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一次正常报道被正邦科技指控“敲诈” 发生了什么?

  一次正常的职务报道行为,因为一篇企业敲诈勒索的指控文,闹的沸沸扬扬。这中间发生了什么?

  最近不少同行关注到正邦科技对华夏时报的指控。作为当事人之一,我觉得有必要站出来说说这事。一来为了不要偏听偏信,二来也为了更好地让大家了解来龙去脉。

  7月8日、7月9日,正邦科技在多个网站发表文章《震惊!2小时44分钟的录音记录 华夏时报敲诈勒索正邦科技实据》。

  这个事的由头是我在2019年6月24日刊发在华夏时报网上的报道《正邦科技屡遭环保罚单 环保部督查组曾点名批评其旗下子公司》,该报道刊发后,生态环境部回应称将严肃查处。

  原本以为事情早已过去,企业、监管、媒体各司其职,我也算完成了一次有回声的报道。但没想到,还有后续的风波。

  我是华夏时报记者,作过农业、产业、金融等多个领域,现在主要关注证券领域,有些报道跨界几个领域。因为报道上市公司,自然会关注到今年的热点公司、大牛股“正邦科技”。

  2019年5月20日,一位江西吉安的农民向我发来信息,反映正邦科技在当地污染环境、民生款项被占用等问题。起初我没有在意,但其后该农民又多次向我反映正邦科技污染、官企勾结等问题。他所在地方就是正邦科技定增的养猪项目之一。

  这几年,随着中小散户的离场,正邦科技持续扩张,是规模化养殖的一个标本。6月18日,正邦科技又要扩张养猪了。其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证监会批复,核准公司非公开发行不超过4.68亿股新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9.9亿,用于两个生猪养殖场建设等。

  证监会对正邦科技的定增计划提出了总计13个问题,其中第一个问题即提到:请补充披露母公司及合并报表范围内子公司因环境保护、安全生产、食品质量受到罚款以上行政处罚的情形,是否已经整改完毕并获得有权机关验收,是否属于重大违法行为,公司对下属子公司的管控能力,环保相关内控机制是否完善,是否运行有效。

  证监会之所以这么提,是有原因的,2018年以来正邦科技先后曝出黑龙江肇东养殖场、江西安福养殖场污染事件,被环保部、中央环保组通报,这两件事比较轰动。但还有未广泛报道的情况,正邦科技在回应证监会意见中,像红安环保局、江西新干环保局、扶余环保局、崇仁环保局等2018年均给正邦科技开过罚单,处罚的原因包括单位颗粒物超标排放、臭气浓度超标、利用渗坑排放水污染物、设立暗管排放污水等。

  正邦科技答复证监会称,上述污染均已整改完毕,公司高度重视猪场环保建设、环保事业部的运营活动独立于业务部门,负责制定与养殖业务活动相关的环保制度,落实并监督各分子公司在日常生产活动中废弃物处理及其他环保事项等。

  正邦科技虽然回应说污染问题都整改解决了,且有系列的环保措施等,但记者又接到关于污染的投诉,自然而然会关注此事。适逢6月,江西进入雨季,当地农民再次反映正邦科技排污问题,称经常是下雨天会排污,并向记者提供了污水排放的视频照片等。

  我认为有视频有照片,基本可信,但是,还是不太敢相信:这么黑臭的污水会大大方方地从正邦科技排出来吗?

  因为按正邦科技官方的说法,其公司扩大规模的背景正是国家对环境越来越严格的现实。“中小养殖户因资金短缺、环保压力等因素加速退出市场,公司抓住行业集中度快速提升的历史机遇,急需资金用于启动新的生猪养殖项目。”也就是说,环境问题恰恰是正邦科技视为扩张的契机。公众有理由相信正邦科技所说,他们的环保做的好。

  另外,在猪瘟肆虐的情况下,正邦科技多次声称养殖场从没有过死猪的情况,公众也有理由相信。

  但是作为媒体人,我们会留有一些存疑,比如我们会关注到江西安福猪场就曝出大量死猪乱扔的现象,引起当地公愤。我还接到农民爆料,当地猪场也有大量死猪,还给我传来视频,由于死因不明,这个话题我并未作报道;但无论是死猪问题还是污染问题,都是民生问题,我对此类问题的报道属于正常工作。

  当然,对于农民所反映的养殖场污染问题,并不能只凭视频照片就行,我对当地进行了实地采访,对村民反映的排污问题现场取证、拍照等。还对沂塘村农户进行采访问询等,包括他们反映排污多年,举报、上访、投诉等,没有用,包括他们还围攻过正邦科技养殖总部所在地等。

  有了这些证据,我希望获得正邦科技的回应。通过正邦科技的官网我先是找到董秘处电话,董秘处又安排媒体人员与我对接。

  6月11日,我正式向对接我的正邦科技媒体负责人葛名杨发去了采访函,包括涉及的吉安猪场污染等问题,希望能作个答复。从6月11日到6月24日,期间我联系正邦科技,未获得答复。

  6月21日,我再次联系正邦科技,葛名杨的回复是“在走流程”;都十天了,还在走流程,这效率!?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农民的诉求、我不会介入此报道。再说,我们工作确实有截稿时间等问题。

  6月24日,正邦科技的另一位叫罗开怀的人士电话联系我,邀请我到总部,未说明是要去采访。我认为我一定要明确是否对我的采访答复,如果不是采访那我还去做啥,罗开怀用微信告诉我说:“我这边向分管副总汇报一下”、“我们就是见个面,聊一聊,跟您学习学习”。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正邦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