,拥抱“待开垦”的三四线市场,将未来赌在三四线新兴起的小镇青年身上。

  大伙都以为小镇青年“土里土气”“收入不高”,但事实是,他们不在紧张的一二线城市打拼,却有着不错的生活质量。今天想与大家聊聊关于小镇青年的话题。

  餐饮竞争

  一线城市紧张,三四线城市舒缓

  早十年的餐饮爆发增长,当下已经趋于平缓,且略显下滑的趋势,其中连锁餐饮感受最为明显,关店、倒闭,触目惊心。

  一线城市的压力远比想象中高的多,从这次裁员风暴就可以看出,数量多,波及广。

  作为曾经的互联网人,不少老同事都纷纷想要跳槽。当下处在经济萧条的局势当中,都不敢轻易变动工作。因为他们上有老下有小,还背负着高额房贷压力。

  相反,作者的叔叔在三四线城市生活,公司因业绩下降导致半年没发出工资,他却依然能够维持生活。这些生活在三四线城市的人,生活成本比一线城市低,大部分还不需要偿还高额的房贷。

  虽说2017年餐饮总营收达到3.9万亿元,2018年更是高达4.3万亿元,同比增长9.5%。实际是餐饮大数据安好,餐饮人冷暖自知。

  餐饮做的是人的生意,首先必须聚焦人,才是餐厅盈利的本源。一线城市经济萧条,二线城市受到波及。

  这下好了,一二线城市的都市白领腰包都收紧,间接影响餐饮的消费。

  大环境萧条,但竞争还在加剧。

  从相关数据了解到,2019年预计新开商场数量多于去年。一线城市商业体的暴增,餐饮竞争将进入白热化。

  一线城市常驻人口数量变化:

  北京常驻人口2018年年末比上班年人口下降0.8%;

  上海常住人口为2415.27万人,比上年末减少1.37万人。

  一线城市商业体数量增加,可怕的是,城市常驻人口却在下降。

  商场里的餐饮少则十几家餐饮,多则近百家,可人也就一日三顿,可想而知,一线城市餐饮竞争是多激烈,正面临供大于求的局面。

  可预见的是,未来餐饮的增长动力会不经意间从一二线城市转移到三四城市,而主导的人群也渐渐从都市白领转移到小镇青年身上。

  三四线城市消费崛起

  来自小镇青年的贡献

  小镇青年的日常:

  父母的帮助下全款买房,开着几十万的汽车;

  周末约上好友吃饭,电影院刷几部电影;

  年末再来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过去大家瞧不起的小镇青年,但现在滋润的生活被不少在一线城市中疲惫不堪的白领所羡慕,可见三四线城市的生活并不比一线城市差。

  01、经济走高,低线城市居民收入增加

  三四线城市中产阶级比例在增长,预计2022年达到40%,同时收入也在提高。

2页 [1] [2] 下一页 

河南春节零售和餐饮销售额近500亿 增长10.7%

秦皇岛大型商场超市和餐饮春节销售同比增长6.31%

节前钱花哪儿了?民以食为天 餐饮消费增速快

盘点那些年餐饮圈过气的网红单品

外婆家转型“家常菜” 快时尚餐饮时代终结!

搜索更多: 餐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