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 >> 新消费频道 >> 正文
用户给差评遭死亡威胁 专家:货拉拉等网约货运平台亟须类别化管理

  用户因给某网约货运平台搬家司机差评,遭遇司机的“死亡威胁”;司机私下收费高于网约货运平台价格;司机用恶劣语气表露对用户的不满……

  随着新兴网约货运平台的兴起,一些问题随即暴露出来。网约货运平台的监管是否存在问题?对于网约货运平台司机的管理应如何进行?

  接受《法治日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货拉拉这样的网约货运平台,既不同于传统搬家公司,又不同于滴滴打车等互联网客运平台,目前仍缺乏足够的安全措施与平台风险管控。其中,对于司机的管理应被视为重要环节。

  专家建议,网约货运平台这种集“互联网+客运+物流”于一体的新模式,已经超出了传统物流行业或客运行业的法律规制范围,需要增设相关立法,解决当前互联网背景下物流行业存在的问题,将其纳入法律调整范围,保障用户合法权益。

  用户搬家遭遇司机威胁

  网约货运平台风险难控

  “我要把你杀了!你这辈子都别想安生了,我给你搭一条命!”

  微博用户@野路子小徐曾在搬家时使用某网约货运平台,因司机态度差、未能完成全部搬运要求且多次变更服务价格等原因,在平台上给了司机差评,结果第二天就接到司机的电话,称差评导致不能接单,威胁她立刻删除差评。

  今年29岁的范女士也有过类似经历。2020年5月,范女士因为房屋租赁期满,和朋友另外租了一间房,在搬家当天通过某网约货运平台叫了一辆厢式货车。

  搬家当天,范女士和朋友早早就把要搬的东西全部整理好,放在居民楼一楼大厅处等司机过来。眼看到了约定的时间,司机还是没来。给司机打电话,司机说上一单出了点事情,得晚点才能到,“这一等就等了近一个小时”。

  司机过来后,范女士又遇到了麻烦。因为在网约货运平台上预约时,范女士勾选了无需司机帮忙搬运,所以司机直接告诉她们“自己搬上车,超时还会有罚款”,也不提供搬运工具,自行回到驾驶座休息去了。

  等到范女士和朋友费力将东西全部搬上车之后,超时半个多小时,司机明确告诉她们要多交40元。

  在前往新家的路上,司机对范女士讲起了他的上一单情况:“一个小伙子搬家,原本说好的价格,到了地方又嫌贵。我哪能惯他这脾气,一巴掌就扇过去了,(看他)再给我横。”

  到了目的地之后,范女士和朋友原本打算仍然自己搬,但在被司机告知超时还要多收费之后,决定直接出钱请司机帮忙。

  “最开始,他说搬上楼一口价要300元。我们住的地方电梯直达,就觉得这价格太高,最后价格谈到200元。”范女士说,“司机在搬运过程中还有意无意打听我们的年纪、工作情况等信息,让人感到害怕。”

  范女士直言这个家搬得心力交瘁:“基础费用加上各种额外收费,一共花了300多元,我后来在平台上选择相同路线勾选搬运服务发现,平台价格才200元出头,而且我们当时有240元直接转账给司机的个人账户。”

  在湖南女生从货拉拉车上跳窗身亡事件中,根据警方通报,司机周某春存在“多次催促”车某某、在之后的行驶过程中擅自更改路线、在车某某两次提出车辆偏航后“用恶劣语气表露对车某某不满”、在车某某要求停车时未予理睬等行为。

  针对货拉拉等网约货运平台暴露出的司机问题,华东政法大学教授任超在接受《法治日报》记者采访时称,货拉拉这样的网约货运平台虽然是一个在线货运服务商,但副驾驶处提供的人货同行的位置,又使其兼具网约车的特点,货物有可能灭失,随行人员同样有人身安全风险。“比出行风险更严重的是,用户的电话、家庭住址,个人情况等更私密的信息暴露给货运司机,在缺乏足够的安全措施与平台风险管控的模式下,部分司机可能利用平台信息肆意加价、威胁等,甚至从事违法犯罪活动。”

  运营模式不同于网约车

  司机额外收费扰乱市场

  《法治日报》记者查询货拉拉官网发现,其简介称是一家互联网物流商城,提供同城/跨城货运服务,涵盖从面包车到13米货车多种车型,用户“一键呼叫”,司机实时抢单。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网约

研究报告、榜单收录、高管收录、品牌收录、企业通稿、行业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