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荣大科技IPO:打印店披上了科技外衣?收入合法性是否构成上市障碍

  导语:打印店如何讲一个科技的故事?先成立科技公司,让其成为上市主体,然后将相关打印类业务收入通过包装重组进行二次梳理,再次腾挪进上市主体内。

  近日,北京荣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荣大科技”)收到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反馈意见。

  去年7月,荣大科技向上交所递交招股书,准备在上交所上市,并计划计划募资6亿元。其中,2.23亿元用于咨询服务能力提升项目,1.47亿元用于软件研究中心建设项目,1.12亿元用于数据平台及信息化管理平台建设项目,1.18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然而,在我们深度分析荣大科技招股书后发现,荣大科技存在以下几大问题:

  其一,业务或存在过度包装嫌疑,科技成色待考;

  其二,部分业务收入合法性,会不会构成上市障碍或值得深究;

  其三,打印业务的低门槛,叠加无纸质化监管需求,似乎又让荣大面临未来增长的不确定性。此外,公司一条龙式的业务模式存在关联交易,这又让其大幅提升的毛利率蒙上了盈利是否真实的质疑“阴影”。

  创业板转主板背后:打印店披上了科技外衣?

  根据公司官网显示,荣大科技称其国内专业服务于证券行业的创新型科技企业。公司拥有多年的互联网数据挖掘与信息处理经验,并深入理解证券行业特点。通过互联网信息抓取、自然语言分析和数据分析技术为客户提供系统的互联网化的产品解决方案。

  如果我们仅仅从字面意思理解,荣大科技看起来很像是一家科技公司。而在关于公司业务演变过程,其披露的招股书也是首先强调软件信息服务。这似乎也是给投资者传递一种满满的“科技”感公司。

  而对于公司为何富含“科技”,公司在招股书也给出了说明,即“公司于2016 年12 月22 日、2019年7 月15 日分别通过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复审,并取得高新技术企业证书,有效期三年。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公司已拥有17 项计算机软件著作权,自主开发了云协作、二郎神、核查宝、智慧云、底稿管理系统、投行管理系统等智能软件产品,不仅为公司带来稳定的收入,而且对公司其他业务提供了有力的技术支持”。

  那公司科技含量究竟如何呢?我们分别从收入贡献与研发人员结构看。

  首先,公司智慧投行软件收入占比目前依然较小,收入整体占比不到10%。

  招股书显示,荣大科技是一家以证券行业为主要服务领域,以咨询服务为依托,以软件为工具,为客户提供综合支持服务的企业。目前的主营业务包括投行相关业务支持与服务、印务及智慧投行软件业务。2018年至2020年,荣大科技的智慧投行软件业务收入占比分别为6.29%、9.12%及9.02%。

  其次,从研发支出与销售支出对比看,公司销售人员支出占比最大。2018年-2020年,荣大科技的员工总数分别为373人、516人、1071人,人工成本占营业成本的比重分别为55.94%、63.04%和72.38%,而在公司的销售费用中,职工薪酬也占了大头,分别为82.77%、83.26%和88.51%。

  值得一提的是,公司的研发费用率没有超过10%,研发投入占比呈现下降趋势。2018年-2020年,荣大科技的研发费用分别为657.81万元、927.80万元、1496.73万元,研发费用率仅为5.80%、5.08%、4.47%。

  这是不是意味着荣大科技创新不足呢?我们或从其上市转板看出端倪。

  5月17日,荣大科技宣布将拟上市板块由创业板更换至沪市主板。对此,荣大科技方面解释称“公司目前的行业定位、盈利能力及未来的发展战略等方面更符合在沪市主板上市”

  2020年8月24日,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落地实施。在注册制下,创业板的行业定位可以具体归纳为“三创四新”,即企业符合“创新、创造、创意”的大趋势,或者是传统产业与“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深度融合。荣大科技此时转板,是不是公司自身,也对其科技创新含金量与创业板的“三创四新”定位存在一定的担忧呢?

  重组弱化“打印业务”标签?收入合法性被质疑

  从收入结构可以看出,荣大最大的收入并不是来自收入,而是来自投行相关业务支持与服务及印务。

  荣大科技成立于2014年8月,创立之初主要从事证券行业项目管理系统和智能文档处理软件的开发和销售。而在2017年8月,公司上市主体通过重组的方式,将荣大伟业等公司的投行相关业务支持与服务及印务业务装进了公司。

  此时,让人比较疑惑的是,公司为何不以荣大伟业为发行上市主体,而是新设公司进行呢?

  据公开报道,在荣大快印官网,公司曾这样自我介绍,即:北京荣大伟业商贸有限公司(简称“荣大集团”),是一家专业从事财经印务图文制作的公司,主要客户群为券商、银行、基金、律所、上市或拟上市公司等相关金融领域的客户。在业界,荣大快印的口碑和专业性受到广泛认可。

  事实,荣大科技作为投行圈的“打印店”印象标签早已闻名。在投行圈的相关人士曾对荣大业务模式发出感慨,即:“荣大是中国证券业的奇葩,这个卖水的发财了,提供发行企业从住宿、餐饮、洗浴、校对、打印、装订、财经公关一揽子服务”。值得一提的是,对于网传公司 “住宿洗浴快印”一条龙服务的传闻,监管也发出了灵魂拷问并求证是否属实。

  无论是从打印店的标签,还是从其业务“住宿洗浴快印”一条龙的业务模式看,这都似乎加剧了发行方对其原本刻板印象进行弱化的强烈意愿。

  公司通过先成立科技公司,然后以重组的方式再将原主业注入,这既加强了公司科技感,又注入了公司业绩支撑,荣大科技的“包装”策略可谓一石二鸟。这或许是,公司不以荣大伟业为发行上市主体,而以设立新公司并进行业务重组的原因之一。

  对于荣大,是否存在科技属性或不是最重要的,最致命的或是其业务收入的合法性被监管质疑。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荣大科技

研究报告、榜单收录、高管收录、品牌收录、企业通稿、行业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