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零售业频道 >> 正文
星巴克亮眼财报后玩“长线游戏” 反对“富人税”

  近日,星巴克前CEO霍华德·舒尔茨在接受一家媒体的采访时表示,他反对民主党众议员寇蒂兹此前提出的对年收入超过1000万美元的富人征收70%边际税率的提议。

  这也正是为什么舒尔茨决定以独立候选人,而不是民主党人的身份参加下届美国总统选举的原因之一。此前出身纽约贫民区的舒尔茨表示自己是一个“终身民主党人”。

  与寇蒂兹的提案类似的,民主党资深参议员沃伦在上周五也公布了一项针对富人税收的提案,对净资产超过5000万美元的美国家庭每年征收2%的财富税,对净资产超过10亿美元的家庭税率提高至3%。

  根据美国经济学家的预测,能够被沃伦这项提案影响到的家庭不到全美国的0.1%,而作为持有全球最大咖啡连锁企业3%股份的舒尔茨,无论是沃伦的财富税还是寇蒂兹的富人税,他都是妥妥的目标群体。

  因此对于沃伦的财富税提案,舒尔茨同样在采访中表示反对。

  根据最新预估,当前舒尔茨的财富约为34亿美元,其中他所持有的3%星巴克股份价值约25亿美元。

  此外,根据星巴克稍早些时候公布的亮眼财报,如果此类提高富人阶层税收的提案得以真正实施,舒尔茨个人未来所需承担的税负还会越来越高。

  一月底,,星巴克公布了其2019财年一季报,2018年10月至12月期间,星巴克全球净收入为66.3亿美元,同比增长9.2%,高于此前华尔街分析师做出的预期。

  这也是星巴克多年来首次突破60亿美元大关。

  由于这一季成绩整体高于预期,截止公布当天股市收盘,星巴克股价增长了约2%。

  实际上,近期连续五日以来,星巴克股价一直呈现波动上涨的趋势。

  不过观察其在不同区域内的表现,星巴克的成绩可谓“喜忧参半”。其在全球及美国本土同店销量均增长了4%,而在中国的同店销量则仅增长了1%。星巴克在这块其视为未来的新兴市场内,业绩却落后于全球的脚步。

  此外从订单量来看,星巴克门店在中国区内反而下降了2%,销量的提升实际来自客单价的提高。数据显示用户来店消费的客单价上升了3%,而这其中又有去年11月星巴克产品全线涨价的影响。

  上一个财年的第三季度,星巴克在中国市场迎来了近九年来的首次“倒退”——同店销量和营业利润率双双下跌——由此引发了华尔街的担忧。

  而后星巴克管理者的回应则显示其对这个增速疲软的插曲似乎并不太在意。星巴克CEO Kevin Johnson表示“我们正在玩长线游戏。我们对我们在中国的道路和未来增长仍然乐观。”全球饮品主席John Culver则强调“过去20年在中国已经建立了稳固的本地联系,出现任何波动公司都能应对。”

  为了应对这个“波动”,过去几个月星巴克确实做出了多年来的最大改变,与阿里深度合作开通外卖服务。

  而在外卖咖啡战场上,星巴克也正遭遇强有力的竞争对手瑞幸——实际上星巴克上线外卖本身也可视为瑞幸倒逼的。

  此外两者在中国境内的扩张版图也可谓紧咬不放,甚至瑞幸的速度还更猛。星巴克今年计划在全球净增2100家门店,在中国扩充600家,而瑞幸至今年年底的目标是开出2500家门店,届时门店总数将达4500家,到那时星巴克的门店总数则将是4284家。(数据以2018年底为基础)

  Kevin Johnson强调星巴克玩的是“长线游戏”,长远来看保存体力、增强耐力固然很重要,不过当途中遇上更具爆发力的对手,是否又会增添变数呢?

  (来源:财视传媒)

情怀输给现实 中国式星巴克如今亏到连租金都交不起

为什么星巴克要把你的名字写在杯子上?

星巴克前CEO有意参选,反对者:不需要第二个亿万富翁总统

瑞幸VS星巴克,没有赢家?

星巴克前CEO欲参选2020美国总统:我正在认真考虑

搜索更多: 星巴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