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熊猫乳品:实控人现身毒奶粉公司 自建奶源基地折戟产品质量存隐忧

  多年前爆发的“三聚氰胺事件”,如同被绊倒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社会对乳制品安全备受关注。而作为浓缩乳制品企业,熊猫乳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熊猫乳品”)上游与奶粉行业息息相关。

  反观其背后,熊猫乳品的产品曾抽检不合格;且熊猫乳品曾自建奶源基地却“折戟”,该供应商曾在产品质量上“踩雷”,不仅如此,其他供应商也“劣迹斑斑”,与“问题”供应商合作,熊猫乳品产品质量或存隐忧。此外,而熊猫乳品与曾“毒奶粉”被立案的公司关系或“不一般”,而熊猫乳品“撇清”关系背后,其又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一、上海熊猫售“毒奶粉”,熊猫乳品忙“撇清”关系

  2009年,上海熊猫乳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熊猫”)因售卖三聚氰胺超标产品被立案调查,熊猫乳品紧急“撇清”关系。

  据瑞安市政府2008年9月18日发布的《关于婴幼儿配方奶粉的消费警示》,婴幼儿食用了含有三聚氰胺的婴幼儿奶粉后出现不明原因的哭闹、呕吐、发热、尿液混浊、血尿、少尿或无尿等症状。其中,上海熊猫生产批次为200808302的产品“幼儿成长配方奶粉3段(优康)”、生产批次为20080826的产品“较大婴儿配方奶粉2段(优健)”、生产批次为200808272的产品“较大婴儿配方奶粉2段(优康)”被检查出含有三聚氰胺,含量在523mg/kg至619mg/kg间。上述产品对应的商标为“熊猫可宝”。

  据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的《陈启伟:熊猫乳品产品含三聚氰胺一案不存在瞒报》及中国政府网公开信息,2009年4月23日,上海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在日常污染物监测中发现,上海熊猫的产品中三聚氰胺超过国家标准。2009年4月28日,因此案涉嫌犯罪,上海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将案件移送上海公安机关。

  据由最高人民法院批准成立的中国法院网发布的《上海“熊猫奶粉”案责任人终审获刑》,2010年4月,上海熊猫相关责任人王岳超、洪旗德及陈德华被判处有期徒刑3至5年。

  上述中国法院网公开信息显示,2008年10月,受“三鹿奶粉三聚氰胺事件”影响,上海熊猫的客户以乳制品滞销为由,将1,300余件熊猫牌全脂甜炼乳退回给上海熊猫。事后,上海熊猫上述相关责任人,明知上述退回的熊猫牌全脂甜炼乳三聚氰胺超标,仍违反国家的相关规定,将上述退回的熊猫牌全脂甜炼乳采用按比例添加的方式重新回炉,用于生产各类规格的炼奶酱。

  对于上海熊猫销售三聚氰胺超标产品事宜,熊猫乳品或急忙“撇清”关系。

  据浙江省政府官方新闻网站浙江在线2010年1月5日发布的《三聚氰胺超标 浙江熊猫与被查的“熊猫”无关》,熊猫乳品相关负责人表示,熊猫乳品与被查的“上海熊猫”没有任何关系,此“熊猫”非彼“熊猫”。而且熊猫乳品与上海熊猫不存在股权关系。

  蹊跷的是,据熊猫乳品2020年10月12日签署的招股书(以下简称“最新版招股书”)及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公开信息,1996年成立以来,熊猫乳品一直运营“熊猫”牌系列炼乳产品。“熊猫”、“熊猫可宝”、“可宝”是熊猫乳品所拥有的商标之一。

  而上海熊猫却公然生产销售“熊猫可宝”、“熊猫”等品牌乳制品,其中上海熊猫是否假冒熊猫乳品商标及产品,还是另有隐情?不得而知。

  二、实控人“现身”上海熊猫子公司,其亲属系上海熊猫清算负责人

  需要注意的是,上海熊猫与熊猫乳品实控人的关系或“不一般”。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研究发现,上海熊猫注销清算之时,熊猫乳品相关财务人员竟“现身”清算人员名单中。

  据公开信息,2011年11月3日,上海熊猫注销,清算组负责人为陈秀琴,清算组成员为徐同礼、王岳超、周晓敏。

  据最新版招股书,陈秀琴系熊猫乳品实控人之一李作恭配偶的妹妹,并为熊猫乳品第四大自然人股东,为熊猫乳品第六大股东。此外,陈秀琴在熊猫乳品子公司任财务人员。

  而徐同礼自2006年9月起在熊猫乳品任职,2006年9月至2014年10月期间,先后任财务总监、财务顾问等职,2014年10月起任熊猫乳品监事会主席。

  据熊猫乳品2015年5月19日签署的公开转让说明书(以下简称“公开转让说明书”),周晓敏为熊猫乳品实际控制人亲属。

  据公开信息,上海熊猫成立于2001年3月13日,王岳超、陈德利、陈德华、陈德星分别持股45%、25%、20%、10%,同时,上述4人分别任上海熊猫执行董事、董事、董事、监事。

