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天使之泪:向远德一人贡献5200万元收入 名下企业均注销

  据汉寿县科技和信息化局官网,2008年5月10日发布的文章《珍珠专家——向远德》,向远德为湖南省汉寿县珍珠养殖大户,是向八佬珍珠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天眼查数据显示,向远德为湖南向八佬珍珠有限公司、湖南天湖珍珠有限公司、湖南天湖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3家公司的控股股东,持股比例分别为90%、100%、50%,但目前这三家公司均已注销。

  据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数据,湖南天湖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注销日期为2016年6月13日,而湖南天湖珍珠有限公司和湖南向八佬珍珠有限公司,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却未能找到上述三家公司的相关信息记录。

  据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数据,向东目前是汉寿县向东淡水鱼养殖基地的经营者,该养殖基地营业范围为淡水鱼养殖、销售;另外,向东还是益阳市大通湖区南湾湖同济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以下简称“合作社”)的成员之一,合作社业务范围为水产养殖,组织收购、销售成员生产产品。但值得注意的是,该合作社于2017年12月11日成立,且其披露的年报显示,合作社2017年成员人数为13人,2018年成员人数减少至5人。

  另外,据常德市人民政府数据,2018年9月21日发布的文章《汉寿珍珠退养工作全面铺开》,汉寿县决定将全县547处79,097亩珍珠养殖面积分三年(2018—2020)全面退养,2018年将重点退出重要河流、湖泊,其他禁养区及三年蚌养殖面积,计划退养27,684亩,占总面积的35%。据益阳市人民政府2018年10月15日,发布的益政通〔2018〕6号文件,大通湖流域所有水域不得人工养殖珍珠。

  在政府“禁养限养珍珠”的背景下,且向远德名下的公司均已显示注销,为何向远德2018年的采购量却突然大增?实在令人费解。

  供销一体 隐忧呈现

  实际上,天使之泪不仅存在供应商涉嫌虚构交易问题,还存在主要客户同时也是主要供应商,多个主要客户共同投资同一家公司的情况,或涉嫌虚构营业收入。

  招股书数据显示,利维斯通珍珠公司(以下简称“利维斯通珍珠”)既是天使之泪的主要客户,也是主要供应商。

  2016-2018年,利维斯通珍珠分别是天使之泪的第二大、第四大、第三大客户,采购金额分别为1,864.25万元、1,388.01万元、1,693.48万元。

  2017-2018年,利維斯通珍珠分别是天使之泪第四大和第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分别为1,290.13万元、1,120.7万元。

  而且,利维斯通珍珠还是天使之泪应收账款和应付账款的前五名单位。

  2016年和2018年,对利维斯通珍珠的应收账款金额分别为519.6万元、582.98万元。

  2018年,对利维斯通珍珠的应付账款金额为589.64万元。而天使之泪2016-2017年的应付账款主要客户数据,招股书并没有披露。

  利维斯通珍珠是天使之泪的主要客户,又是主要供应商,且既是应收账款前五名客户,又是应付账款前五名单位。

  对于利维斯通珍珠既是主要客户又是主要供应商的情况,天使之泪并未在招股书中披露其原因、背景及合理性。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还发现,天使之泪多家主要客户和主要供应商,均与深圳一家公司存在关联。

  招股书披露,深圳市艺华珠宝首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艺华珠宝”)、深圳赛菲尔珠宝首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赛菲尔”)是天使之泪2018年的前五大客户,采购金额分别为3,191.19万元、1,494.5万元;深圳市昕媛珠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昕媛珠宝”)是天使之泪2017年的前五大客户,采购金额为1,414.46万元;深圳市卡尼珠宝首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卡尼”)是天使之泪2016-2017年期间的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分别为3,225.22万元、4,122.8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数据,艺华珠宝、赛菲尔、卡尼均是深圳市中金创展金融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创展金融”)的股东;而昕媛珠宝虽未直接参与创展金融的投资,但其监事胡庆军持股98%的公司深圳市福瑞贸易有限公司,却现身创展金融股东名单中。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天使之泪持股比例为1.17%的自然人股东王卓,同时也是赛菲尔的持股50%的股东以及执行董事和总经理。

  主要供应商和主要客户疑点重重,或涉嫌虚增收入,且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大幅下滑,未来可持续盈利能力存疑,天使之泪此番冲击中小板,能否闯关成功,尚是疑问,《金证研》沪深资本组持续保持关注。

  来源:《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罗九/文 唐里 映蔚 洪力/编审

2页 上一页  [1] [2] 

搜索更多: 天使之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