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 >> 新消费频道 >> 正文
近半年遭200多万条网友“吐槽” 网课网游网络打赏纠纷为啥频发

  北京阳光消费大数据研究院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1月1日至5月26日,共监测到有关网课、网游和网络打赏等舆情信息2072233条。其中网游的负面舆情占比最高,达到53.49%;其次是网络打赏舆情信息,负面舆情占比40.69%;网课的负面舆情占33.75%,占比同样不低。

  还有一些直播平台甚至打着免费教育的幌子推广网络游戏,近期,虎牙、斗鱼等直播平台就被爆出借“免费网课”向学生推广网游。

  近半年时间,媒体和用户“吐槽”超过200多万条,网课、网游、网络打赏为啥纠纷频发?

  网课退费纠纷占比超过一半

  在352259条负面网课信息中,退费纠纷186432条,占比52.92%;其次是对于服务质量的吐槽,占比15.24%;再就是家长最担心的关门跑路47353条,占比13.44%。记者查询黑猫投诉也发现,关于网课退费的投诉高达984件。

  “总的来说,疫情期间的网课问题主要集中在校外培训方面。”中国法学会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音江表示,舆情信息说明,受疫情等多种因素叠加影响,校外教育培训的负面舆情信息明显增多。除了以往的虚假宣传、教育质量不达标、上课效果不满意等问题,受疫情影响还增加了变更上课形式、变更上课时间,甚至变更上课老师等问题。无论解除合同还是变更合同,最后都会涉及退费问题。所以从舆情数据来看,网课的退费纠纷舆情信息最多,超过网课舆情信息总量的一半。

  与校外培训相比,学校课程的负面舆情相对较少。除了部分上课软件使用不便、网速不稳定以及网上用眼时间过长等问题,还有个别上课软件的页面或入口链接,存在误导学生进入网络游戏或直播打赏的情况,给学生的正常学习和身心发展带来安全隐患。

  陈音江认为,规范校外培训问题,关键是要健全相关法律法规,明确有关监管部门的监管责任,真正把对校外培训问题的监督管理落到实处,让教育培训行业既能在审慎包容的政策环境中快速成长,又能在诚信守法的经营轨道上规范发展。同时,学校在使用直播软件开展远程教学时,也要把好上课软件的安全关,确保上课软件操作便捷、使用安全,同时避免网课时间太长,影响学生的学习效果和身心健康。

  沉迷游戏和诱导充值问题严重

  今年4月,湖南岳阳消委会在全国消委会系统微信群内紧急向深圳市消委会请求支援:辖区年过6旬的高大爷是低保家庭,夫妻两人靠打零工谋生,唯一的儿子离异后身患鼻咽癌,长期住院治疗,其3个孩子全靠二老抚养。

  没想到,从2019年6月至2020年4月,高大爷14岁上初中二年级的孙子上网课期间,在家长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使用奶奶的手机充值网络游戏,充值200多次,充值金额高达44000余元,其中大部分充值给了腾讯公司《王者荣耀》等游戏。在深圳市消委会的介入下,腾讯公司退回了33546.92元。

  上网课的同时玩网游并非个例。江苏南通的陈女士因孩子的这种行为,与某平台发生退费纠纷。上七年级的孩子将3万余元转给了某直播平台,用于购买游戏装备和打赏。这段时间以来,孩子用她的手机上网课,却借机在直播平台上消费。

  舆情数据显示,退费纠纷已成为网络游戏的主要问题,在423487条负面网游信息中,退费纠纷163448条,占比38.60%,已占到整个网游负面舆情的近四成。其次是沉迷游戏、封号扣费、诱导充值和诈骗陷阱等问题。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