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外卖自由”不再 谁应该为越来越贵的外卖负责?

  最近骑手小哥的安全问题引发全民热议,这部分群体被广泛关注其实也和整个外卖行业的飞速发展相关:根据艾瑞咨询公布的数据显示,到2019年中国外卖消费者共4.6亿人,产业规模达6536亿元。

  飞速发展的外卖行业也留下了很多弊端,其实除了骑手小哥的权益得不到保障之外,消费者也好不到哪里去,在消费者讨论到底该不该“多等5分钟”的时候,有谁发现这些年来外卖悄悄涨价了吗?

  外卖悄悄涨价?不止你一个人觉得

  在美团与饿了么刚刚兴起的时候,不仅商家给出的减免多,连系统发放的红包都是3块钱,5块钱的大额红包。那时候一份外卖到手价格都在10块钱左右,比店里便宜多了,但是现在却觉得外卖的价格却越来越高

  根据一份亿欧网的线上调研显示,发现有68%的消费者觉得“美团外卖变得更贵”,在这其中,又有65%的消费者的平均单笔消费金额集中在20~30元间。可见,外卖贵了真不止你一个人觉得。

  而美团发布的2018-2020H1财报,单笔外卖费用确实呈波动上升的趋势,今年以来单笔外卖的价格确实显著高于2018-2019年的水平,一定程度上验证了外卖变贵这件事。

  那么到底是谁让外卖涨了价呢?

  说起外卖涨价,很多人会怪罪商家,觉得是商家单方面提高了价格,但是这次商家不背锅。这是因为在外卖行业中,商家并没有多少话语权,甚至很多商家还游走在亏本的边缘。

  平台上的商家除了食材、人工和租金支出外,还需要额外承担外卖平台资费、打包费等支出。平台资费主要是佣金和配送服务费,佣金包含平台使用和技术服务两项费用,这是在所难免的。而大头都在配送服务费,这项费用可以占到平台资费的80%。

  此外,平台有时候做活动,中小商家为了增加流量不得不消减利润。承担活动中的减免配送费、满减、会员红包、新用户立减、返现红包、折扣菜、津贴联盟、优惠券、推广等等。

  而且很多活动优惠是可以叠加的,很多菜品最终结算价为其标价的60%或更低,这就导致部分商家越卖越亏。近日浙江电视台经济生活还报道过这样的新闻,用户点了30块钱的外卖经过满减和红包后只付了一分钱,随后商家找上门理论,被行政处罚的事件。

  除了平台抽佣,商家被要求“独家经营”,意思就是在美团与饿了么之中二选一,如果商家只上线美团外卖,佣金抽得低;但如果上线他家外卖平台的话,佣金就高。有商家表示,新入驻平台甚至要到了26%的分佣。

  这导致两者的商家重合度非常低,确实保障了外卖平台的利益,但同时也让商家苦不堪言。本来想通过线上外卖平台扩展营收,没想到却被层层压制。这样一来加价实在是无奈之举。

  平台就真的是外卖涨价的“罪魁祸首”吗?

  其实也不是。美团从外卖业务诞生以来,亏了5钱,2019年才实现盈利,并且是微利。美团曾公开表示过:美团2019年外卖业务八成以上商户佣金在10%-20%,第四季度外卖平均每单利润也不到2毛钱,佣金收入的八成用来支付骑手工资。

  根据美团财报,2019年外卖佣金收入496.47亿,餐饮骑手成本410.42亿,占到佣金收入的83%,确实如此。光是骑手工资就占了这么多,美团还需要物流基础设施建设,研发智能调度系统,还要进行系统的维护和升级,美团也很更苦。

  那么,难道外卖的钱都去了骑手那里了吗?

  2019年,通过美团平台获得收入的外卖骑手有399万,仅在2020年初的5个月中,美团平台上新注册且有收入骑手的总数已超过百万。

  根据美团最新财报,2020年二季度,美团销售成本161.5亿元,外卖骑手成本占据了72.7亿元。但是他们的收入也并不多,骑手每单能赚5-10块,其中顾客支付5块左右,平台补贴1-3块,如果配送费有减免,由商家支付。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外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