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 >> 热门资讯频道 >> 正文
当代东方业绩承诺游戏 定增押注影院运营

  停牌一月有余,可当代东方(000673.SZ)仍没有复牌的打算,尤其是“兄弟”公司复牌后连续跌停的局面更让当代东方心有余悸。

  市值过百亿元的当代东方无疑是实控人王春芳的核心资产,这是其控制的另外两家公司国旅联合(600358.SH)和*ST厦华(600870.SH)无法比拟的,后两者目前合计的身价也不过50亿元左右,也就是当代东方的零头而已。

  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何当代东方的股价稍有风吹草动,公司便宣布立即停牌定增,即使定增方案出炉后公司继续停牌宣布重组。

  当代东方的主要利润来自4年前收购的东阳盟将威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下称“盟将威”)。在踩点完成3年对赌业绩后,盟将威没有悬念地业绩变脸了。此时,投资者不禁要问,当初蒸蒸日上的盟将威利润从何而来,完成的对赌业绩是否真实可靠呢?

  承诺完成即变脸

  2017年,当代东方遭受了主业转型以来的首次业绩下滑,全年公司实现营收8.2亿元,同比下降16.77%;同期实现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1亿元,同比下降了38.2%。

  在广告和影院等业务收入实现近乎两倍增速的前提下,上市公司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影视剧业务下滑近半。2017年,当代东方电视剧板块实现收入4.36亿元,同比下降了45.48%。

  而在2015年和2016年,当代东方的电视剧业务分别实现了3.5亿元和8亿元营收,同比增速分别达到了16.71倍和1.28倍,这一切在2017年戛然而止。

  当代东方电视剧业务主要是收购而来。在收购盟将威之前,当代东方几乎就是一家“壳公司”。2014年,当代东方定增19.98亿元,其中11亿元收购盟将威,剩余近9亿元用于增资拍摄影视剧等其他用途。

  11亿元的收购中,8.76亿元成了当代东方的商誉。因此,盟将威原实际控制人徐佳暄承诺,公司2014-2016年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亿元、1.35亿元和2亿元。实际结果也如预料一般“吻合”。2014-2016年,盟将威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1.09亿元、1.41亿元和2.11亿元。

  由于当代东方收购盟将威是在2015年才完成,因此,市场无法知晓其2014年的收入水平。2015年和2016年,盟将威分别实现营收4.26亿元和9.05亿元,而2017年盟将威的收入只有3.15亿元,净利润跌至1.09亿元。

  这就是说,在完成业绩承诺后,这家原本收入和净利润连年增长的影视公司迅速转身,收入掉去了65.19%,净利润也缩水了50.9%。

  需要说明的是,盟将威2015年的收入和净利润是当代东方2015年6月15日收购完成后的收入和净利润而非全年水平,否则公司2015年的收入理应远不止4亿元。

  在当初收购盟将威时,对于当代东方给出的高估值,市场就有质疑。为此,当代东方专门做出了解释,公司称经评估测算盟将威的价值为11.3亿元,并且特意给出了盟将威的收入预测。

  按照当代东方当初的测算,过了业绩承诺期后,盟将威在2017年和2018年将继续实现营收5.06亿元和5.55亿元,营业利润1.9亿元和2.09亿元。

  在净利润承诺期内,盟将威的表现超预期,可过了承诺期,盟将威的表现一落千丈。只有达到预期,盟将威近9亿元的商誉才物有所值,事实却远非如此,盟将威近9亿元商誉还原封不动躺在公司的账面上,这样的收购还物有所值吗?

  不得不说的是,2015-2017年,当代东方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11亿元、1.77亿元和1.1亿元,而盟将威这3年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09亿元、1.41亿元和2.11亿元,盟将威的净利润几乎每年都不比合并后的当代东方净利润低太多。

  2016年和2017年,当代东方的母公司亏损了2000万元上下,2015年还只是微亏不足百万元,在公司并没有严重亏损子公司且有其他盈利数千万子公司的情况下,当代东方的利润去哪儿了呢?

