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零售业频道 >> 正文
全球主要奢侈品牌上半年财报PK

  2019年只剩三个月,全球奢侈时尚行业整体表现却不如上一年那般一片向好,而是喜忧参半。

  在收入增速方面,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LVMH时装皮具部门重新赶超Gucci和爱马仕,成为跑得最快的头部奢侈品牌集团。该部门受益于Louis Vuitton和Dior的业绩推动,上半年销售额大涨21%至104.25亿欧元,已连续11个季度录得双位数增长,收入更是首次突破100亿欧元,创下历史新高。

  尽管LVMH从不公布旗下品牌的详细业绩数据,但该集团老板Bernard Arnault在今年初的会议中透露Louis Vuitton去年销售额已达100亿欧元,另据摩根士丹利最新报告显示,Dior于去年成为奢侈品行业中第六个年销售额超过50亿欧元的品牌,达到55.2亿欧元。

  Gucci则开始走下坡路,该品牌上半年销售额的增长持续减速,录得19.8%的增幅至46.17亿欧元,去年同期的增幅为44%,第二季度销售额增幅更放缓至12.7%,逊于去年同期的35%,创三年来最低增长。尽管开云集团对此早有预测,指出品牌在收入爆炸性增长后的放缓是正常现象,但路透和彭博的分析师均在报道中指出,Gucci的增长放缓比预期来得要快。

  自去年第二季度开始不断增加旗下工坊数量以满足市场需求的爱马仕销售额增长则重回双位数,在截至6月30日的第二季度销售额同比大涨14.7%至16.74亿欧元,较上年同期的3%明显改善,上半年销售额大涨15.1%至32.84亿欧元,超过分析师预期。据时尚商业快讯监测,爱马仕今年以来的股价累积上涨33%,市值为677亿欧元,重新赶超开云集团,二者间的差距已拉大至约80亿欧元。

  在盈利能力方面,LVMH时装部门上半年营业利润大涨17%至32.48亿欧元,营业利润率为31%,Gucci营业利润则同比大涨26.7%至18.76亿欧元,营业利润率为40.6%,爱马仕净利润上涨7%至7.54亿欧元,但营业利润率则受货币汇率影响略低于上一年同期的34.5%。

  通过对三大奢侈品巨头的财报进行总结可以发现,全球奢侈时尚行业整体存在三个主要趋势,一个是中国奢侈品消费力的崛起,亚洲超过欧洲成为最大的奢侈品市场,其次是通过开拓业务来寻求业绩增长,即使针对的方向有所不同,第三则是对可持续时尚的重视与投入。

  Burberry、Tod's集团和Salvatore Ferragamo集团等第二梯队的奢侈品牌也开始摸索自己的新突破口。

  Burberry被新团队接管后进行的一系列转型重组计划已经初见成效,正重新夺回公众注意力。在截至6月29日的三个月内,Burberry收入同比增长4%至4.98亿英镑,是分析师预期增长的两倍,可比门店销售额同样录得4%的增幅,较上一财年的无增长明显改善。

  Burberry首席执行官Marco Gobbetti在财报中表示,业绩的增长主要得益于新任创意总监Riccardo Tisci设计的产品受到好评以及中国市场的推动,其中品牌男女装销售额均出现双位数增长,配饰销售额的下滑则被新款产品带来的增长所抵消。

  首席财务官兼首席运营官Julie Brown强调,Monogram系列受到中国千禧一代消费者的追捧,中国消费者在该季度贡献了Burberry 40%的全球销售额。有分析指出,Burberry至少已挽回了长期没有标志性产品出现的局面。

  意大利奢侈品牌中的最大黑马Moncler则与Salvatore Ferragamo和Tod's集团的萎靡不振形成鲜明对比,在截至6月30日的6个月内,Moncler销售额同比增长13%至5.7亿欧元,同店销售增幅为9%,净利润大涨16%至7130万欧元,略高于分析师预期。其中,在中国和日本等潜力市场推动下,亚洲和全球其他地区的收入增幅最为显著,大涨18%至2.493亿欧元。

  虽然未发生在半年财报期内,但美国两大轻奢巨头手中的王牌在中国先后陷入困境。今年8月,Capri集团旗下品牌Versace最先被曝出“T恤事件”,引发网友的广泛关注。事件发生后,于今年6月成为Versace首位代言人的中国女星杨幂的团队单方面宣布终止与该品牌的合作。

