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连续创业三次 49岁退伍军人靠“叮咚卖菜”IPO身家百亿

  6月29日晚,叮咚买菜将正式登陆纽交所挂牌交易,发行价为23.5美元/ADS,按照总股本2.36亿计算,叮咚买菜公司市值达55.46亿美元。

  按照IPO前,创始人兼CEO梁昌霖持股30.3%计算,其身家为16.8亿美元(约108.491亿人民币)。

  此前叮咚买菜曾通过招股书表示,拟发售1400万股ADS,不过随着每日优鲜上市首日破发,叮咚买菜缩减了发行规模及募资金额。根据文件显示,叮咚买菜现计划通过这次IPO最高筹集9440万美元资金,而此前设置的筹集额度目标是3.57亿美元,以此来看其本次筹资目标较此前缩减了近75%。

  4年狂奔之后,叮咚买菜能够在激烈的竞争中走到今天,离不开它背后的男人梁昌霖以及他的卖菜“哲学”,而这个49岁的中年男人在三次创业之后终将奔赴美国敲响IPO之钟。

  创业要做熟,从军12年的退伍老兵却偏做生行

  1972年生的梁昌霖,在部队里挥洒了12年的青春。

  2002年8月的一天,正值而立之年的梁昌霖成为了一名退役军人,他穿着一身红色西装,打着雨伞,拎着行李离开老家安徽,来到上海。

  在地铁2号线的线路图上,他在一个叫做“张江高科”的地铁站下了车,用他的话说,“高科”这个字眼就是指未来世界发展的风向标,而他就要在风向中创业。但是眼前的张江高科几百米开外,只有一家联华超市,其余的,几乎都是农田。

  那个年代,网络上还没有出现视频剪接合成的软件,梁昌霖靠着自己在部队多年积累的技术开发了全球第一款视频工具Easy video Joiner&Splitter,并在一个国外的软件共享平台上卖出50000多份,收入80万美金。第一桶金成为了梁昌霖创业的起点。

  80万美元在20年前可是天文数字,但却让梁昌霖感觉不得劲,心里总是空落落的。

  在继续写软件还是创业的抉择中,梁昌霖选择了后者。翻来覆去思索后,他观察到80后一代成为母亲后的困惑后,选择做互联网母婴社区。

  他的想法很单纯,如果搭建这么一个平台,就可以让大家互相学习如何带孩子。

  二次创业做母婴平台让不少人投来惊讶的目光,创业者都知道,创业要做“熟”,但梁昌霖偏偏选择了一个生行。一个老爷们创业却说要去做母婴社区,直到2010年梁昌霖回军校做演讲,仍然引来了全场的惊诧。

  但是梁昌霖知道,自己的坚持没有问题,随着丫丫网成立7年已初具规模,他更是确认了自己的理念:民族的竞争归根结底是妈妈的竞争。

  但是创业鲜有一帆风顺,让梁昌霖没想到的是,二次创业“转型”之路在接下来的四年,开始举步维艰。

  从700人裁员到30人

  二次创业“败”了,却走出了叮咚卖菜

  2014年,梁昌霖给丫丫网拉到了一笔投资,很快投入了一个基于丫丫网的社区项目,叫叮咚小区。

  梁昌霖的设想是,一个社区的邻里邻居,集中在一个互联网社区里, 会像妈妈们交流讨论育儿经验那样,去讨论宠物、购物、买菜等各种生活琐事。

  在正值微信等一批社交软件兴起的年头,用户所渴望的社区功能,仅仅只需要一个微信群。他开始意识到,叮咚小区是一种“伪需求”。

  等梁昌霖意识到这条路走错了时,已为时已晚,在北京、上海已铺了太多人力物力的叮咚小区当时员工最多已达700余人。

  资金烧尽后,面临着不得不裁员的困境。

  从700人到100人到最终只剩下三十几人,梁昌霖发现裁员就像是打开了泄洪的闸口。想要裁员降低人力和运营成本,最后也挫伤了一家创业公司的信心。

  梁昌霖也曾拼命想留下来一名员工,对他说,“我们还是有机会的”。但对方依然毅然决然地走了,留下一句,“我任职的上一个创业公司老板,也是这么说的,我跟他坚持了1年,最后公司还是关闭了。”

  坐在张江微电子港1000平米的办公室里,曾经的辉煌不再,公司已经“决堤”。当时,办公室里剩下了为数不多的员工,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我们去跑步吧”,梁昌霖和员工一起出去边跑步边互相打气。

  这让他重燃了创业的希望,也看到了团队的凝聚力,而那些陪伴跑步的员工,后来也跟着梁昌霖跑向叮咚买菜的创业路。

  死磕前置仓,把社区做透

  他从生鲜电商走出一条生路

  2014年的上海,O2O正值风口。叮咚买菜的前身“叮咚小区”,业务涉及范围十分广泛,甚至涵盖代取快递、二手交易等,发展一直不温不火。

  在叮咚小区最困难的时候,曾有与梁昌霖同住一个小区的PE投资人劝他,差不多就行,别再折腾了。当他卖掉丫丫帮的股份,把变现资金投入到跑腿业务上时,外界很多人是不看好的。

  最后,叮咚小区以失败告终,丫丫网被卖,梁昌霖也遭到了网络和媒体的各种质疑。但服输不是军人的风格,梁昌霖用3年时间总结失败教训,探索过邻里社交、各种社区和家庭生活服务方向,最后决定聚焦于家庭买菜服务,发展为“叮咚买菜”。

  “很多上门服务都不是刚需,最终都会因为服务密度太低、利润不可持续而消失在创新业态的洪流中。但到家生鲜却是实实在在的蓝海。”梁昌霖注意到,跑腿服务的使用者不在少数,但其中一半以上的订单是“请帮我到菜场买个菜”,这或许才是社区里真正的需求所在。

  2017年5月,屡败屡战却越挫越勇的梁昌霖在45岁那年于上海浦东正式上线“叮咚买菜”,与他一起的,还有从丫丫帮时期就一直陪伴身边的老将——叮咚买菜的联合创始人兼CSO俞乐和公司董事兼副总裁丁懿。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叮咚卖

关注国学故海头条号:挥斥千古今朝,源说百年人生。
[添加微信公号:myway2059,关注国学故海]
[观看西瓜视频,关注国学故海]
研究报告、榜单收录、高管收录、品牌收录、企业通稿、行业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