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贾跃亭和许家印正式决裂 FF还有谁能救?

  仲裁结果出炉,纠纷“余波”未尽。11月7日晚间,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时颖(恒大健康全资子公司)对贾跃亭和合资公司 Smart King 提出仲裁全面反诉,要求贾跃亭和合资公司履行合约。这距离FF宣布“紧急救济申请取得决定性胜利”的消息,还未满两周。

  恒大健康称,贾跃亭和合资公司强行赶走时颖委派的出纳员、强行阻止时颖财务人员进行财务审查,造成时颖无法知悉合资公司的财务状况。与此同时,时颖委任的合资公司董事也一并向开曼群岛大法院提出诉讼。

  恒大健康还称,按照股东协议,时颖有权进行财务审查并向合资公司委派出纳员,同时约定如果出纳员七天不签字即视为同意付款。同时,因合资公司拒绝提供财务资料及相关文件,时颖委任的合资公司的董事向开曼群岛大法院提出诉讼,要求法院命令合资公司提供所有财务资料及相关文件。

  上述诉讼为FF(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的发展再添变数。此前,FF已被允许获取外界不超过5亿美元的紧急救济资金,且放出消息称,“已跟某国际机构达成资金意向协议”。在外界看来,由于具体资金来源及给付方式还未可知,贾跃亭和FF的困难时期还远未结束。

  一则关于FF的好消息是,FF正在与来自不同背景的多家投资方进行接触,并于近期正式签约美国投资银行Stifel(斯提夫尔)。据FF内部人士称,Stifel已经派出核心工作人员进驻FF,并与FF财务、产品和供应链负责人共同讨论了融资、项目进展以及供应链关系维护问题。

  双方频过招

  过去一个月,围绕在恒大与FF身上的仲裁纠纷不绝于耳。双方撕破脸后,从人事场斗到舆论场,可以说是反复“过招”。

  纠纷曝光,源自一则公告。10月7日,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贾跃亭利用其在合资公司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操控合资公司,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就要求恒大付款,并以此为借口于2018年10月3日在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

  随后,FF针对解约恒大一事进行回应,FF欲与恒大解约的原因是,恒大在协议有效期内未履行其支付款项的承诺,并试图获得对FF中国和FF全部知识产权的控制权和所有权,与此同时,恒大阻止FF接受其他融资。

  10月25日,有关双方争议的仲裁结果出炉。恒大健康称,仲裁否决了贾跃亭提出的彻底剥夺恒大融资同意权的申请,并否决了贾跃亭临时提出要进一步剥夺恒大资产抵押权的新申请。FF方面则强调,仲裁员裁决恒大不能再阻止FF从其他融资渠道获取资金。

  恒大对FF的融资同意权,是本次紧急仲裁的核心问题。恒大健康公告称:仲裁员还裁决,同意Smart King(FF公司实体)进行有严格条件的融资,其中新股融资的估值不得低于时颖投后估值,时颖享有新股的优先购买权;并在最终仲裁前对外融资额不得超过5亿美元。

  尽管恒大与FF都宣称了自己的胜利,但实际情况是,上述公告中提到的“紧急仲裁”,只是正式仲裁前的一项临时济助措施。“是否废除恒大的相关权利,将会在之后的6到18个月裁决。”业内人士称。

  FF方曾公开指责恒大阻止其接受其他来源的直接融资,但其寻找融资的脚步并未停止。有知情人士对《中国企业家》透露称,贾跃亭方面正在接洽新融资方,其中包括红杉资本和某中东基金,“但洽谈都不顺利。”FF方面称,自恒大违约导致FF出现财务危机之后,FF采取了紧急管理措施,并制定了应急财务规划。

  在融资事项还未明朗时,FF已从内部开始“节流”。比如,裁员、降薪。FF声明称:“因恒大违约陷入短暂现金流困难,将采取临时措施,在两个月左右的过渡期内,对今年5月1日后加入法拉第未来的员工于11月和12月停薪留职,对5月1日前加入的员工保留其职位,推动FF91量产交付工作,但是工资需要临时下调。”

2页 [1] [2] 下一页 

贾跃亭的自我救赎:FF签约美国投行推进融资

中美两地员工齐被坑 贾跃亭枉顾员工利益恐只为施压仲裁庭

贾跃亭翻脸两大地产商:孙宏斌亏损 许家印或出局

揭秘贾跃亭甩恒大原因:控制权矛盾公开化

贾跃亭和许家印撕破脸 FF原股东试图踢恒大出局

搜索更多: 贾跃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