  以2016年为例,当代东方的归母净利润为1.77亿元,而盟将威实现的归母净利润为2.11亿元,这家子公司的利润较合并报表多出了3400万元。

  虽然上市公司全资子公司北京当代春晖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亏损了1344万元,但控股51%的河北当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实现净利润2221万元,两者基本抵消,即使在扣除母公司亏损的2212万元后,仍有约1000万元的利润无法找出解释。

  在年报中,也能发现亏损不足20万元的子公司,那么合计约1000万元的净利润是哪家子公司亏损抵消了呢?

  不难发现,盟将威的净利润对当代东方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也是支撑当代东方百亿元市值的关键。那么精准完成业绩承诺的盟将威收入是否真实可靠呢?

  看不懂的收入

  2015年6月,当代东方收购盟将威一事终于完成,并于当年的6月15日完成了工商登记变更纳入合并主体。根据2015年半年报,仅仅是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盟将威就实现了1.01亿元的收入,净利润2876万元。

  在2015年年报中,当代东方表示,收购后2015年盟将威实现收入4.26亿元,净利润1.37亿元,其中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1.32亿元。

  在完成业绩承诺的专项审核报告中,当代东方表示,盟将威2015年全年完成归母净利润1.41亿元,超额完成了1.35亿元的承诺。可在这1.41亿元业绩中,6月15日之后实现的归母净利润就达到了1.32亿元,盟将威前5个多月仅有不到千万元的净利润?

  虽然影视公司有四季度集中确认收入的季节性因素,但上下半年如此悬殊还是极为罕见的。

  实际上,在2015年半年报中,当代东方对新增的电视剧业务有着详细的介绍。公司表示,《王大花的革命生涯》、《活色生香》、《月供》为已播出电视剧,上述电视剧将在下半年集中为公司带来较好的回报。

  广电总局的信息显示,这3部电视剧都已经在2014年就拿到了发行许可,理论上2014年就可以为公司贡献收入,拖到2015年下半年也并非不可。此外,公司还投拍了《搜索连》、《地道女英雄》等多部电视剧。

  可在2015年年报中,几个月前还宣称可以为下半年贡献较好回报的电视剧全都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并未提及的影视剧。

  当代东方2015年年报披露,收入占公司主营业务前5名的影视综艺是电视剧《向日葵》和《嘿,孩子》 ,分别贡献收入9208万元和5292万元,电影《碟中谍5:神秘国度》贡献收入3403万元,电视剧《热血长安》和综艺节目《欢乐喜剧人》则分别贡献收入2358万元和2347万元。

  《王大花的革命生涯》等原本预计可以带来较好回报的3部电视剧全部隐身了,取而代之的是公司之前从未提及的《向日葵》等电视剧,而且仅这一部电视剧就贡献了近亿元的收入。

  可这样一部 “热卖”大片,无论是官方渠道抑或是公共媒体都没有任何信息。广电总局的官网上,没有任何关于电视剧《向日葵》获得发行许可的信息,媒体的报道中也不见丝毫的踪迹。

  而在盟将威的官方微博、当代东方的官网中,也没有任何关于《向日葵》的只言片语。即使是知名度不高的电视剧《红色》、至今仍未播出的《搜索连》都有介绍和宣传,为何这样一部带来近亿元收入的爆款作品会像“幽灵”一样存在于当代东方的年报中呢?

  找不到存在感的电视剧可以为当代东方贡献近亿元的收入,还没有完成的作品同样成了公司的利润源泉。电视剧《嘿,孩子》2015年为当代东方贡献收入5292万元,仅次于看不见的《向日葵》。

  但是这部在2016年11月才播出的电视剧在2015年时并没有拿到发行许可。广电总局官网显示,2016年8月,《嘿,孩子》才拿到了发行许可证。

  按照当代东方的介绍,电视剧只有拿到发行许可后才能获得确认收入的前提条件。如果是提前卖断或者承诺首映权,也要等到拍摄完成并按合同约定提供给预付款人使用时才可以将预收款转化为收入。

  公开信息显示,《嘿,孩子》于2016年一季度拍摄完毕,发行许可证也是2016年获取,无论哪一条标准,这部电视剧都无法在2015年为公司贡献如此高的收入。

  一部难以发现踪迹的电视剧、一个提前贡献收入的作品,两者合计的营收达到了1.45亿元。要知道,盟将威在2015年并表后的收入也不过4.26亿元,这两部电视剧的营收占比达到了34.04%。

