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新零售概念遭质疑 布点和产业链是关键

  目前,甘来合作的大B客户有阿里巴巴、可口可乐、蒙牛等,并和一些金融机构合作,为小B客户提供“低首付+扣除每月固定百分比流水”的服务,减轻资金压力。

  随着新零售在各种场景落地,无人货架、智能售货机、无人便利店频繁开店,重构“人、货、场”的新零售赛道成为资本“新宠”。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报告,预计到2022年,新零售市场规模将达到1800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15%。

  甘来科技成立于2015年4月,当时“新零售”的概念尚未被马云提出,但公司已开始有意识地将智能售货机作为市场切口,尝试零售业的新形态,通过改造售货机来导入电子支付、获取用户流量。

  数字化转型新零售

  要做行业的“阿甘”

  对市场的准确判断,与创始人兼CEO铉伟英在传统零售业的创业经历有关。她曾加盟过一家食品连锁店,当时的食品零售业面临 “低头捡钢镚儿”的困境,辛苦且收入低。

  具体来说,人力成本、房租等各类成本的上升增加了传统零售业的运营负担,而收入增长幅度却不大,盈利空间被不断挤压;90后、00后即将成为消费主体,传统价格驱动消费的商业模式,将被“有利、有趣以及更高的参与感”等新兴消费理念取代。

  因此,传统零售业必然面临挑战,“数字化转型”是她当时的思路,希望实现零售业的低成本、高效率、新体验。

  目前,公司已经发展到120余人,其中技术研发人员超过一半。这个由技术驱动的团队,大部分员工都是男性,“感性”是他们对铉伟英这位女性CEO的第一印象。

  比如公司名“甘来”便取自电影“阿甘正传”,钦佩和感动于阿甘精神,她希望公司能成为新零售业的阿甘,傻傻地做、勇往直前。

  “强悍而直接”是员工对铉伟英的另一个评价,品牌总监王若策透露,她非常看重团队的效率和执行力,“说重点”是她的口头禅。“每次例会她会提前列出几个问题,大家集中高效讨论,如果有人迟迟讲不到重点,她会直接说别跟我废话。”

  公司成立三年,业务从简单的智能售货机转向新零售赋能,即“硬件落地+软件分析+运营支持”。

  根据客户需要,甘来提供智能售货机、AI视觉展示柜、智能微超等智能终端供客户线下布点,并为客户提供决策建模服务,即通过智能终端收集数据,进行分析后为用户提供运营建议。收费模式上,甘来收取客户的机器购买或租赁费用,同时每月收取固定的数据服务费用。

  目前公司已完成1亿元人民币的B轮融资,投资方为华登国际、百度风投、德同资本。

  新零售界的美团

  提供“定制+标准化”服务

  王若策介绍,针对B端用户规模的不同,双方的合作方式也不同。

  大B客户自有渠道的控货能力可以保证产品的盈利能力,因此他们更看重数据运营能力。他拿合作方可口可乐举例,作为最早在中国布点自动贩卖机的品牌,可口可乐更看重不同布点的用户画像数据,进行差异化经营。

  具体来说,一方面,商家可以实时了解每个布点各品类的销量、消费高峰期,然后根据销量选品、对消费高峰和低估时段调整产品价格、合理安排补货时间和运输线路;另一方面,根据已知的用户画像,甘来还可以提供商场、医院、交通枢纽等地的选址建议。

  目前,甘来合作的大B客户有阿里巴巴、可口可乐、周黑鸭、三只松鼠、蒙牛、今麦郎、康师傅等,并开始和联想集团的零售部门对接合作。

  而像地区性加盟商、夫妻店、希望在新零售领域布局的中小企业这类小B客户,他们更看重设备成本,甘来能为其提供标准化的软件和硬件系统。目前,这套设备已在30多个城市投放,实现2000w+的交易量。

  标准化的软硬件系统的优势在于,每家小B客户往往仅有几十台智能售货机,收集上来的数据较少,很难给出精准的决策建议。因此,就需要甘来统筹加盟商的数据,共同分析,才更能得出更准确的选品、运输建议。

  同时,甘来还和一些金融机构合作,为小B客户提供“低首付+扣除每月固定百分比流水”的服务,减轻带来的资金压力。

  “无论其产品形态如何改变,本质目的都是降低运营成本,实现去人化、去店面、线上线下一体化。”王若策说。

  美团和甘来的投资人、华登国际董事总经理李文飚曾评价:“甘来的底层商业逻辑和安卓、美团都很像,只是将技术从手机换到了售货机这一硬件载体。”

2页 [1] [2] 下一页 

新零售如何避免沦为概念?

新零售上半年“阵亡”名单

新零售下智能硬件渐普及 中邮速递易智能快递柜发力物流末端

瑞幸咖啡千万别迷信新零售 走星巴克老路会死得很快

永辉超市2018年上半年增收不增利 都是新零售惹的祸?

搜索更多: 新零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