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百亿补贴下的羊毛和韭菜,这群刷脸支付“追风者”的另类双11

  双十一前夕,陈天丝毫没有沉浸在全民购物狂欢节的喜悦里。今年上半年开始做刷脸支付机器代理的陈天,原以为会趁着双十一赚一波,但并没有如他所愿。

  几天前,他走进一家小型超市推广刷脸支付设备,还没等说完整句话,老板就不耐烦地挥挥手。

  “已经有好多人来过了,不需要。”超市老板直截了当。

  2019年5月,在多个刷脸支付QQ群、微信群观望了两周后,陈天花费了19800加盟了湖南某刷脸支付公司。

  “再不上车就来不及了”、“百亿补贴”、“走商城模式,诚招实力代理”。在陈天所在的刷脸支付的QQ群以及微信群中,随时随地活跃着极具诱惑力的消息。

  5月,也是刷脸支付代理商,服务商大量进场的日子,许多刷脸支付代理商建了大量的群,每天仅仅通过发布群消息,就可以招到部分代理商。

  刷脸支付,俨然成了这些人口中一定要抓住的“风口”。

  大家都开始觉得刷脸支付来钱快,甚至有些服务商开始0加盟费。”在陈天看来,自己仿佛登上了一列“快车”,可以追逐“风口”,赚到相当可观的钱。

  就这样,陈天也成为了微信,支付宝服务商的一员,开始进行刷脸支付机器线下地推,同时具备招下级代理的资格。

  然而,跑了将近一个月市场后,陈天发现同行太多了,一天跑十多家商户,大部分表示已经有人上门推广过了。

  2018年12月,支付宝推出首个刷脸支付产品“蜻蜓”;2019年3月,微信推出刷脸“青蛙”。围绕中国互联网圈最大的两个巨头,刷脸支付补贴大战也拉开帷幕。

  今年4月17日,时任支付宝支付事业部总经理的钟繇宣布,未来3年支付宝“蜻蜓”将投入30亿补贴刷脸支付,而微信的“青蛙”,据代理商传言补贴力度则达到100亿。在这样的形势下,支付宝在前段时间再次宣布刷脸支付“投入无上限”。

  “悬赏令”之下,也围满了想吃肉的勇夫。

  入局

  两个小时过去了,上海某支付相关企业员工钟云还没有安装好刷脸支付设备,站在身旁的商户老板明显有些不耐烦,开始催促了起来。

  然而越催越乱,钟云的手脚越发不利索,额头也逐渐渗出了细密的汗珠,慌乱之下,最终钟云花了三个小时才完成了首次安装流程。

  今年5月,迫于POS机行业日益微薄的利润,钟云率先冲入了刷脸支付的浪潮,据他回忆,刚入行时刷脸支付仅是正式宣布商用,并没有普及起来,商家和用户对刷脸支付没有那么深的感知,当时还算一片蓝海。

  也正是因为刷脸支付还未大范围普及,跑了三个多月的线下商超,钟云才接到第一个刷脸支付单子。然而还未等钟云啃下几家大商户,8月份前后,微信、支付宝相继传出巨额补贴,青蛙斗蜻蜓的战事瞬间点燃。

  巨头缠斗,刷脸支付的浪潮掀起来了。

  “原先我们都要出去跑客户,几个月都签不下单子,现在主动来公司咨询的人一波接一波,生意明显好起来了。”钟云明显感觉刷脸支付的热度起来了。

  在刷脸支付这波浪潮中,长期扎根支付行业的企业最先嗅到苗头和商机,将发力点由聚合支付转向刷脸支付,例如付呗,花脸等企业都纷纷入局。

  刷脸支付,也是继小程序之后的又一“风口”。此外,刷脸支付除了作为一种支付手段,还可以进行会员管理系统,后续营销等,在这样的形势下,此前依附小程序生态的从业者也跟上了巨头的步伐。

  “我们7月份开始推广刷脸支付,客户基本都是原来使用我们小程序的代理商和商户。”旭晶科技创始人周洁洁告诉锌财经,在此之前,旭晶的主营业务是小程序第三方开发,之前的客户成为了他们的第一批的服务商。

  相比个人代理,更看重后期流量的周洁洁,入场时果断下手屯了几百台刷脸支付设备,得益于两大巨头的强势推广,以及积累的代理商资源,几百台设备很快就售罄了。而其中大部分是之前的小程序“老客户”。

  除了企业端,两大巨头的强势推广,以及此前二维码支付带来的变革,闻风而动的个人服务商也嗅到了商机,想要吃一波刷脸支付的红利。

  一时间,这个所谓的“风口”上,已经站满了掘金者。

  疯狂的代理

  加盟代理成了蜻蜓和青蛙“下沉”的主要方式。

  推广设备的任务下放到了代理商手中,在官方巨额补贴下,一层层代理商成为了推广刷脸支付的重要组成部分。

  微信、支付宝的补贴政策公开透明,但问题出在,部分代理商并无开发以及后期服务能力,不少公司打出了刷脸支付的噱头,对代理商承诺不切实际的权益,收取代理费,后期的服务跟不上,也致使刷脸招商背上了割韭菜的质疑。

  某公司服务商余浩向锌财经证实了这一说法,“有些听都没听过的服务商,根本没有后期维护机器的能力,对于这部分服务商,不是为了落地,而是收到加盟费后就让代理商自生自灭。”

  10月某个周末,一对夫妻通过线上渠道找到余浩,央求他教授营销技巧、对接后台、使用系统等各类问题。“我们交了五万元,他们只给了一些设备,其他什么都不管了。”夫妻俩向余浩诉说。

  余浩向锌财经表示,交钱给设备还算有良心的,有些服务商连设备都不给,拿到加盟费就跑路了。

  行业乱象层出不穷,不少服务商拼命拉群,宣传刷脸支付,追求快钱,加盟费,因为这远比去线下推广机器来钱更快。

  刷脸支付服务商齐东除了地推,同样招收刷脸支付代理商。据他所提供的公司内部资料显示,代理分为省级代理、市级代理与区/县级代理,加盟代理费为29800元、12800元与2980元。

  齐东向锌财经透露,省级代理不仅拥有招募市级、区/县级代理的权限,更为重要的是,只要省代成功招收到下级代理,公司会返还50%的代理费给省级代理。这意味着省级代理成功招收一个市级代理,就能赚到6400元的返佣,招到5个市级代理就能收回成本。

  50%返佣的诱惑,引得代理商纷纷趋之若鹜,选择加盟金额最高的省级代理。“公司9月18日成立,1个月内通过各种招商渠道已经招收了十几名代理商,几乎都选择了加盟省级代理。”齐东提到。

  层层返佣机制下,推广刷脸支付设备早已不是主要任务,疯狂招收下级代理,赚取加盟费成为了代理商的主要营收来源。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刷脸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