  随后,Tapestry集团旗下品牌Coach也被曝存在同样问题,引发大量网友集体声讨。8月12日,超模刘雯率先发布律师声明单方面终止与Coach的代言合作。深有意味的是,Tapestry集团在事件爆发后两周突然发布声明宣布Jide Zeitlin为新首席执行官,同时将继续担任董事会主席,Victor Luis则立即离职,但未透露具体的原因。有分析人士认为,Victor Luis或许是半个月前“T恤事件”的替罪羊。

  此外,LVMH旗下的美妆品牌Givenchy和Fresh、日本运动服饰品牌Asics、美国服饰集团Calvin Klein、珠宝品牌施华洛世奇都卷入了“T恤”风波。尽管涉事品牌纷纷发布道歉声明,但似乎为时已晚,相关中国明星纷纷解约。据Mumbrella Asia消息,有研究发现Coach、Givenchy和Versace等奢侈品牌正逐渐被中国消费者远离。

  或许为了及时挽回中国市场,Tapestry集团于本月开始与天猫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除早前宣布的Coach外,Kate Spade和Stuart Weitzman两个品牌也将在天猫奢侈品平台Luxury Pavilion开设旗舰店。据悉,Tapestry将是第一批采用Luxury Pavilion 新旗舰店格式技术的集团之一,更新升级后的旗舰店将利用新技术和用户数据为品牌创建个性化内容,从而减少消费者搜索产品所需的时间。

  不过在经历过大量类似事件后,如今中国网民已经越来越理智,涉事品牌为更多国际时尚品牌在中国的发展敲响了警钟,在越来越追求社交媒体放大推广效果的当下,品牌除了制造良好的参与性、交互性体验,也需警惕维护用户的情感,一旦造成损伤很可能会产生难以挽回的负面影响。

  关店重组和数字化成为深受庞大门店拖累的快时尚品牌们今年的关键词。据时尚商业快讯,在截至7月31日止的上半年内,Inditex集团销售额同比增长7%至128.2亿欧元,毛利率为56.8%,与去年同期的56.7%基本持平,毛利润同比增长7%至73亿欧元,净利润增长10%至15.5亿欧元,均不及分析师预期。

  Inditex集团董事长Pablo Isla在财报中强调,业绩的增长主要得益于数字化业务扩张的推动。今年5月,Inditex突然宣布现年48岁的首席运营官Carlos Vrespo成为新任首席执行官,Pablo Isla则继续担任董事长职位。

  瑞典快时尚巨头H&M在截至5月31日的三个月内的销售额上涨11%至577.7亿瑞典克朗,税后利润下跌1.5%至45.7亿瑞典克朗约合4.9亿美元。据统计,H&M 6月份销售额按固定利率增长了12%。H&M表示,利润的下滑主要受促销活动过多、折扣力度的加大以及转型策略的实施影响,未来会增加全价产品的销售。

  在截至5月31日的前9个月内,日本快时尚优衣库母公司迅销集团销售额同比增长7%至1.82万亿日元约合1156亿人民币,经营利润增长3.7%至2476亿日元约合157亿人民币,净利润同样上涨7%至1586亿日元约合100亿人民币,均创历史新高。

  英国的快时尚零售陷入“脱欧”泥潭,Topshop母公司Arcadia已申请破产保护,New Look、Next和马莎百货去年的业绩表现也不甚理想,并先后退出中国市场。

  高端护肤品牌继续成为美妆行业的主要增长引擎,欧莱雅集团、雅诗兰黛集团和宝洁集团在最新一季度均录得破纪录的业绩表现。有分析指出,高端化妆品在走俏的背后是年轻消费者开始追求“从有到优”的生活。

  在美妆产品细分消费群体中,凯度消费者调查研究显示20至29岁的年轻女性已经成为美妆消费的主力军,尤其喜欢高端品牌,其中90后消费者买走了中国一半的高端化妆品。

  另据纽约邮报消息,在美国化妆品零售商Ulta Beauty去年11月成为真人秀明星Kylie Jenner美妆品牌Kylie Cosmetics的独家合作零售商后,该品牌在Ulta Beauty的销量并不理想,引发了对网红美妆品牌的质疑。种种迹象表明,在短期的消费热潮过后,网红品牌也不得不开始面对真正的品牌经营问题。

  以下是根据时尚头条网数据汇总的2019年上半年财报,涵盖奢侈品牌、轻奢侈、快时尚、运动品牌、珠宝品牌以及美妆集团。

  LVMH(LVMH.PA)

  自今年以来股价累积上涨47% 市值约为1944亿欧元

  LVMH上半年销售额大涨15%至251亿欧元,净利润则增长9%至32.68亿欧元,时装皮具部门受益于Louis Vuitton和Dior的业绩推动,上半年销售额大涨21%至104.25亿欧元,已连续11个季度录得双位数增长,收入更是首次突破100亿欧元,创下历史新高。

