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天下汇频道 >> 正文
隐藏在巨头下的To B生意

  互联网大佬的言论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行业的风向标。马化腾,雷军,王兴,周鸿祎等人多次谈到,伴随数字化进程,移动互联网的主战场,正在从上半场的消费互联网向下半场的产业互联网方向发展。

  随之而来的是一众互联网公司开始重估B端价值,腾讯进行了第三次组织架构调整,加大对AI,机器人,量子实验室等投入;阿里巴巴战略升级,阿里云升级阿里云智能,进一步加大了云计算与人工智能等技术在企业内部的比重;京东在2015年底就推出了企业客户服务“京东金采”提供金融化服务工具。

  尊重实体业态,to B的生意开始有了新故事。

  To B or not to B,不再是一种抉择,而是全民all in。

  20年to C,20年to B

  追溯中国to B行业的历史,可以从用友,金蝶这批20世纪末就涉入云服务的公司算起,他们也是国内最早的企业级服务提供商。

  目前国内企业级服务主要流行三种模式,PaaS(平台即服务)、SaaS(软件即服务)以及IaaS(基础设施即服务)。

  在美国企业级软件市场已经诞生了IBM、甲骨文、微软等一众知名公司,但中国一直没有出现较大体量的企业级软件服务公司。

  不仅做企业级服务的企业少,投资市场也遇冷。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13年全球B2B产值为15万亿美元,B2C产值约为1.2万亿元,规模远小于B2B。

  在美国风险投资领域,约40% 的投资投向to B领域,而在中国,这一比例大约只有5%。

  回望中国20多年互联网商业浪潮的更迭,to C撑起了半壁江山,无论是上半场的BAT,还是下半场的TMD,大多从用户端(C端)起家,逐渐丰满羽翼。

  而依靠中国庞大的人口红利,旺盛的消费端催生出了4800亿美金的阿里和5700亿美金的腾讯,至今霸占着互联网半壁江山。

  可如今人口红利逐渐吃尽,在流量等于用户,用户等于消费的大环境下,为了提升市场份额,各平台之间很容易发生恶性竞争,你抽取20%,我只抽取15%……造成资源过度分享或重叠,加剧了需求方的选择成本,也造成了行业低效。

  C端业务瓶颈愈发明显,需求侧饱和,以企业为核心角色的供给侧改革势在必行。人们开始呼唤拥抱to B,马化腾更是公开表示“没有产业互联网支撑的消费互联网只能是空中楼阁。”

  过去to C行业大规模爆发,造就了400多位亿万富豪。想要在旧有赛道实现弯道超车几乎不可能,只能另立山头。

  拼多多横扫“五环外”,大批收割三四线城市用户,占尽了C端最后一波红利。美团王兴也在一次内部分享上提到“下一波互联网想回暖,就是供应链与to b行业的创新。”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To B蓄势待发,在消费互联网中尝到甜头的巨头们更是早早入局占坑,抢占先机。

  巨头们的B计划

  在经历了团购,外卖,网约车等各种面向消费级市场的战役之后,互联网公司逐渐把业务线延伸至了企业服务领域。

  不过对于最具to B基因的百度来说,不是难事。无论是Apollo无人驾驶汽车生态平台还是DuerOS度秘的AI应用生态平台,百度一直都在做B端生意。

  李彦宏曾在百度联盟大会上表示,“企业级并非新东西,但未来会变得很新而且很有市场。”在今年的AI开发者大会上,百度云还推出了ABC战略,AI人工智能,Big Data大数据,Cloud Computing云计算,百度云还推出了AI to B平台,以AI为切入口,全方位服务B端。

  百度立足AI,阿里巴巴则围绕自己的电商生态体系布局B端业务。如果说钉钉是阿里做的企业即时通讯IM最典型的代表,云计算则是更接近底层的企业服务技术。

  深耕了十年的阿里云终于在2013年有了成效,成为中国第一家拥有完整云计算能力的企业,而阿里云也开始围绕双十一和淘宝生态,支付宝系企业逐渐外延提供服务。

  近年来又相继与神州数码,SAP,埃森哲,世纪互联,亚信等企业服务领域巨头签署合作协议,云生态圈不断壮大。

  腾讯继续社交优势,最早推出过企业内部交流软件RTX,目前又围绕微信生态将企业微信与员工个人微信打通,连接企业内部与外部解决信息协同的需求。

  打着消费升级,品质第一的京东一直追求极致的物流体验,重资产的运营路线也曾被人诟病,不过当赛道由C端转换到B端后,京东的自营与重模式就显出了优势。

  企业服务的特点是周期长,一开始收益平稳,一旦达到一定规模就会产生巨大的飞轮效应,呈指数级增长,而且利润丰厚。

  尤其对需求方来说,一旦选择了某家企业服务则意味着将企业重要的运营数据放到该平台,数据迁移会影响业务平稳运转,所以一旦采用了某种企业级服务很可能意味着与供给方深度捆绑。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