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实施近一年的电子商务法仍待细化完善

  电子商务法实施10个多月以来,在规范电子商务主体行为,维护各方权益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不过,有些问题电子商务法虽然作了原则性的规定,但在实施过程中仍需要进一步予以明确。

  11月9日,在第五届电子商务法治高峰论坛上,与会嘉宾针围绕电子商务案件法律适用、个人信息保护、争议解决机制等疑难问题进行了交流。

  法律规定需进一步细化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综合性的网络平台不断涌现,微商、音视频内容平台等网络交易行为也随之出现,更有不法分子通过网络交易实施传销违法犯罪行为,那么,到底应当如何界定网络侵权和网络传销?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民六庭副庭长刘洋提到一个涉及网络游戏侵权的案例:某游戏资深玩家玩某款游戏4年投入上万元,其游戏账号突然被游戏运营商封停,理由是该玩家在游戏中使用外挂,异常升级、获取了大量装备,但该玩家认为账号封停导致其损失,将游戏运营商告上法庭,要求赔偿其财产损失和精神损失。

  网络空间里的游戏装备、道具属于虚拟财产,但其属性一直不明确,民法总则、物权法、婚姻法等都没有对虚拟财产、虚拟财产权予以界定,刘洋因此建议,不管是在民法典还是未来可能制定的商法典中,可以对虚拟财产的所属及其价值有明确的界定。

  此外,他还建议建立完整的质量评价体系,在审理侵权案件中有明确的标准,才能衡量一项行为是否逾越了标准,是否构成了侵权。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刘凯湘谈到了网络传销,对于传销的认定,他认为在行政执法当中,不应当区别线上线下,虽然网络交易、电子商务交易也有自身的特点,但通过互联网的技术进行多层次的销售是否构成非法传销,还是要以非法传销的基本特征进行判断,比如,有没有通过发展人头、发展下线,有没有提供真正的产品或者服务等。

  此外,要分清商业模式创新和与非法传销的界限。在电子商务环境下,如何甄别正常的计酬模式,尤其是企业营业的激励机制、利润分配方法,一方面要更为审慎,另一方面也要有更为宽松包容的执法态度和对法律的理解态度。

  “电子商务是一个充满活力的领域。但是这个领域需要相应的规制。比如,电子商务法第38条对相应平台责任作了相关规定,但如何针对互联网平台不同类型明确其相应安全保障的责任、平台审核责任以及后续的侵权责任等,都需要进行细致划分。”中国消费者协会法律事务部主任陈剑说。

  在他看来,电子商务法虽把微商和网络直播消费者也纳入管理范围,但是平台方和直播方、平台方和微商之间的关系以及相关的责任问题目前还不是特别清晰,如何在调解中明确双方的责任,如何保障消费者权利,未来应作出更加细化的规定。

  大数据时代的个人信息保护

  个人信息保护一直是网络时代的热点话题,我国不少法律中都规定了对个人信息收集的保护。电子商务法中规定使用他人信息可能构成侵权,为个人信息保护敲响了警钟。那么,在电子商务和数据产业发展下,应当如何收集、如何存储、如何利用个人信息?

  北京工商大学法学院副院长陈敦提到,个人信息有两个方向的发展要引起注意:一是量的横向发展,比如,个人的行踪信息、金融信息、消费信息和健康信息,如果被综合起来就有可能构成非常精确的描画;二是个人信息在时间上的累积,例如,某企业曾开发了一个APP,想要把北京市中小学生的健康信息全部录入其中,但这就是个人信息收集的问题。个人零星的信息似乎无足轻重,但当个人信息达到量和时间的足够积累时,就有可能超出了个人利益的范畴,涉及到国家安全、社会安全的层面。

  因此,陈敦认为,不能满足于把个人信息简单作为一种私权进行保护,由于它可能会超出私权的范围,所以应该既有私权保护也有监管保护,而监管在介入的时候就要考虑到这些问题。由于网络技术的发展,这类侵权的影响非常大,难以恢复原状,所以要做好预防的准备,而不要等到它发生后我们再去救济。

  中国网络空间安全协会法律与公共政策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北京邮电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崔聪聪则提到了最近比较热门的“刷脸”话题,除了面部信息还有指纹、声纹以及其他能够识别到个人的生物信息,这涉及到生物识别信息的安全和保护。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电子商务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