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零售业频道 >> 正文
万亿元咖啡市场引“掠食者” 中小咖啡企业面临生死大考

  疫情之下,咖啡企业比餐饮企业受到的冲击更大。

  3月15日下午2点半,《证券日报》记者来到漫咖啡万柳店,进门后,需要消毒、量体温并实名登记,从登记表来看,记者是当天的第11位客人。上下两层的店里,仅有4位客人和3位工作人员。

  受疫情影响,这家曾经常常人声鼎沸的网红咖啡馆,如今却颇为冷清。

  从漫咖啡门口张贴的通知来看,咖啡馆积极响应复工复产,营业时间从上午11点到晚上7点。

  尽管门可罗雀,但相比关门倒闭的咖啡馆来说,处境已经好了很多。近日,精品咖啡品牌布鲁诺和灰盒子均被曝经营困难,仅有个别门店营业。

  悦咖啡创始人王虎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咖啡馆的人流量还没有以前的十分之一,此次疫情对于中小咖啡企业来说是一次生死大考。

  中小咖啡企业面临生死大考

  与餐饮企业类似,咖啡馆也面临着租金、人工等巨额成本,尤其不少网红咖啡馆均开在繁华的商业中心,成本也更高。受疫情冲击,因为没有客流量,已经有咖啡馆撑不下去了。

  近日,布鲁诺咖啡被曝有不少门店已经关门倒闭,目前仅剩银泰店和银网中心店。

  《证券日报》记者从某点评网站发现,有不少消费者吐槽布鲁诺咖啡的会员卡无法在上述两家店使用。

  此外,还有媒体报道称,灰盒子目前开始进行清算工作,并已经通知供应商。 灰盒子嘉里中心店员工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目前仅有嘉里中心和金融街店营业,其他店有的试着开过几天,但很多商圈人流量太少,就又关闭了。没有听说撤店的消息。

  事实上,这几年,咖啡市场颇为火爆,在资本力量的助推下,涌现不少网红咖啡馆。这些咖啡以高品质著称,价格基本均高于星巴克。

  粗略统计,2019年,鱼眼咖啡完成数千万元的A轮融资;连咖啡也成功融资2亿元,重回盈利状态;瑞幸咖啡在完成1.5亿美元B+轮融资(投后估值29亿美元)后,在纳斯达克成功上市。

  如果不是此次疫情,咖啡行业表面仍旧是如火如荼。但疫情以后,谁还能撑得下去继续做“网红”,目前来看充满变数。

  “以前一个月有三四十万人流量,现在连三四万都没有。”悦咖啡创始人王虎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颇为无奈地表示,北京6家店一个月大概30万元的租金,人工都算在内大概50万元。

  王虎认为,疫情后应该会有很多咖啡馆倒闭,咖啡行业整体盈利水平不行,中国有14万家咖啡馆,有12万家都是小散,这些小散户经营本身就很难,经过此次疫情会更难。做现金流的生意,一旦现金断了很多咖啡馆是撑不住的。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也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受疫情影响,咖啡馆以及整个快消品行业都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而咖啡又不属于非常刚需的品类,受影响也更大,但是通过外卖的拓展以及无接触配送等这样的自救方式,对大品牌应该来说是可以收割一部分的消费红利,小品牌可能难以撑下去。

  探索自救和转型

  受疫情影响,悦咖啡的销售额大幅下跌,王虎也开始重新思考咖啡馆商业模式的变化。

  位于前门大街的悦咖啡,虽然对面就是星巴克北京甄选烘焙坊,但它却在很短的时间成为连明星都来打卡的网红咖啡馆。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咖啡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