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京东数科要上市:京东“亲儿子”,要靠京东输血

  继蚂蚁集团之后,京东数科终于也要上市了。

  9月11日晚间,上交所官网披露,已受理京东数科在科创板的上市申请。

  其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以及今年上半年,公司收入分别为91亿元、136亿元、182亿元、103亿元,净利润(亏损)分别为-38亿元、1.3亿元、7.7亿元、-6.8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京东数科是京东旗下子公司,京东持有36.8%股权,刘强东直接持股8.86%,加上另外三家公司的间接持股,刘强东合计持股50.35%,通过AB股投票权设置,刘强东享有74.77%的表决权,牢牢掌控着这家公司。

  作为京东的“亲儿子”,京东集团和京东数科之间存在着大量的交易往来。京东数科约30%的收入都是来自京东集团,京东不仅是京东数科第一大客户,还是其第一大供应商。但是京东数科还处在亏损状态。

  即便如此,业内已经给出了京东数科约2000亿元人民币的上市估值。按此计算,刘强东的身家将增加约1007亿元,CEO陈生强将成为百亿富豪,一大批高管和员工成为亿万富豪。

  随着招股书的公开,此前流传许久的上市传闻,终于尘埃落定,京东数科将成为京东集团拆分出的又一家上市公司,和蚂蚁集团在二级市场正面较量。

  半年过百亿,增收不增利

  京东数科的前身是京东金融,是从京东商城延伸出来的业务,2013年开始独立经营,最早是以金融为主,做小额信贷,像京东白条、小金库,代理销售基金产品和理财产品,后来升级为京东数科集团,为银行、一些城市的政府部门、央企国企提供金融科技支持。

  现在,京东数科的客户主要可以分为三大类:金融机构、商户与企业、政府,对应三大业务板块。

  2017年,这三大板块的收入分别为15亿元、73亿元、7315万元,其中商户与企业服务是核心业务,占比80.5%。2019年,金融机构收入达到62亿元,商户与企业达到109亿元,二者分别占比34%和60%。到了今年,金融机构的收入占比进一步提高,上半年达到41%,企业与商户对应降至52%。

京东数科三大业务营收占比 制图 / 深燃财经

  所以从整体业务占比来看,京东数科的核心业务是给商户与企业提供数字化服务,但金融机构服务的重要性正在不断提升。

  在具体产品上,大众认知度最高的京东数科产品,当属京东白条。

  京东白条是一款互联网信用支付产品,类似于信用卡。根据招股书数据,从2017年-2019年以及今年上半年,京东白条的年度活跃用户数分别为2493万人、3584万人、5781万人和5545万人,年复合增长率达52.28%,收入分别为14.73亿元、27.34亿元、32.10亿元和17.94亿元。京东白条是京东数科重要的收入来源。

  另外一项具有互联网特色的服务,是给传统金融机构导流,这是大部分平台型互联网公司的变现模式。

  根据招股书,截至2020年6月末,京东数科累计为金融机构推荐了超过200万存款用户、超过2200万个人和小微企业贷款用户,以及促成了近1000万张的信用卡发卡量;为基金公司、证券公司推荐了超过6700万理财产品用户;为保险公司推荐了超过4500万保险用户。京东数科给金融机构带来的个人及小微企业存款,金额超过7000亿元。

  通过跟金融机构合作,京东数科把平台沉淀的流量,以各种金融产品的形式变现了。

  但是这门生意并非稳赚不赔。

制图 / 深燃财经

  2017年,京东数科净亏损38.29亿元,2018年扭亏为盈,实现了1.28亿元的净利润,2019年继续盈利,净利润7.73亿元,但是在今年上半年,京东数科再次陷入亏损,净亏损6.8亿元。

  2017年和今年上半年净利润下滑的的主要原因,是因为股权激励费用的增加。2017年-2019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京东数科的股权激励支出分别为43.81亿元、2.60亿元、3.56亿元及10.63亿元。京东数科股权激励支出超过10亿元的两个期间,都出现了亏损。

  京东的亲儿子,要靠京东输血

  京东数科是京东的“亲儿子”。

  作为从京东集团分拆出去的子业务,京东数科和京东物流、京东零售并称为京东的“三驾马车”。从股权来看,京东在京东数科持股36.8%,是第一大股东。

  从控制权来看,京东数科的管理层掌握绝对话语权。京东数科的董事会由七人组成,其中四人都是“刘强东系”——陈生强是刘强东一手提拔起来的大将;许冉是京东在2018年的人事变革中新引进的高级副总裁,一直担任京东集团CFO;张雱是曾经的“京东最牛女助理”,在京东系的多家公司中担任执行董事。另外三个董事都是外部的独立董事,刘强东牢牢控制着董事会。

  在投票权上,京东数科有A类股和B类股,B类股一人一票,但A类股一人十票,通过这种设计,刘强东享有74.77%的表决权,相当于具有一票否决权。所以京东数科理论上可以“一人拍板说了算”,这符合刘强东一贯的强势作风。招股书中风险提示:“与刘强东先生持有不同意见时,有较大可能因每股对应投票权数量的显著差异而无法对股东大会的表决结果产生实质性影响。”

  既然幕后是同一个老板,在业务上,京东和京东数科之间存在着大量的关联交易。

  比如,这两家公司之间会相互提供营销推广服务。2017年-2019年,京东数科给京东提供营销服务,收取的费用分别为5.01亿元、9.66亿元、14.71亿元,但同时京东也在给京东数科提供这项服务,于是京东数科又支付给京东1.09亿元、0.61亿元、2.01亿元。

  还有相互提供技术服务。跟上面的类似,京东数科收取的费用分别是0.57亿元、0.79亿元、1.25亿元,支付的费用是0.31亿元、0.43亿元、0.39亿元。

  通过这些关联交易,这两家公司非常便捷地从对方获得服务和收入,同时做大了规模。业内人士对深燃财经表示,京东数科原本的金融业务依托京东,用户大部分来自京东。

  招股书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以及今年上半年,京东数科的收入中有三成来自京东,占比分别为29.50%、29.08%、29.18%及29.89%。除此之外,京东数科的部分收入来源于与京东集团旗下京东零售平台上的第三方商户、消费者之间的交易,一定程度上依托于京东零售的应用场景。

  与此同时,在资产和服务采购上,2017年-2019年以及今年上半年,京东数科来自京东的采购金额占比分别为28.31%、24.60%、8.85%及7.80%。

  京东既是京东数科的第一大客户,也是第一大供应商。离开了京东,京东数科的业务将受到重创。

  换言之,京东一直在扶持京东数科这个亲儿子,京东数科离不开京东。

  为了规避风险,京东数科和京东签订了一系列协议,其中有一项就是“避免同业竞争的承诺”,禁止京东从事部分京东数科从事的业务。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京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