  开云集团(KER.PA)

  自今年以来股价累积上涨16% 市值约为595亿欧元

  在截至6月30日的上半财年内,Gucci母公司开云集团总销售额同比上涨18.8%至76.38亿欧元,较上年同期的26.8%明显放缓,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增长19.6%至28.09亿欧元,净利润大跌75%至5.8亿欧元。

  爱马仕(RMS.PA)

  自今年以来股价累积上涨33% 市值约为677亿欧元

  法国奢侈品牌爱马仕在截至6月30日的三个月内销售额同比大涨14.7%至16.74亿欧元,较上年同期的3%明显改善,上半年销售额大涨15.1%至32.84亿欧元,超过分析师预期,营业利润率则受货币汇率影响略低于上一年同期的34.5%。Burberry(BRBY.LON)

  自今年以来股价累积上涨27% 市值约为89亿英镑

  在截至6月29日的三个月内,英国奢侈品集团Burberry收入同比增长4%至4.98亿英镑,达到分析师预期增长的两倍,可比门店销售额同样录得4%的增幅,较上一财年的无增长明显改善。

  Prada(1913.HK)

  自今年以来股价累积下滑1% 市值约为652亿港元

  在截至6月30日的6个月内,Prada集团销售额同比增长2%至15.7亿欧元,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大涨31.2%至4.91亿欧元,净利润大涨57%至1.5亿欧元。核心的皮具和鞋履部门较上年同期基本持平,成衣业务销售额则增长8%。

  Armani

  在截至12月31日的12个月中,意大利奢侈品集团Armani销售额下跌9.8%至21亿欧元,净利润更是大跌37.3%至1.52亿欧元,主要受去年该集团实施的精简举措影响。按地区分,Armani欧洲市场的销售额占比最大,录得46%,其次是北美和亚洲市场,在总收入中的占比均为22%。

  Dolce&Gabbana

  在截至2019年3月底的财年内,意大利时装品牌Dolce&Gabbana总收入增长4.9%至13.8亿欧元,其中包括中国的亚太市场收入占比从上一年的25%缩减至22%。Dolce&Gabbana预计,品牌2020财年在中国市场的销售额将继续下滑。

  Ferragamo(SFER.BIT)

  自今年以来股价累积上涨5% 市值约为31亿欧元

  在截至6月30日的上半年内,意大利奢侈品集团Salvatore Ferragamo销售额同比增长4.6%至7.05亿欧元,净利润则上涨2.4%至6000万欧元。第二季度集团收入为3.87亿欧元,低于分析师预期的3.85亿欧元,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为8520万欧元,同样不及分析师预计的8870万欧元。

  Tod's集团(TOD.BIT)

  自今年以来股价累积上涨7% 市值约为15亿欧元

  意大利奢侈品集团Tod's在截至6月30日的上半年内销售额同比下跌4.7%至4.546亿欧元,较上年同期的1.3%跌幅进一步扩大,净亏损为600万欧元,是该集团近5年来首次录得亏损。

  Brunello Cucinelli(BC.MI)

  自今年以来股价累积下滑3% 市值约为20亿欧元

  在截至6月30日的上半财年内,意大利奢侈羊绒品牌Brunello Cucinelli收入同比增长8.1%至2.9亿欧元,其中大中华区的销售额增幅最为强劲,同比大涨15.9%至2880万欧元,全球其他地区的销售额则上涨5.5%至3190万欧元。

  Moncler(MONC.BIT)

  自今年以来股价累积上涨21% 市值约为91亿欧元

  在截至6月30日的6个月内,意大利奢侈羽绒服品牌Moncler销售额同比增长13%至5.7亿欧元,同店销售增幅为9%,净利润大涨16%至7130万欧元,略高于分析师预期。期内,品牌在包括中国的亚洲和全球其他地区收入增幅最为显著,大涨18%至2.493亿欧元。

  Canada Goose(GOOS.NYSE)

  自今年以来股价累积下滑6% 市值约为62亿加元

  Canada Goose在2020财年一季度总营收同比大涨59.1%至7110万加元约合4亿人民币,按固定汇率计算增长58.6%,但净亏损从上一年同期的1870万加元扩大至2940万加元约合1.5亿人民币。

  Tapestry(TPR.NYSE)

  自今年以来股价累积下跌25% 市值约为73亿美元

  在截至6月29日的第四财季内,美国轻奢巨头Tapestry集团销售额同比上涨2%至15.1亿美元,较上年同期31%的增速大幅放缓,净利润大跌29%至1.49亿美元。2019财年全年Tapestry集团销售额同比增长3%至60.3亿美元,同样不及上一年31%的增速,期内净利润大涨61.5%至6.43亿美元。

