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零售业频道 >> 正文
永辉“盯上”机场 为超级物种寻找新场景?

  继布局前置仓之后,永辉又有了新动作。《第三只眼看零售》独家获悉,永辉正在瞄准机场商业,为超级物种拓展新的消费场景,而承载这一项目落地的是永辉新成立的合资公司福建云旺科技。

  今年五月,永辉云创与福建叁山依水投资有限公司合资成立福建云旺科技有限公司,双方分别占股60%与40%,注册资本一亿元。这意味着,永辉至少将拿出6000万元,进军新市场。

  叁山依水投资有限公司作为永辉云创合作方,具有操盘机场商业的运营背景,旗下持股比例最高的子公司西双版纳叁山依水餐饮有限公司注册地即为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景洪市机场航站楼商铺D04、C-R01、出发厅B区。

  在操盘团队方面,永辉显得更看重“跨专业”背景,比如说担任云旺科技总经理的徐奕斌,此前曾任职于厦门机场集团等项目,被业内人士评价为长期从事国内机场商业的规划、运营及模式创新。他将负责永辉云创旗下超级物种、永辉生活等业态在国内交通运输商业领域的开发及运营。

  在9月12日举办的“第八届中国机场商业及零售高峰会议”中,徐奕斌也代表云旺科技出席,透露出其最新动向。由此可以看出,永辉云创不再满足于传统商业场景,具备高客单价、中高端消费人群的机场商业成为其试水方向,具体项目或在半年内落地。

  《第三只眼看零售》认为,这显示出三个关键点:

  其一,永辉此前推出“鲑小鱼”等自有品牌,显示出其开发标品化餐饮的发力方向。这一方面为超级物种内部餐饮业态找到新的延伸场景,另一方面,也在提升运营效率、管控产品品质、推动标准化运营等方面埋下伏笔。

  其二,云旺科技作为永辉云创投资成立的合资公司,其运营模式大体上是由永辉云创提供商品供应链及品牌输出,而叁山依水负责机场商业部分的开发运营。这意味着,永辉转型为平台型公司、输出相关资源的进程更趋落地。其官方也曾表示,永辉目前定位为零售行业的基础设施服务提供商。

  其三,机场商业此前具有相对封闭的“圈子”,永辉如果成功布局,无疑是为传统零售企业寻找全新增长点提供新的思路。据RET睿意德中国商业地产研究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以北京首都机场为代表,名义非航收入占比达47%,并将其称为“1亿人的流量生意”。

  孵化“标品化”餐饮 偏向品牌授权与后台供应

  连锁品牌进驻机场商业并不鲜见,例如味千拉面于2017年宣布进入全球机场航站楼,新奇特品牌Brookstone也在北京、上海等多个机场开设门店。而永辉云创出自传统零售商,目前以零售业态为主体业务。它的发力方向将偏向标品化水果、熟食及餐饮品类,超级物种、永辉生活即成为进驻机场商业的首要选择。

  一般来说,机场餐饮具有高价低质、选择性较差的特点,由于租金等因素制约,也很难得到解决。以深圳机场为例,2016年时原A、B航站楼可以为机场贡献7000万元租金收入,平均每月约为900元/平方米,个别铺位月租金可达1500元/米。

  对于规模较小的个体运营者来说,议价能力较低,且缺少规模化效应,使得消费者成为高价低质商品的买单者。财经媒体《筷玩思维》做过测算,“假设一个20平方的面馆,1月的租金至少要18万,再加上人工、原材料成本,小面馆大概需要卖出4000碗50块钱的牛肉面才不会亏损。”

  但对于超级物种、永辉生活等连锁化品牌来说,在机场商业中发力标品化餐饮,即有可能解决上述痛点。

  一方面,永辉在全国具有1000多家门店,体量优势使其具备一定话语权,加上叁山依水在机场商业中的运营经验,双方合作后将有利于永辉减少在租金、准入机制等方面的制约。要知道,机场餐饮品类的毛利率要远高于零售业态。

  以香港上市连锁餐饮品牌“皇玺”来说,旗下三个自营餐饮品牌分别为台湾牛网面、Noah Cafè &Bar(已于2018年停止运营)、中国厨房及阿玛港澳门餐厅,主要在香港国际机场经营,其2015、2016财年的毛利率均超过80%。其中台湾牛肉面在机场毛利率高达85%,非机场业务则分别为73%及63%左右。

  另一方面,超级物种及永辉生活在标品化运营等方面早有准备,这就为永辉云创发力机场商业提供了便利。今年上半年,永辉云创先后孵化出“超级研习社”、永辉私厨等项目,它们的主要功能有三点,其一是加强餐品食材的标准化复制能力,例如开发统一酱料包,梳理操作流程等,打造类似于肯德基那样的标准化食材供应体系;其二是用作超级物种员工及厨师等相关人员培训,以此提升人才输送能力;其三则是新品研发。

2页 [1] [2] 下一页 

永辉能成为腾讯的新零售标杆吗?

商超数字化争夺战 永辉智慧零售的“三大战场”

打造生鲜供应链 永辉增持国联水产1% 持股升至11%

南昌新建吾悦广场11月9日将开业 永辉超市等入驻

腾讯永辉的智慧零售实验:可以刷脸 还会猜你想买啥

搜索更多: 永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