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零售业频道 >> 正文
餐饮零售院线危机:生存环境改写 电影行业寒冬来袭

  “太难了。”2月11日,谈及近期店里的生意,赵强不由的叹了一口气。他是广州一家餐厅的投资方之一,春节期间,每天都在微信的朋友圈发布餐厅外卖产品信息。自从疫情暴发以来,原本正处于春节“黄金周”的零售业、餐饮业迅速入冬,“商场、餐厅都没人光顾了,大家只能靠外卖维持一下,过去一天平均有五六万元的营业额,现在接外卖也只能做五六千元。”

  某连锁电影院的投资方也损失惨重,坦言疫情期间只有支出没有收入,相当于一个月没了几辆法拉利。

  根据恒大研究院的分析,疫情对餐饮、旅游、电影、交运、教育培训等行业冲击最大,简单估算,短短7天的春节假期,电影票房+餐饮零售+旅游市场三个行业的直接经济损失就超过1万亿元。

  没人堂食 老板亲自送外卖

  作为广州的CBD,珠江新城聚集了大量白领和中产,旺盛的餐饮需求吸引了大量中高端餐厅扎堆进驻,高德置地广场、西塔、东塔等商圈的热门餐厅颇为火爆,节假日期间更是一座难求。参考往年的行情,赵强已准备好了在2020年春节放开手脚、大干一场。

  但疫情的出现以及迅猛发展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短短数日之间,繁华、喧闹的商圈便门可罗雀。赵强给中国房地产报记者发来了几张照片,在珠江新城的核心地段,几家网红餐厅内冷冷清清,只零星坐着一两个客人。“基本没有堂食的客人,很多餐厅都不开业了,但是员工工资和房租也要照给,压力一样大。”他参与投资的餐厅几番衡量后,还是坚持开业,只不过将重心放在了线上,主攻外卖。这家在广州城中颇有名气的中餐厅强调不加收任何外送费、菜品不涨价、品质与堂食一致、绝对卫生,重点是老板本人亲自送货上门。即便如此,一天也只能做五六千元的营业额,只有平日的十分之一。

  据了解,广州转做外卖的餐厅不在少数,但收效甚微,不少经营者坦言外卖利润连水电煤等最基础的成本都没办法支付。“不做也不行,员工还养着呢,也不能不干活儿,对不对?政府要求工资不能减,又不能辞退人,所有的成本其实都转嫁到企业身上。2020年最难的角色是老板。”赵强说自己没有选择,只能熬着。

  赵强只是这场疫情中的一个缩影,还有数不胜数的餐饮行业从业者在困境中挣扎求存。“好多朋友本来想趁着过年这一波热潮,能收回几千万、几个亿元的现金。结果全都毁了,盘子铺的越大、货备的越多,结局就越惨。”

  2月4日,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发布了《一份广东餐饮企业受疫情影响调查问卷》,仅在6小时内就收集了550份有效问卷。随后发布的《广东餐饮企业受疫情影响调查分析报告》显示,春节期间,30%的持续营业的企业同比营收下降5成以上,其中30%的企业收入几乎为零;参与调查的正餐类企业同比宴席减收达2亿元之多;绝大部分企业面临租金、人工、能耗、税收等多重成本压力,客流、现金流严重不足的困境如无法得到及时缓解,将在1——2月内引发闭店潮。

  “2020年一开头就进入了严冬,无法想象有多少商家撑不过2月。”广州一位餐饮业业内人士感慨。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院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