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亿达中国“千亿梦碎“:曾与万达齐名 如今市值不足60亿

  被中民投“坑惨”?

  近日,港股亿达中国控股有限公司(简称“亿达中国”)发布公告称,公司执行董事陈东辉因涉嫌职务侵占罪被公安部门拘留,公司业务及营运维持正常,陈东辉的拘留不会对集团营运或财务状况造成负面影响。

  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对时间财经表示,执行董事在公司治理中是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其不能履职对于公司而言比较严重,这也是上市公司对于涉及执行董事的突发事件进行公告的原因。执行董事不能履职,除了可能导致其所分管和负责的工作受到影响之外,也会影响市场对于公司平稳、可持续经营的信心,因此可能会在市场销售、融资以及资本市场引发连锁反应。

  财经评论员严跃进则告诉时间财经,近期多家房企高管等被拘,一方面可能是公司管理不当,也不排除公司内部小团体之间不合所致。

  亿达中国创立于1984年,业务由大连起家,2014年6月在港交所上市,公司主要从事房地产开发、软件园区投资及营运管理等业务。上市之初,亿达中国多年在大连当地销量排行榜首,曾与万达并称为大连“地产双达”,但在房地产高速发展的前几年,亿达中国业绩增长缓慢。截至2019年6月末,公司总资产431.60亿元,最新市值为56.33亿港元。在《2019年中国房地产企业销售TOP200排行榜》中,亿达中国排名178。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上半年亿达中国一年内到期债务为115.81亿元,而货币资金仅有13.08亿元。去年末,联合信用评级将亿达中国主要运营实体亿达发展有限公司(简称“亿达发展”)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并称亿达中国的3亿美元优先票据临近到期且偿债压力大。

  时间财经邮件联系到亿达中国,截止发稿时间,暂未得到回复。

  偿债压力

  亿达中国被公安部门拘留的执行董事陈东辉,同时也是上置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上置集团”)执行董事、中民嘉业投资有限公司(简称“中民嘉业”)总经理。同一日,上置集团董事会主席彭心旷也因涉嫌职务侵占被逮捕,彭心旷此前曾任中民嘉业董事长。

  亿达中国和上置集团均系中国民生投资集团(简称“中民投”)旗下公司。中民投通过中民嘉业等子公司共持有亿达中国61.1%股份,持上置集团74.98%股份。

  实际上,亿达中国所面临的短债压力剧增,导火索更像来自母公司中民投。2018年底,由于中民投流动资金困难,技术上进一步导致亿达中国所订立的若干贷款协议触发提前偿还事项。亿达中国的审计机构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将其50亿元的非流动债务重新归类为流动债务,亿达中国的未偿还贷款额瞬间由原来的42.77亿元增加至约87.52亿元。

  惠誉评级此前称,因为中民投的原因,从2019年4月份以来,多家金融机构拒绝为亿达中国部分现有债务提供再融资,或要求就新贷款保留与其母公司中民投相关的条款,致使新的再融资债务应债权人要求可立即到期,因此亿达中国的融资渠道已经恶化。而国际评级机构标普此前表示,亿达中国公司高度依赖再融资来履行其债务责任。

  2016年11月,中民投收购亿达中国13.7亿股股份时投入了30.14亿港元,后又在2017年进行了两次增持,给亿达中国提供了大量资金支持。彼时,亿达中国CFO马兰公开表示,亿达中国可以依托中民投强大的资本实力,搭建国际化、创新性的资本运作平台,加快全国产业布局的速度,力争未来3-5年向千亿资产量级迈进。

  而如今,标普称,亿达中国现金结余低,但短期债务却多,预料其资本结构将无以为继。亿达中国2019年半年报显示,可自由支配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只有8.23亿元,而计息银行贷款及其他借款达人民币146亿元,一年内到期的债务为115.81亿元。

  速动比率是衡量房企短期偿债能力的关键指标。凤凰网房产此前梳理A股和H股品牌上市房企发布了《2019年上半年上市品牌房企速度比率健康度排行榜》,该榜单显示,截至2019年年中,亿达中国速动比率为0.251.该值远低于行业约0.6的平均值。亿达中国2019年上半年的速动比率健康度在100家房企中位于93,排名靠后。

  2019年7月,惠誉评级将亿达中国的长期外币发行人违约评级自“B-”下调至“CCC”,同时将其2020年到期的3亿美元高级票据的评级自“B-”下调至“CCC”。

  标准普尔全球评级公司则在去年12月将亿达中国的长期发行人信用评级从“CCC”进一步下调至“CCC-”。同时将其3亿美元高级票据评级从“CCC-”下调至“CC”。标普称,亿达中国的负面展望反映出该公司不支付将于2020年4月到期的离岸高级票据的可能性。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亿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