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天下汇频道 >> 正文
老人与网:如何撬动18万亿银发经济?

  最近小镇青年成为众多互联网公司的必争之地,但在移动互联网下半场,最有潜质的人群可能另有他人。

  在腾讯·企鹅智库发布的《2019-2020中国互联网趋势报告》中列举了十六大趋势,其中特别提到:老年网民的增长比我们想象的更快,不论规模还是消费能力,他们都有可能成为未来红利中最大的一块。

  今年60多岁的河南老人何正(下称老何)就是老年网民中的一员。作为一名资深网民,他曾骄傲地说,“我20多年前上网的时候,现在这帮熊孩子还没出生呢。”

  老何回忆,早期的上网方式极为繁琐,需要连接电话线,启动拨号程序,再经过漫长的连接等待才能成功,在输入地址后试图打开网页又要等上半天,“哪像现在拿着手机走哪上(网)到哪,比吃饭喝水都简单。”

  自从换了智能手机,老何夫妇“老了都沾上网瘾了”。据他们的儿子何骏“控诉”,他们经常一个吃饭、睡觉都手机不离手,甚至熬夜上网打麻将,另一个看直播、连续剧看得晚饭都忘了做。有时候,何骏回家发现家里冷锅冷灶,老两口一个在卧室,一个蹲客厅,正看得深深入迷。何骏称,最典型的一次是,二老因为上网忘了去幼儿园接小孙女,最终是老师电话通知他们,才把孩子接回家。

  像老何这样的“老年网瘾”问题并不是个案。在广州,50多岁的张知望今年春节因中风住院了。医生告诉家属,这不仅是因为其平时酗酒和缺乏锻炼,还有一个原因是长期熬夜上网所致。

  腾讯·企鹅智库的报告指出,在40岁以上的中老年网民中,65.7%会把每天至少四分之一以上的自由时间交给手机;而占据一般半以上自由时间的重度用户,也有近30%。

  资深网民

  1954年出生的安徽老人刘勇自称是“中国第一代网民”,不仅如此,他还有众多“第一”的标签:恢复高考之后的第一批大专生、第一代股民,一生都在体制内工作。

  不少看过刘勇手机屏幕的人,都表示惊讶。因为在其手机上,安装了近百个App,类型涉及金融、保险、视频、 电商、旅游、支付、知识付费等。刘勇表示,这些App并非随意下载,每一个APP他都使用过。

刘勇的手机截屏

  刘勇平时常做的事情是炒美股、港股,翻墙看国际新闻,虽然只是身处在安徽六安的一个小乡镇,但是互联网帮助他触达了全世界。

  前几年退休后,刘勇甚至还雄心勃勃地上网研究了PTA期货,准备参与投资,最终被儿子因担心风险过大而劝阻了。

  刘勇的儿子刘贺在上海从事金融行业,当初选择这个行业也是因为父亲的坚持。最初,家里人都建议刘贺从事教师这个职业,但是刘勇力劝儿子投身保险或金融方向,如今两人时常探讨金融、经济类问题,分享各自在投资领域的心得。

  最近,刘勇盘点了自己2018年的投资,他称,虽然A股被唱衰,但是他依然做到了A股小赚、美股大赚,投资收益比儿子还强。

王贵的手机截屏

  对投资颇有心得的不止刘勇,同在安徽的王贵也是其中一个。

  王贵今年刚过60大寿。自从2013年开始接触余额宝,王贵也开始学习投资网贷产品,迄今他已经投过60余家网贷平台,且无一踩雷。

  除了运气,或许更多的是其对于网贷产品的了解及经验总结,他的策略是:快进快出、不投长线。

  王贵把多年攒积下来的近60万元投入网贷及银行理财后,平均每年可获取10%左右的收益,超过其退休工资。“这就等于打了两份工。”王贵很知足。

  由于在网上看新闻了解到最近两年网贷行业问题频出,谨慎的王贵从去年起又陆续将投出去的资金逐一收回,目前已经基本回收。

  放弃网贷后,王贵又在网上找到了新的 “挣钱”途径,比如在趣头条上“薅羊毛”。王贵透露,目前他已经在该App上挣了70多元。“苍蝇腿也是肉,多少挣点都比闲着强。”王贵展示了手机上的一款专门用来查询商品价格的App,称其现在去商场购物,都会先在手机上比较价格,捡最实惠的买。

  除此之外,王贵现在每天都会刷上两三个小时的微博和知乎,“没办法,人退休了闲得慌”,他说。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银发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