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互联网购药平台成灰色地带 阿康大药房违规售处方药

  由于不良反应大、用药风险高,处方药在国内一直处于严格监管状态。消费者去药店购买时需要出具医生开具的处方,并进行实名制登记、留下联系电话,以便后续监测。

  但是,随着处方外流、电子处方放开等政策出台,线上处方药监管或存在漏洞。《华夏时报》记者调查发现,入驻多家互联网购药平台的阿康大药房存在不经问诊直接开具电子处方,甚至无需处方就可购买处方药现象。

  国家卫健委合理用药专家委员会委员肖永红教授指出,如果患者自己没有用处方单就买到了处方药,那肯定会给患者带来用药的潜在风险,因为他没有办法得到医师的警示和指导。

  电子处方形同虚设

  国内药品分为处方药与非处方药两种。非处方药临床安全,对患者无危险,处方药对患者有潜在危险,需要在医生或药师指导下使用。

  我国对于售卖处方药,一直都有较为严格的规定,消费者必须在出具医师开具的处方单后方可购买。2018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明确提出对线上开具的常见病、慢性病处方,需经药师审核。

  然而,药店通过第三方平台违规卖处方药,已成为行业心照不宣的秘密。《华夏时报》记者调查发现,阿康大药房存在凭空开具电子处方,甚至无需处方可直接购买处方药的现象。

  记者在天猫“阿康大药房旗舰店”上,选择三盒阿司匹林肠溶片进行购买,该产品上有明确的“处方药”标识,结算时系统提示需要提供处方。当选择“暂无处方”选项后,需要填写用药人信息、出生年月、性别、手机号、疾病史、本次用药相关的已确诊疾病等信息。

  记者随后填入虚假信息,系统提示一张电子处方已开具成功,随后跳转到支付界面。支付后,在订单内的“处方信息”一栏里,可以看到一张由“莲藕互联网医院”医师王伟江开具的电子处方,其中包含完整的医疗证号及处方编号,可以保存下载并多次使用。

  从记者提交虚假信息到电子处方开具成功,时长不超过一分钟,称得上是“闪电速度”,全程并没有任何医生对记者的病情、相关信息进行进一步问诊,也没有对记者所提交信息进行核实。

  无独有偶,在“平安好医生”平台上的阿康大药房,也可以购买到阿司匹林肠溶片。这次的流程更为简单,点击提交预订后,药店的工作人员打来电话,确认了记者的住址,并询问是否需要凑够60元参与运费减免活动,随后下单成功。期间并未询问记者病情,也没有要求提供处方。该工作人员表示,药品会从广东的总店发出,走的并非线上支付渠道,而是货到付款。

  这严重危害了患者的用药安全。

  由于服用处方药会产生一定的不良反应,监管部门要求实名制购买和保留联系电话,以便后续监测。

  “比如说高血压患者长期吃治疗高血压的药,医生也不会给他开一年的药,而是开一个疗程,一是医生要看药物本身的疗效,二是治疗高血压的药还存在一些潜在的危险,对其他血管还存在安全隐患。患者在服药过程中可能会出现问题,所以患者要随时向医生询问、咨询,医生再做检查确认。”肖永红说,“如果没有医生指导,自己吃处方药,那早期可能没有问题,但后期出现了不良反应,那就晚了。开处方药的目的不仅是为了办个手续,更关系到药品的疗效和安全性,处方药还是要凭处方取药。”

  有数据表明,全球范围内因自我医疗而发生药害、药物不良反应的累计人数很庞大。中国科协曾对27个省区市城乡居民的安全用药问题进行过调查,结果显示,87%的受访者曾有过自我药疗的经历,但有69%的受访者看不懂药品说明书,另有36%的受访者表示在自我药疗时出现过失误。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阿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