  更加奇怪的是,2016年拍摄完毕、获得发行许可并且于当年播出的《嘿,孩子》在2017年仍是当代东方贡献收入前5的电视剧,本应在2016年贡献主要收入的这部电视剧在当年的年报里没有只言片语。

  除了电视剧之外,2015年,电影和综艺节目也为当代东方贡献了近6000万元的收入,全年实现电影收入3403万元,综艺栏目实现收入2472万元。

  在当代东方2015年贡献收入前5的作品中,电影《碟中谍5:神秘国度》 贡献3403万元收入,综艺节目《欢乐喜剧人》 则有2347万元的创收。也就是说,《碟中谍5:神秘国度》一部电影就是当代东方全部的电影收入了,那么已经于2015年上映的《太平轮:彼岸》和《匆匆那年》没有一分收入入账吗?综艺节目《中华好诗词》和《冲上云霄》两个节目贡献收入只有125万元?

  电视剧《热血长安》是一部网络电视剧,公开信息显示2016年9月才宣布杀青,2017年2月播出。与电视剧《嘿,孩子》一样,还没有拍摄完成在当代东方2015年的年报中就有了2358万元的收入。

  2016年,当代东方前5收入的影视剧包括《军师联盟》等5部作品,合计贡献收入4.41亿元,公司不再披露每部影视剧的单独收入。

  《北京遇上西雅图》属于同名电影成功后拍摄的电视剧作品。广电总局的信息也显示,这部电视剧在2016年12月30日拿到了发行许可,因此成为当代东方收入前5的作品并非不可。

  获得发行许可证并将播映带等转移给购货方并已取得收款权利时,电视剧才能确认收入,即在获得发行许可下将影视剧的所有权转移给电视台或者视频网站等播出方。《北京遇上西雅图》虽然获得了发行许可,可至今没有播出信息,当代东方将这部电视剧卖给了谁呢?

  电视剧《喋血武工队传奇》又名《神勇武工队传奇》。广电总局官网显示,该电视剧于2017年3月才获得了发行许可,这又是一部没有获得发行许可便提前为当代东方贡献2016年收入的电视剧。类似的,虽然获得了收入,至今也没有公映的消息。

  2017年,《嘿,孩子》等5部影视剧贡献收入1.64亿元,除了意外出现的《嘿,孩子》,电视剧《红色》也现身其中,其创收是二、三轮销售收入。

  《红色》的原版权方是北京文化(000802.SZ)收购的北京世纪伙伴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文化2014年的收购书显示,《红色》2013年贡献收入2770万元,2014年1-7月贡献2521万元。

  一部在5年前就已经贡献收入的电视剧在2017年成了当代东方收入前5的影视剧,那么当代东方投资拍摄的影视剧都去哪了呢?在2015年和2016年年报中,《我在回忆里等你》、《茧镇奇缘》、《搜索连》、《我的前妻住对门》和《突击,再突击》等无一不是名演员、高投入的作品,且早已取得发行许可,但上述影视剧在取得发行许可后一直处于发行中,并未成为当代东方的主要收入来源,2017年这些电视剧集体消失不见。如果是已经发行成功,那么这些一线知名演员出演的作品,在首轮发行贡献的收入会不如一个5年前的电视剧二、三轮发行带来的收入?

  虽然当代东方没有透露电视剧的销售对象,可通过公司的主要客户名单市场也略知一二。不过让投资者难以理解的是,公司披露的前5客户名单却极少出现在应收账款前5名单中,这是怎么回事呢?

2页 [1] [2] 下一页 

并购标的业绩变脸 当代东方拟定增15亿加码影视

当代东方斥重金启动演唱会板块 首秀王力宏2018世界巡演定档

当代东方荣获2017中国上市公司“最佳公司治理奖”

业绩承压 当代东方子公司拟购资产谋变

IP助力特色小镇 当代东方探路爱情产业

搜索更多: 当代东方


商报排行


商报排行


网站简介 - 刊登广告 - VIP会员 - 开放平台 - 内容制播

权威商业媒体 零售淘金门户

Copyright (c) 2003- 浙ICP备13037369号 红商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