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航安型芯高毛利遭问询 程涛豪奢生活意外曝光

  来源:乐居财经 程孟瑶

  “如果你买彩票中了5000万你打算怎么花?”

  在知乎上,关于这一问题的回答,关注度超过了30万,在其他平台上,关于这一问题的讨论也没从未停止过。“不用5000万,哪怕500万都能开心好久”。

  贫穷限制想象。从网友给出的答案来看,大家都倾向于买房买车,剩下一部分现金存入银行,从此过上收租、吃息的美好生活。但对于富二代来说,这个问题几乎没有思考的必要,金钱对他们而言,可能只是一个数字。

  说起富二代,大家最先都会想到活跃在家族企业或者八卦花边中的王思聪、张康阳、秦奋、柳青、宗馥莉、杨惠妍,李泽楷、李泽钜等等名人,但随着越来越多的家族企业登陆资本市场,也有继承者们挤近富二代圈子。

  首次递交招股书仅仅一个月之后,因为多项数据异常,辽宁航安型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航安型芯”)遭到了深交所的18问。其中就被要求说明发行人报告期内连续大额分红的原因及合理性,以及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程涛及其子程易行1700多万现金分红款去向及用途。

  近日,航安型芯对交易所问询进行了一一回复,并更新了招股书,随着资金去向的披露,这家近年平均销售规模约1亿元的小微企业,实控人一家的“豪横”生活暴露在大众面前。

  孝敬父母160万元,孝敬其他长辈80万元,给晚辈的压岁钱等60万元,一家三口旅行费80万,其他零星支出87.7万元……生活支出超出很多人的想象。

  同时,因继承父母2000万资产,程易行的富二代身份也随之曝光。

  近8成利润用于分红

  2019年-2022年上半年,航安型芯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5246.61万元、1.33亿元、1.45亿元以及6942.83万元;净利润分别为2696.07万元、5843.64万元、8999.9万元以及3443.28万元。

  同期,航安型芯的现金分红分别为3750万元、4000万元、5000万元以及4000万元,占上期末未分配利润的比例为33.35%、39.25%、41.54%和 52.60%。特别是2019年和2022年上半年,其现金分红金额已经超过其当期净利润。

  三年半里,航安型芯合计现金分红1.675亿元,而同期净利润合计约2.1亿元,近8成净利用于现金分红。实控人程涛分别获得分红款1200万元、1891.33万元、2079.45万元以及1085.95万元,合计6256.73万元。相当于1.675亿现金分红中,有近4成进入了实控人的口袋中。

  凭借高额的分红,程涛一家三口也过相当令人羡慕的舒适生活。

  从现金使用情况来看,2019年-2022年6月,程涛分别累计取现215.00万元、5.00 万元、11.50万元和10.00万元,并于2019年取得现金分红700.00万元,现金去向也一一披露。

  2019年-2022年上半年间,春节孝敬夫妻双方父母160万元,孝敬其他长辈80万元,给晚辈的压岁钱等花销60万元;向朋友提供借款资助140万元,购买白酒 50多万元,一家三口旅行费80万,其他零星支出87.7万元等。

  同期,程涛与配偶郭艳萍之间还有225万元、520万元、0元以及500万元的往来款。同时,2019年和2020年,程易行还从父母手中分别拿到174万元和150万元现金转账,大学期间就开始试水投资餐饮。

  今年6月,保荐机构现场核查发现程涛还持有175万元现金,一张100面值的人民币标准重量是1.15克,如果全是百元大钞,175万现金重20.13千克。目前,其中150万元已经被督促存入银行。

  2022年7月1日至2022年9月30日期间,程涛使用分红款1357.44万元购买证券、基金、理财产品等。

  目前,航安型芯共有18名股东,其中包括11名自然人股东和7名非自然人股东。前十名股东合计持股96.09%,其中程涛直接持有航安型芯67.87%股份,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发行完成后,程涛仍将持有公司50.90%股份。

  此外,其招股书透露,辽宁航芯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其他核心人员2021年从公司领取薪酬总额466.68万元,占当期净利润的5%左右。

  其中董事长、总经理程涛2021年薪酬为142.40万元,董事、副总经理张立健2021年薪酬为97.42万元。董事会秘书、副总经理许冰2021年薪酬为46.58万元。

  本次IPO,航安型芯预计募资5.64亿元,其中4.49亿元将用于陶瓷型芯生产基地建设项目;6471.93万元将用于研发中心建设项目;5000万元将用于补充流动资金项目。

  “富二代”的诞生

  在航安型芯冲刺IPO的关键时刻,家族唯一继承者程易行却被“踢”出了局。

  航安型芯是一家家族企业,创始人程涛是程易行的父亲,公开资料里,程易行与航安型芯的关系并不密切,也并未在公司履职,只有一段短暂的持股期。

  2020年12月23日,程涛与程易行签订《程涛与程易行关于辽宁航安特铸材料有限公司之股权转让协议》,约定程涛将持有的航安有限(“航安型芯”前身)20%股权(对应注册资本100万元)转让给其子程易行,航安有限成为一家父子公司,程易行为第二大股东。

  然而2021年6月1日,程易行又将这20%的股权转回给程涛,程易行退出航安有限股东名单。

  航安型芯首次递交招股书在2022年 6月16日,从时间上推算,最迟需要在2021年6月启动上市辅导,在这个时间点上,程易行的退出似乎是为了给上市让路。

  乐居财经《穿透IPO》注意到,2021年程易行分别拿到了拿到航安型芯800万元分红款,以及辽宁航芯的分红和注销清算款项1269.64万元,合计2069.64万元转账。自 2018 年起辽宁航芯不再从事生产经营,报告期内除收付款项、处置资产外,未实际开展业务。

  实际上这1269.64万元是一笔遗留款项。早在2018年12月31日,辽宁航芯就完成账面固定资产处置,并且在2020年12注销了公司。注销理由是,为进一步强化航安有限的独立性、避免同业竞争、增强航安有限的业务规模和盈利能力。

  同时为避免辽宁航芯在人员、资产、场地、技术及专利、客户供应商、资质等方面与航安型芯之间存在业务、人员混同或承继情况,程易行在2021年6月被“踢”出了局。

  据悉,辽宁航芯成立于2014年1月,起初由程涛郭艳萍夫妇共同持有;2016年12月,程涛将其持有的辽宁航芯400万元股权转让给彭轲,郭艳萍将其持有的辽宁航芯100万元股权转让给李嘉。转让完成后,程涛虽然不持股,但仍实际控制辽宁航芯。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航安型芯

关注国学故海头条号:挥斥千古今朝,源说百年人生。
[添加微信公号:myway2059,关注国学故海]
[观看西瓜视频,关注国学故海]
研究报告、榜单收录、高管收录、品牌收录、企业通稿、行业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