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广誉远和新晋第一大客户湖南凯信的“合作谜团”

  7月1日,中药企业广誉远再次涨停,领涨中药板块。随着山西国资委入主,市场上对于广誉远的期待甚高,有声音认为,广誉远或是“下一个片仔癀”。被资本市场追捧的背后,近三年间,广誉远营收净利承压,应收账款四年时间翻了8倍,并连续两年超过营收。而作为应收款的第一大客户湖南凯信,更是与其有着种种关联。

  一则实控人拟变更公告点燃了资本市场对广誉远的热情。

  自6月8日宣布实控人拟变更为山西国资委,近10个交易日内,广誉远相继录得5个涨停板。7月1日开盘,广誉远冲高涨停,市值212亿,较6月15日的股价低点翻了一番。

  与资本市场火热势头不相称的是,财报显示,广誉远的营收净利连续三年出现下滑,2020年度扣非净利更是由盈转亏。

  聚焦报表,倍增的应收账款、暧昧不清的大客户以及高企的销售费用,一个个谜团笼罩在这个有500年历史的中华老字号头上。

  不过,随着山西国资委入主,市场上还是出现了一些声音,认为同样具有悠久历史以及保密配方的广誉远具有可以“对标”片仔癀的想象空间。

  1

  业绩、股价“冰与火”

  广誉远是中国首批拥有“中华老字号”称号的企业之一,最早可以追溯到明朝嘉靖年间成立的广盛号药铺,距今约480年。

  公开信息显示,广誉远拥有四大核心产品,分别是龟龄集、定坤丹、安宫牛黄丸、牛黄清心丸,主要用于男科、妇科和心脑血管三大领域。其中,龟龄集又被誉为“中医药的活化石”,与定坤丹均被列为国家保密品种。

  历史背景得天独厚,又受到了资本的热烈追捧,广誉远却在业绩上“露了怯”。财报显示,2018至2020年三年间,广誉远营收分别为16.19、12.17以及11.09亿元,后两年跌幅分别为24.81%和8.85%。

  面对连年下滑的营收,广誉远并非无动于衷。报表显示,自2016年起,广誉远开始加大营销力度,当年销售费用从2.22亿元猛增至4.31亿元。到2020年,5年间,广誉远的销售费用累计支出超27亿,相当于2018年和2019两年的全年营收之和。

  然而,烧钱的代价是,营收还未增长上去,利润却已承压。2018至2020年,三年间广誉远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74、1.30以及0.32亿元,后两年跌幅分别为65.23%以及75.40%。

  雪上加霜的是,疫情影响下,2020年广誉远的扣非净利润已经由盈转亏,净亏损约860万。

  除了大手笔的销售费用,拖累广誉远营收业绩的元凶还有四年翻番的应收账款。数据显示,2020年,广誉远应收账款的周转天数已经高达528天,是2013年的4.22倍。

  用一组数据显示广誉远应收账款增长的“疯狂程度”。2016年年初,广誉远应收账款余额共1.72亿元。到了2020年底,这一规模直接翻了近8倍,约15.6亿元,超过了2020年的营收。

  这从某种程度上暗示着,为了铺开营销网络,广誉远在经营层面做出了一定的取舍。即,通过“赊账”的方式对外铺货。

  2

  “凭空出现”的第一大客户

  据广誉远透露,截至2020年底,其应收账款中前十名客户合计金额约7.41亿元。其中,仅广誉远的第一大客户——湖南凯信医药有限公司一家就独占1.49亿元,这一规模相当于广誉远当年营收的13%,较2019年增长了21.71%。

  如此大规模的应收账款是否合理?在回复上交所质询时,广誉远给出理由,表示公司之所以选择和湖南凯信进行如此大规模的合作,系因“湖南凯信可以迅速覆盖湖南省内医药商业和大型连锁渠道,并对第三中端市场拥有较高的覆盖率和较强的配送能力。”

  在这份回复函中,广誉远并未举出具体数据佐证湖南凯信在当地的营运水平。

  工商资料显示,湖南凯信成立于2018年3月28日,由徐经顺、潘力、钟志坚以及黄雪琴四位自然人合资成立,四人分别持股51%、25%、20%以及4%。

  按广誉远的说法,湖南凯信仅用了一两年时间就打开了整个湖南市场。而蹊跷的是,若以工商信息为基准,在成立湖南凯信之前,上述四人并无其他任何经营史。

  通过广誉远公告中给出的增幅简单计算可得,2019年湖南凯信的应付账款约为1.22亿元。换言之,因成为广誉远的第一大客户,四个商业“小白”通过一家500万注册资本的新公司,一年时间内就做成了亿元规模的代理生意。

  几乎“凭空出现”的湖南凯信,背后藏着什么秘密?种种线索指向了广誉远和湖南凯信之间的关键人,徐经顺。

  工商信息显示,除了湖南凯信,徐经顺还和黄雪琴共同成立了一家中医馆。这家中医馆顶的名号正是“广誉远”,名为“湖南广誉远国医馆”。

  国医馆是广誉远的招牌项目,后者将其视为未来发展的重要渠道。不过,无论是从湖南广誉远国医馆,还是从徐经顺、黄雪琴身上追溯,仅从工商层面,其都与广誉远毫无瓜葛,甚至广誉远在年报中也对这样一家亿元规模的客户只字未提。

  工商层面划分得清清楚楚,另一边,在湖南广誉远国医馆企业认证的公众号中,湖南广誉远内部却将徐经顺直接称为“广誉远湖南分公司创始人总经理”。

  同时,自2018年2月起至2020年年中,诸如“广誉远湖南分公司总经理徐经顺”、“广誉远湖南省总徐经顺”之类的名头就已经在互联网出现。某投资网站上,有网友进一步爆料徐经顺或是在广誉远工作多年的老臣。

  至今仍带着广誉远省区总经理名头的老将,建立新公司“单干”,回头又成为公司第一大客户……如此“大费周章”背后,事情并不简单。

  从广誉远的种种动作来看,湖南凯信或是广誉远规避关联交易的重要棋子。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研究报告、榜单收录、高管收录、品牌收录、企业通稿、行业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