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南方路机靠熟人客户冲刺IPO:存货占比畸高存舞弊风险 一日游的股东是何方神圣?

  8月11日,福建南方路面机械股份有限公司(南方路机)将要上会接受发审委的审核。

  招股书显示,南方路机主要从事工程搅拌设备等产品的设计、研发、生产和销售。与同行公司相比,南方路机的存货金额及占总资产比值,预收账款(合同负债)占比皆显著偏高。公司依赖前员工经销商的模式也与同行大相径庭,加之部分经销商有协助公司舞弊的嫌疑,还有部分经销商只是流于形式,故南方路机财务数据的真实性还有待商榷。

  “一日游”的股东方庆强是谁?

  招股书显示,南方路机前身为南方有限,成立于1997年。南方有限刚成立时的股东有三位,分别是方庆熙、方庆泉、和机械厂,出资比例分别为79.8%、15%、5.2%。

来源:招股书

来源:招股书

  其中,方庆熙为南方路机现实控人,而方庆泉与方庆熙为兄弟关系。

  截至招股书披露日,方庆熙、陈桂华夫妇及其子方凯合计持有公司总股本的84.19%,为共同实际控制人。而方庆熙的兄弟方庆泉,不在共同实际控制人之列。

  招股书显示,南方路机还有一位疑似实控人方庆熙兄弟的股东——方庆强。不过,招股书并没有具体披露方庆强是不是方庆熙的兄弟,只知道其是泉州交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泉州交通集团)的退休干部。

  更有意思的是,方庆强只做了一天南方路机的股东。

  2019年11月28日,南方路机同意公司注册资本由7000万元增加至8130.5万元,其中方庆强认缴80万元。

来源:招股书

来源:招股书

  2019年11月29 日,方庆强就将前一天刚获得的80万元出资额转让给方庆熙,给出的理由是方庆强系国企泉州交通集团的退休干部,不适宜担任公司股东。

来源:招股书

来源:招股书

  更为神奇的是,方庆强80万元的增资事项及股权转让事项,都在2019年11月29日换取了工商管理部门换发的《营业执照》。股东一日游,一天换两次营业执照,南方路机的操作着实令人费解。

  天眼查显示,泉州交通集团为泉州市国资委持股90%、福建省财政厅持股10%的地方国企,定位为交通产业投资运营及城市大数据运营综合服务提供商。而方庆强曾任泉州交通集团董事,属于公司高干,2019年8月退出董事会。

  值得一提是,南方路机主营产品的应用领域主要包括交通运输领域。而方庆强长期在泉州交通集团担任要职,这是否会给同样处在泉州的方庆熙及南方路机带来商业利益?

  南方路机刚成立时,方庆熙、方庆泉合计持股接近95%,他们是否也替当时在国企任职的方庆强代持股?毕竟,在南方路机历史上,曾存在大规模的代持股情况,方庆强也曾有过蹊跷的股东“一日游”。

  存货占比畸高暗藏舞弊风险

  招股书显示,南方路机账面上的存货一直居高不下,与营收增速及成本增速不匹配,且与同行可比公司的资产结构大为不同。

  2018-2020年各年末,南方路机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 4.7亿元、6.11亿元和6.7亿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46.92%、57.20%和 51.48%,占总资产的比值分别为41.51%、51.05%、46.65%。

  南方路机称,随着公司产销规模不断增加,各期末存货余额呈现上升趋势,与公司的生产经营情况相匹配。

  但数据显示,南方路机的存货增长速度远超营收和成本增长速度,与公司经营情况并不是很匹配。2018-2020年,公司存货账面价值增长速度分别为47.4%、29.92%、7.98%;公司营收增速分别为21.05%、15.3%、13.7%;营业成本增速分别为14.62%、19.77%、4.25%。

  此外,南方路机存货占总资产的比值也显著高于同行。大宏立、浙矿重工、鞍重股份三一重工徐工机械柳工机械存货账面价值(以2020年末为例)占总资产的比值分别为25.79%、21.66%、12.06%、15.21%、14.23%、20.79%,皆远低于南方路机40%-50%的占比。

  财务人士认为,通过存货进行财务舞弊主要分三类:第一类是虚构商品采购,将资金流出体外,再通过“客户”购买本公司商品的形式将资金流入,此类存货通常伴随着存货增长速度超过营收及成本的增速,且所备存货远高于同行水平。第二类舞弊是加大生产,利用更多产品摊薄成本,虚增毛利。第三类是应计提但却不计提或少计提存货跌价准备,调节利润。

  我们发现,南方路机的存货异常情况类似第一类财务舞弊的情形。同时,公司具备虚构采购和销售的现实条件,公司报告期内的董事张明节控制的公司,既是南方路机的重要供应商,又是2020年度第一大客户。

  招股书显示,张明节2020年3月前一直担任公司董事,目前通过泉州智诚持有南方路机0.74%的股份,是公司重要的关联方。

  2018-2020年,南方路机从张明节及其配偶控制的济南春生、杭州瀚坤、上海瀚沃达三家公司采购的商品金额合计分别为2247.21万元、2953.93万元、3255.01万元,占当期营业成本的比例分别为3.63%、4.12%、4.04%。南方路机对张明节公司的关联销售金额分别为6357.78万元、8928.21万元、14841.35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3%、8.89%、13%。

  招股书显示,张明节自1997年公司成立时起于公司销售部门任职,2007年实行销售体制改革以来,张明节作为公司原营销负责人由于熟悉公司的产品及业务,便陆续成立济南瀚江、杭州瀚坤、上海瀚沃达作为相应区域的经销商参与公司产品的销售。但诡异的是,为何南方路机还要向这位区域经销商采购大量商品?

  南方路机称,公司主要向张明节控制的济南春生采购配料站、钢结构等结构件。公司对配料站、钢结构等结构件需求量较大、质量要求较高。而济南春生产经营较为稳定,订单响应速度快,交货稳定且交货期短,产品质量和企业信用均符合公司对供应商的要求,系公司采购结构件的可靠渠道之一。

  那么,既然济南春生的业务如此“多快好省”,为何南方路机向济南春生采购的商品只是两三千万元的规模?

来源:招股书

来源:招股书

  更蹊跷的是,张明节何时从南方路机离职在招股书中竟有两个版本。一个版本是公司 2007年销售体制改革时,张明节当时离职;另一版本是张明节2004年离职。张明节何时离职其实很重要,因为其关乎到南方路机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的真实性。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南方路机

小时候的城,长大后的村,梦里的世界。
[添加微信公号:myway2059,Hi来时的路]
[观看关注西瓜视频,Hi来时的路]
研究报告、榜单收录、高管收录、品牌收录、企业通稿、行业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