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零售业频道 >> 正文
脚踝上竟藏着千亿市场 新店一年涨粉50万

  不同年代的潮人是如何辨别同类的?答案是脚踝。

  光脚穿板鞋曾经在90后的时尚词典里,留下过浓墨重彩的一笔。十年前的潮人,绝对不会允许自己九分裤下露出一双皱巴巴的袜子。时过境迁,如今或红或绿,或条纹或泼墨的潮袜,包含了潮人们翘着二郎腿也要外露的时尚“自尊心”。

  “袜子不花,买它干啥?”曾经只是用来隔开脚与鞋、主打吸汗防臭或保暖功能的袜子,早已从一个消耗类单品,逐渐向时尚类单品靠拢。袜子“越来越花”。尽管淘特、拼多多等电商平台依旧将1.99元60只的黑白灰袜子用作引流款,但在潮人们眼里,袜子是日常穿搭时必不可缺的点睛之笔。

  在潮人扎堆的小红书上,搜索关键词“袜子”,笔记数量多达212万篇,是“腰带”的近4倍,“墨镜”的2倍之多。

  在欧美国家,“花袜子”也正被赋予更多的含义。美国华尔街有“星期五袜子”活动,这一天,金融男们可能依旧西装革履,但会穿上鲜艳的潮袜去上班,代表着一周工作结束,即将迎接美好周末。在硅谷,潮袜是技术男之间的一种“社交符号”。

  消费需求的变化,往往会掀起新的商业浪潮。具有时尚感和设计感的潮袜赛道,也备受明星创业者们的关注。去年10月,杨超越以主理人的身份推出潮流品牌BABT。时隔半年,BABT的天猫旗舰店里,运动风潮袜占据了近半份额。今年,从明星转型成为淘宝主播的胡可也多次将自己主理的潮袜品牌——“半麦”搬进直播间。

  新兴的潮袜市场

  “十年前,国内的潮袜品牌市场几乎是空白的。”ISKU创始人海涛见证了行业的一步步兴起。彼时,品牌渠道几乎被TUTUANNA、Happy Socks、STANCE等日本欧美国家所牢牢把控。

  纵观国内,虽然手握成熟的生产供应链,但袜子依然处于“大品类,少品牌”的状态。浪莎、南极人等部分国内消费者耳熟能详的国产品牌,主推的不是丝袜,就是纯色系、款式图案简单的常规款。消费者在挑选袜子时,也多将目光集中于“材质、保暖性、透气度、耐磨性”等功能特征,看重袜子的性价比。注重“设计”“款式”的潮袜,并不为大部分消费者所熟悉。

  36氪数据显示,2015年,日本人均袜子消费达到37.3美元,欧美国家的人均袜子消费20美元,而中国人均袜子消费却只有15.1美元。这也意味着国内的袜子消费具有很大的增长空间。“事实上,中国已经手握非常成熟的生产供应链了,是全球最大的袜子出口国。”在海涛看来,潮袜的“苏醒”,只是时间问题。

  2016年夏天,一阵凉鞋搭配中筒袜的穿搭风潮吹遍了大街小巷。袜子终于不再蜷缩于裤腿之下,站上了这股时尚风潮的绝对C位。白色单调,黑色枯燥,配色大胆,图案新颖的潮袜跃然出现在大众视野里。

  90后创业者陈才也感受到了风向的变化。毕业后,他一直以渠道商的身份,在淘宝上经营着一家售卖袜子的C店。“此前,袜子这一单品的消费爆发期多为秋冬季节,但是那一年春夏季节的袜子购买量出现了明显提升。”

  消费需求的变化,也触发了创业市场的连锁反应。钟耀栋于2016年正式推出ISKU。2017年,陈才也从一个渠道商转型成为潮袜品牌Primeet创始人。据企查猫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袜子行业新成立企业数量第一次跨入万级门槛,多达11311家,相较于2015年增加了近150%。

  摸着石头过河

  即便消费端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变化,但潮袜品牌们所要面对的挑战却并不轻松。

  首先,不同于材质多变、样式丰富、季节性明显的服饰,袜子样式单一,发挥空间极其有限。其次,袜子制造工艺简单,再加上受到商家价格战的影响,一直以来的市场定价并不高。

  “我们一开始的定价就是59元5双”,陈才告诉《天下网商》。放在5年前,这样的价格在市场上几乎没有优势。线下门店的袜子多为10元一双。淘宝上10元3双甚至10元5双的袜子比比皆是,淘特、拼多多等平台更是将1.99元60只的黑白灰袜子作为引流款。

  作为新品牌,Primeet的用户画像并不清晰,如何找到愿意买单的消费者,是陈才面临的第一个难题。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研究报告、榜单收录、高管收录、品牌收录、企业通稿、行业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