  Capri(CPRI.NYSE)

  自今年以来股价累积下跌18% 市值约为48亿美元

  美国轻奢侈品集团Capri在截至6月30日的第一财季销售额从上年同期的12亿美元大涨12.5%至13.5亿美元,净利润则从去年同期的1.86亿美元大跌75.8%至4500万美元,主要受收购Versace品牌所产生的一次性成本增加影响。

  PVH集团(PVH.NYSE)

  自今年以来股价累积下滑3% 市值约为67亿美元

  Calvin Klein母公司PVH集团销售额第二财季销售额同比上涨1%至22.49亿美元,净利润则大涨17%至1.935亿美元,上半年该集团收入增长2%至44.86亿美元,净利润则大跌19.8%至2.75亿美元。

  G-III集团(GIII.NASDAQ)

  自今年以来股价累积下跌6% 市值约为13亿美元

  在截至7月31日的上半年内,DKNY母公司G-III集团销售额同比增长3%至12.77亿美元,净利润基本持平至4.66亿美元。对于2020财年,该集团预计销售额约为33亿美元,净利润则在1.54亿美元至1.59亿美元之间。

  SMCP(SMCP.PA)

  自今年以来股价上涨4% 市值约为10亿欧元

  在截至6月30日的上半年内,山东如意控股的法国时装公司SMCP销售额同比上涨9.5%至5.4亿欧元,主要得益于中国市场的快速增长,但净利润受集团收购新品牌的交易影响而大跌26.8%至2000万欧元。

  Hugo Boss(BOSS.ETR)

  自今年以来股价下滑0.4% 市值约为37亿欧元

  德国服饰集团Hugo Boss第二季度销售额增长2%至6.75亿欧元,营业利润则增长3%至7600万欧元,上半年销售额增长2.7%至13.39亿美元。其中Hugo Boss在包括中国的亚太地区业绩持续增长,今年上半年的收入增幅录得8%。

  Ralph Lauren(RL.NYSE)

  自今年以来股价累积下滑5% 市值约为77亿美元

  在截至6月29日的三个月内,Ralph Lauren收入同比增长3%至14.3亿美元,净利润则从上年同期的1.09亿美元增长7.3%至1.17亿美元,均超过分析师预期。首席执行官Patrice Louvet在财报中表示对第一季度的业绩感到满意,并透露品牌在亚洲和欧洲的份额将持续增长。

  Aeffe集团(AEF.BIT)

  自今年以来股价累积下滑28% 市值约为1.8亿欧元

  在截至6月30日的上半年内,意大利奢侈品牌Moschino母公司Aeffe收入增长1.3%至1.73亿欧元,净利润大跌37.3%至520万欧元。其中成衣部门收入增长0.4%至1.32亿欧元,鞋履和皮具部门销售额增长4.4%至6070万欧元,主要得益于Moschino品牌收入的贡献。

  新秀丽(1910.HK)

  自今年以来股价累积下跌26% 市值约为244亿港元

  奢侈箱包集团新秀丽上半年销售额同比下跌5%至17.56亿美元,经营利润大跌38.5%至1.24亿美元,净利润大跌19%至9700万美元。集团表示,业绩的下滑主要受汇率波动以及美国零售低迷、中国公司客户订单量减少影响。

  VF集团(VFC.NYSE)

  自今年以来股价累积上涨27%  市值约为359亿美元

  在截至6月29日的第一季度内,Vans母公司VF集团收入增长6%至23亿美元,净利润从去年同期的1.64亿美元大跌70%至4920万美元。其中集团在国际市场的收入增长2%,中国销售额增幅最显著,录得21%。

  Levi Strauss& Co.(LEVI.NYSE)

  自3月21日上市以来股价累积下滑15% 市值约为73亿美元

  在截至5月26日的六个月内,Levi's母公司Levi Strauss&Co 销售额同比增长6%至27.47亿美元,净利润同比大涨两倍至1.75亿美元。该集团第二财季销售额增长5.4%至13.1亿美元,较上年同期17%的增幅明显放缓,毛利率则下滑至53.3%,净利润大跌63%至2820万美元。

  Guess(GES.NYSE)

  自今年以来股价累积下滑10% 市值约为12亿美元

  在截至8月3日的三个月内,美国服饰零售商Guess销售额同比增长6%至6.8亿美元,净利润上涨1.7%至2617.6万美元。在上半财年内,Guess销售额同比增长4.4%至12.19亿美元,净利润从上年同期的474.7万美元大涨17.8%至559.5万美元。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奢侈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