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三力制药信披真实性迷雾重重 保荐机构或难勤勉尽责

  2019年9月19日,贵州三力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力制药”)在平坝区获得“平坝区民营企业千企帮千村精准扶贫行动优秀企业奖”。然而,这边在“精准扶贫”,另一边员工社保缴纳人数却疑点重重,三力制药的社会责任感或存缺失。

  除此之外,三力制药的信息披露更让人“摸不着头脑”。不仅多处财务数据“打架”,其研发人员与生产人员合并计算的“操作”,三力制药信息披露的真实性或“大打折扣”。此外,研发投入多出研发费用数千万元,而这理应资本化的金额或“不翼而飞”;且招股书所披露的研发投入,与年报披露的数据“迥然不同”,令人咋舌。而报告期内,三力制药两度更换保荐机构,现任“守门人”却存在业务违规被罚“黑历史”,或难勤勉尽责。

  一、财务数据前后“矛盾”,社保缴纳人数及研发人员数量或“对不上”

  自新三板“摘牌”半年后,三力制药便“紧锣密鼓”递交了上市招股书,或“欲速则不达”,对比其新三板年报及招股书,却显露出重重财务数据“打架”的疑云。

  据招股书,2016年,三力制药的前五名供应商分别为亳州市盛龙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龙药业”)、重庆上药慧远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慧远药业”)、安徽顺和堂中药饮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徽顺和堂”)、安徽海鑫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鑫药业”)、深圳市日泰医药包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日泰包装”),三力制药对上述供应商的采购金额分别为6,024.79万元、4,734.71万元、2,886.15万元、1,148.52万元、807.03万元,合计15,601.19万元。

  但据2016年年报,2016年,三力制药对前五名供应商盛龙药业、慧远药业、安徽顺和堂、海鑫药业、日泰包装的采购额分别却分别为6,808.01万元、5,350.22万元、3,261.35万元、1,297.83万元、944.22万元,合计17,661.62万元。

  也就是说,招股书较之2016年年报,三力制药对上述前五名供应商的采购金额分别少了783.22万元、615.51万元、375.2万元、149.31万元、137.19万元,合计少了2,060.43万元。

  而且,据招股书及2016年年报,三力制药的重要会计政策和会计估计的变更等因素,或并未对上述数据“打架”的情况产生影响。

  需要指出的是,合并范围及其变化情况中,2016年,招股书中纳入合并范围的子公司包括贵州三力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力健康”)、贵州三力广告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三力广告”)。其中,三力广告已于2016年10月24日注销。而2015年及2016年年报显示,纳入合并范围的子公司仅有三力健康,三力广告则“不见踪影”。

  但从纳税主体来说看,据招股书及2016年年报,2016年,三力制药适用的纳税主体均仅包括了三力制药母公司及三力健康。这意味着,上述合并范围的差异或同样未对上述数据“打架”的现象产生影响。

  而数据“矛盾”的疑云远未消散。

  据公开转让说明书,2013-2014年,三力制药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5,932.61万元、26,687.77万元,同期,其净利润分别为1,937.3万元、2,899.42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3-2014年,三力制药的营业收入却分别为15,933万元、26,679万元,同期,其净利润却分别为429.94万元、3,445万元。

  且据公开转让说明书,报告期内,即2013-2014年,三力制药不存在控股子公司或纳入合并报表的其他企业。也即是说,上述两组数据的口径一致。

  即相比市场监督管理局披露的数据,2013-2014年,三力制药公开转让说明书披露的营业收入分别少了0.39万元、多了8.77万元;同期,净利润分别多了1,507.36万元、少了545.58万元。

  除了财务数据“打架”的问题,三力制药的社保缴纳人数和研发人员数量,也疑点重重,信披或存“硬伤”。

  据招股书,2016-2018年,三力制药及其子公司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163人、250人、276人。

  但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2018年,三力制药及其子公司的社保实缴人数却分别为0人、0人、276人。由此不难看出,相较于市场监督管理局披露的数据,2016-2017年,三力制药及其子公司的社保缴纳人数或分别“虚报”了163人、250人,令人唏嘘。

  此外,三力制药的研发人员数据也存“异象”。

  在招股书中,三力制药声称,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其研发人员占员工总数10%以上。

  但据2017年年报,2016-2017年,三力制药的研发人员占员工总数的比例分别为10.76%、7.75%。这或表明,2017年的研发人员占比低于10%,为其招股书的10%以上“打了脸”。

  值得注意的是,据招股书,截至2019年上半年,三力制药的生产技术人员为102人,其中生产技术人员包括了生产人员和研发人员。且在招股书披露的生产人员人数、平均薪酬变化情况处,三力制药的生产人员人数为102人,其中包括了直接生产人员74人,间接生产人员28人。

  此番将生产人员与研发人员“混为一谈”的做法,使得三力制药的研发人员数量的真实性更加“不明所以”。

  实际上,除了研发人员数量,三力制药披露的研发投入数据亦存在“蹊跷”。

  二、数千万研发投入,上演资本化“疑云”

  众所周知,企业在符合资本化条件下可将研发费用资本化。但三力制药理应被资本化的研发投入,却出现“凭空消失”的奇怪现象。

  据招股书,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三力制药的研发投入分别为1,823.38万元、2,305.15万元、2,640.59万元、1,092.55万元;同期,研发费用分别为281.09万元、270万元、686.33万元、183.62万元。

  也就是说,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三力制药的研发投入比研发费用分别多出1,542.29万元、2,035.15万元、1,954.26万元、908.93万元,合计多出6,440.63万元。而这“多出”的部分,按照会计准则,理应被资本化计入无形资产。

  据招股书,三力制药的无形资产包括了土地使用权和专利权。2015-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无形资产原值合计分别为933.04万元、933.04万元、933.04万元、939.4万元、957.41万元。

  若剔除摊销影响,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三力制药的无形资产原值的新增金额分别为0万元、0万元、6.36万元、18.01万元。

  而上述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期间的无形资产原值新增金额,与同期理应被资本化计入无形资产的研发投入相差甚远。这意味着,报告期内,三力制药合计超6,000万元理应被资本化的研发投入,或“不翼而飞”。

  而三力制药研发投入存在的问题远未结束。

  据2016-2017年年报,2015-2017年,三力制药的研发支出分别为34.44万元、281.09万元、270万元,研发支出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0.1%、0.55%、0.42%。

  同期,三力制药招股书披露的研发费用分别为34.44万元、281.09万元、270万元,与上述研发支出一致。也即是说,三力制药年报披露的“研发支出”,与招股书披露的“研发费用”毫无二致,或系同一份数据。

  而令人困惑的是,在2016年年报中,三力制药又将“研发支出”与“研发投入”等同披露。

制图:《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数据来源:三力制药年报

  值得一提的是,据2017年年报,2016-2017年,三力制药研发支出中资本化的比例均为0。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