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 >> 新消费频道 >> 正文
要价2万的月嫂预约到2020年 母婴经济为啥这么火?

  一床难求的妇产医院,要提前半年预约的月嫂市场,价格走高的月子中心……全面二孩时代,家中“二宝”的出生,大龄孕妈的增多都在助推中国母婴市场的火爆。

  不过,鱼龙混杂的母婴机构如何鉴别?广告中的金牌月嫂“含金量”如何?名目繁多的服务项目如何定价?母婴市场的规范和监管也亟待加强。

  月嫂市场火爆

  “金牌”月嫂要价近2万,档期已约至明年

  6月的成都气温直逼30度,炎炎夏日里,36岁的二孩准妈妈饶露,依旧要挺着8个多月的孕肚,从单位请假去面试月嫂。而这份辛苦,她已坚持了近2个月。

  “要请金牌月嫂不容易,总要亲自见一面才踏实。”饶露告诉记者,因为自己是“高龄产妇”,加之父母无法照顾,所以才决定咬咬牙,花钱给自己和宝宝请一位月嫂。

  然而,现实却让她处处碰壁。从今年4月到现在,饶露咨询过的月嫂中介不下10家,前后面试了8位月嫂,但依旧没能挑出心仪的人选。

  按照饶露的预期,她希望能在7月底预产期前,以2万元左右的价格敲定一位“金牌”月嫂。“以为愿意出高价,又提前了3个月开始找来得及,可没想到好的月嫂档期全满了。”饶露说。

  某月嫂中介平台公开的成都月嫂价格排行。从表中可看出,拥有五年以上从业经验的月嫂,均价已超过15000元

  这样的窘境不是饶露一个人的难题。某知名月嫂中介平台客服人员黄欣(化名)告诉记者:“全面二孩政策落地后,许多二、三线城市月嫂需求量增多,尤其是优质月嫂,预约需提前半年甚至更长。”

  据黄欣透露,其所在平台为成都提供服务的“顶级月嫂”共有22名,收费在一个月1.9万元左右。即便要价不菲,这22位月嫂也均被预约到了年底甚至明年初。

  “有档期的看不上,看得上的没档期。”饶露感叹,这是很多准妈妈选月嫂时面临的两难。

  在饶露看来,市面上月嫂的能力参差不齐,不敢轻易聘请“低价”月嫂,所以宁愿拿出自己两个月的工资,也要请一位信得过又有专业素养的人。

  “要有月嫂证、母婴护理证、服务过至少30个家庭才行。”饶露解释自己选月嫂的标准。

  然而,符合这样标准的月嫂不仅要价高,且难以预订上。记者在该平台官网了解到,一位有着8年工作经验,服务过超50户家庭的“金牌”月嫂,收费为26天16590元,目前该月嫂已被48人预约,档期已到明年。

  如今,距离饶露的预产期仅剩1个多月,但理想的月嫂依旧没有着落。“眼看着宝宝7月底就要生了,实在不行,也只能降低要求选一个了。”饶露说。

  为了孩子,不差钱

  月子中心市场规模增长迅速

  与饶露不同,家住北京的邱庄早在自己的“大宝”出生时,就打定主意,如果要“二宝”一定要住进月子中心。

  6月4日上午,34岁的邱庄挺着20周的孕肚,来到位于北京市东城区的玛丽妇婴医院,咨询产后入住月子中心事宜。她告诉记者:“大宝出生后没有请月嫂,也没住月子中心,只把爸妈接来照顾,可麻烦不断。”

  据邱庄介绍,由于公婆年事已高,家里老大出生后,照顾母子俩的重担都压在了自己父母身上:“两个老人背井离乡来北京,不仅要照顾我,还要安排孩子的饮食起居。”

  看着父母日夜为外孙起早贪黑,加之照顾月子里的自己,邱庄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

  但更让邱庄坚定选择月子中心的,是对老一辈人某些育儿观念的不认同。

  “妈妈建议我生完孩子一天要吃9个鸡蛋、5月份的天气婆婆还让我捂被子。”邱庄说,自己第一次做月子时,长辈的关怀却成了自己的负担。

  “父母忙不过来,长辈育儿经验不足,加之在坐月子的问题上与子女发生分歧,这三点把很多人推向了月子中心。”北京玛丽妇婴医院院长罗晓航解释,相比于过去,年轻父母加入月子中心的人数有所提升。

  的确,月子中心市场需求的增长有着现实数据支撑。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相关报告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月子中心市场规模约82.6亿元,2010-2016年复合增长率达41.6%,行业增速较高。根据中国产业信息网的数据,未来按照25%的市场增速预计,至2019年中国月子中心的市场规模将达约150亿元。

  按罗晓航的经验,丈夫工作忙,经济条件较好的家庭,是月子中心主要的客户构成,而随着二孩政策放开,老一辈人无暇顾及二孩,高龄产妇增多,产后特殊护理需求提高,也进一步催生了月子中心的火热。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月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