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天下汇频道 >> 正文
互联网下半场 ARM云会是新出路吗?

  再看2018,料峭且难忘。

  近二十年里,还没有这样一个年份让互联网从业者如此纠结。从年初到年尾,一个又一个风暴掠过,巨头们尽可能地保持克制,资本收紧了口袋,创业者也不再性感。几乎所有人都开始讨论互联网的下半场,试图用一个美好的未来粉饰糟糕的现实。

  有人说上半场是消费互联网,下半场是产业互联网;也有人说上半场是社交+图文,下半场是智能+视频……所有的说辞都是为了解释看起来有些“诡异”的现象,就好像在C端风生水起的巨头,突然要鼓足勇气去B端市场里刨食。

  “焦虑”可能是一切问题的根源,以至于掩盖了互联网进化的本质。

  互联网的刘易斯拐点

  经济学中有个名词叫“刘易斯拐点”,指在工业化进程中,随着农村富余劳动力向非农产业的逐步转移,农村富余劳动力逐渐减少,最终达到瓶颈状态。

  互联网上不缺少劳动力,各个大学里计算机相关的专业,每年都在输送数十万的程序员。与刘易斯拐点正相关的概念是人口红利,拐点的出现往往是人口红利逐渐消失的前兆,互联网也不例外。

  刘易斯拐点的结果是从低端生产转向高端制造,互联网的下半场会如何呢?

  早就有人给出了答案,甚至可以归纳为四个出路:

  1、挖掘线下红利,从电商到新零售;电商平台的感知可能是最明显的,用户掏腰包意愿的强烈与否,直接决定了电商的增速。早在两年前就诞生了“新零售”的概念,电商开始去连接线下,打着新零售的旗号开设线下店,本质上还是想要把线下的流量引到线上。

  2、发掘B端市场,ToC到To B转型;马化腾说,“没有产业互联网支撑的消费互联网,只会是空中楼阁。”紧接着就是腾讯的架构调整,大胆向产业互联网转型。毕竟C端的消费者已经接近瓶颈,B端还近乎是一张白纸。

  3、制造出海机遇,开拓海外蓝海市场;国内市场成为红海,那些互联网普及程度不及中国,经济发展水平也不如中国的市场,很可能还是一片蓝海。手机厂商已经尝到了甜头,创业者和资本同样跃跃欲试。

  4、推进软硬结合,吃完软件吃硬件;2018年的一个流行观念就是软硬一体可以提供更好的体验,原本做解决方案的企业开始涉足硬件,原本是内容生意的公司开始涉足硬件,原本进行服务输出的公司也开始涉足硬件,比如智能音箱。

  如果给互联网的进化理出一个逻辑的话:寻找市场——挖掘需求——媒介进化——技术变革,大抵就是当下互联网从业者的思路。上述的四个出路,无外乎集中在前两点,一方面不断寻找增量市场,另一方面更深入的挖掘市场需求。

  如果将注意力聚焦在后两点,对互联网下半场的认知会不会有所改观呢?

  下半场或争夺“两朵云”

  互联网的进化从来都是硬件先行,消费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都不例外。

  倘若不是企业上云的推波助澜,腾讯等想要连接产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恐怕还要苦于寻找门路。相较于亚马逊刚刚推出AWS时的质疑声,如今对云计算的认知不失为一场伟大革命:云计算是基础设施,是互联网时代的水煤电。

  在互联网巨头们加速产业化的同时,云计算也开始重构消费级市场的规则,尤其是ARM云计算开始崭露头角。

  区别于X86架构的云计算,阿里和华为相继推出了ARM架构的芯片,亚马逊推出了首款自研ARM架构云服务器CPUGraviton,与ARM云服务相关的创业者也开始被外界知晓,诸如国内的红手指、以色列的Nubo、美国的SierraWare等。

  如同2006年被束缚住手脚的AWS,ARM云服务的应用场景还比较原始。Nubo由于缺乏虚拟化技术,较高的成本让不少企业望而却步;SierraWare主要服务于政府和企业的数据安全,面向C端的产品规划近乎空白;红手指选择在C端突围,推出了云游戏、游戏试玩、云手机等ARM私有云服务。

  其中红手指云手机的产品尤为惹眼,简单来说就是提供一个运行在ARM云上的安卓系统,可以聊微信、玩游戏,同时不消耗本地资源。云桌面正是云计算普及之初的典型应用,云手机的出现有着类似的逻辑。只是就目前而言,受限于网速等诸多因素,云手机还谈不上刚需,不过在红手指所有的ARM私有云服务中,可以24小时在线的云游戏已经迎来了上百万左右的月付费用户,这似乎是个积极信号。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