  也就是说,熊猫乳品监事会主席徐同礼、子公司财务人员陈秀琴并非上海熊猫股东或董监高等主要人员。但是,陈秀琴、徐同礼却“现身”上海熊猫清算人员名单中,令人匪夷所思。

  而关于熊猫乳品与上海熊猫的关系,上述所言或是“冰山一角”。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进一步研究发现,熊猫乳品股东及子公司财务人员陈秀琴,以及熊猫乳品实控人之一“李锡安”,与上海熊猫股东陈德华或系“合伙人”。

  据公开信息,陈德华还系琼海安尔乳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尔乳品”)的法定代表人,并持有安尔乳品50%股权。

  与此同时,安尔乳品副总经理为李安锡,监事为陈秀琴。安尔乳品另外50%股权由李安锡持有。

  值得注意的是,李安锡、陈秀琴均曾系熊猫乳品控股股东定安澳华食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定安澳华”)股东、监事。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定安澳华于2007年10月23日成立,2014年10月28日前,由李安锡、李学军分别持股50%、50%。2014年10月28日,李安锡退出定安澳华,并辞任监事,与此同时,陈秀琴成为定安澳华股东,并出任监事。2016年3月21日,陈秀琴退出定安澳华,并辞任监事。

  据最新版招股书,定安澳华是熊猫乳品控股股东,目前由李作恭、李学军分别持股30%、70%。

  值得一提的是,在最新版招股书中并未见“李安锡”的踪影。

  而据最新版招股书,熊猫乳品实际控制人为李作恭、李锡安与李学军父子。其中,李作恭和李锡安、李学军为父子关系,李锡安和李学军为兄弟关系。

  且李锡安为澳大利亚籍,其英文名显示为“DAVID XI AN LI”。

  上述迹象表明,“李安锡”与“李锡安”名字排序对调,其中是否为“巧合”?而两人是否为同一人?尚未可知。倘若为同一人,则熊猫乳品实控人李作恭配偶的妹妹陈秀琴,以及李作恭之子“李锡安”,与上海熊猫股东陈德华或系“合伙人”。

  问题尚未结束,熊猫乳品实控人之一李作恭,还曾是上海熊猫子公司法定代表人。

  据公开信息,上海藏高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藏高”)为上海熊猫控股子公司,上海熊猫持有上海藏高58%股权。

  而李作恭为上海藏高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徐同礼任上海藏高监事。此外,李作恭还是上海藏高注销时的清算组负责人。

  据最新版招股书,李作恭为熊猫乳品实控人之一,徐同礼为熊猫乳品监事会主席。

  除此之外,上海熊猫还曾是熊猫乳品子公司发起人股东之一。

  据公开转让说明书,2006年9月,熊猫乳品、上海熊猫、浙江省粮油食品进出口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粮油”)和自然人季晓杰分别认缴货币出资500万元、250万元、200万元、50万元共同设立了上海熊猫食品原料有限公司(熊猫乳品子公司上海汉洋乳品原料有限公司前身,以下简称“上海汉洋”)。

  2007年10月8日,上海熊猫将其所持有的上海汉洋股权,转让给郭红、李作恭等人。股权转让后,上海熊猫不再持有上海汉洋股权。

  作为熊猫乳品监事会主席及子公司财务人员,徐同礼、陈秀琴并非上海熊猫股东或主要人员,却“现身”上海熊猫清算人员名单中。与此同时,熊猫乳品实控人之一李作恭为上海熊猫子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李作恭之子“李锡安”及李作恭配偶之妹陈秀琴或系上海熊猫股东陈德华“合伙人”。此外,上海熊猫还曾是熊猫乳品子公司发起人股东之一。

  上述种种迹象表明,熊猫乳品与上海熊猫之间的关系或“不一般”。而熊猫乳品以及其实控人之一李作恭等人,在上海熊猫究竟充当什么角色?其与上海熊猫是否存在“关联”?或该“打上问号”。

  关于上海熊猫的疑团未解,熊猫乳品产品质量问题又接踵而至。

  三、产品曾抽检不合格,子公司“弄虚作假”或缺失诚信

  公开信息显示,熊猫乳品子公司生产的产品曾抽检不合格。

  据公开转让说明书,截至签署日2015年5月19日,宁夏熊猫乳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夏熊猫”)为熊猫乳品子公司。

  据灵武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出具的(灵)质监责改字[2014]11号文件,2014年2月,经抽样检验,宁夏熊猫于2013年12月生产的两批次全脂乳粉菌落总数项目不符合GB 19644-2010《食品安全国家标准 乳粉》的要求,违反相关规定,被责令改正。

  此前,熊猫乳品亦曾出现过产品质量问题。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熊猫乳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