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微信、支付宝刷脸支付大战,你的“脸”就是你的钱

  补贴

  在新产品推广初期培养用户习惯,砸钱补贴是最有效的方式之一。

  2013年8月,快的打车接入支付宝;2014年1月10日,微信支付与滴滴打车合作,使用微信支付乘客车费立减10元、司机立奖10元;10天后,支付宝与快的跟进同样的补贴;11天后,支付宝将司机补贴提升至15元。自此,以滴滴与快的为代表的的打车补贴大战爆发。

  这不仅是网约车在争夺市场份额,也是支付宝和微信移动支付的用户争夺战。在大力补贴下,二维码支付迅速打开了市场局面,并逐渐从打车运用到电商、零售、医院等各个用户场景。

  如今,这一市场推广策略将复制到刷脸支付上。为了吸引消费者使用刷脸支付,而非扫码,支付宝和微信会给消费者提供优惠,比如在店里面使用刷脸会有随机立减、打折活动,而扫码则没有。

  这只是给消费者的补贴,以利益吸引商家与推广人员加入刷脸支付同样重要。显然,与二维码支付的几乎没有成本不同,刷脸支付有购买机器的成本,所以首先需要用补贴的方式将刷脸机铺出去。

  今年3月,支付宝宣布未来三年将投入30亿元支持商家完成刷脸支付硬件的数字化改造,6个月后,又推出“无上限投入”政策,并将最高1200元的机器补贴提升到1600元。微信支付同样也有补贴,但未有明确数字。

  重金之下,必有“勇夫”。

  “谁出钱买机器补贴就返给谁,我们这边很多都是代理出钱,免费给商家使用,代理再通过补贴来覆盖成本。”李远说。

  除机器补贴外,还有流水分润。有推广刷脸支付的服务商员工给投中网算了一笔账,商家流水的分润,除餐饮外,一般费率为0.38%,除去给支付宝、服务商的费用,有0.17%是给代理。

  也就是说,商家一个月有1万元流水,代理商可以拿到17块,如果有100万流水,就能拿到1700块。“光靠挣流水分润,流水大的商家,一般两三个月就回本了。”该员工如此描述推广刷脸支付的“钱景”。

  机器补贴与流水分润利益驱动下,服务商开始大规模发展代理商,许多人打着支付宝与微信的旗号蜂拥而上,想借此大赚一把。

  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市场的混乱——这一推广链条上的服务商、代理商也许最后会成为被割的韭菜。“之前很多二维码的服务商最后都死了。”李远说,“做小服务商的代理,后面流水佣金都拿不到,因为大部分服务商不是为了落地,而是为了骗代理商的加盟费,最后收到加盟费肯定就跑路了。”

  争议

  一个新事物的诞生总是面临争议与质疑。如今对刷脸支付的质疑让郭润增联想到微信支付刚刚推向市场时,关于微信支付的质疑,“你们想象一下,早些年微信绑定银行卡,微信是聊天的东西,绑定银行卡会不会不安全,很多人打死都不想绑。”

  在他看来,新产品的寿命最终取决于产品是不是有价值,能否自然增长。

  “小龙在很多场景都讲,微信是不会去推一个自己都不会自然增长的产品,因为可能这个场景本身有问题。”郭润增说,“一个真正好用的场景,是当别人听说有这个东西或者用之后觉得我也想要这个东西,这才是好的产品。如果产品做到这个程度,都不用担心会不会铺不出去,会不会没有人愿意用,或者这个成本一两千块。”

  移动支付,是用户形成倒逼,市场就转起来了。现在在刷脸支付上,能形成用户倒逼吗?

  郭润增认为,这取决于产品到底是不是真的如我们所想的很有价值。“比如会员,同一个商家的连锁店,有的有刷脸会员,有的没有,用过刷脸会员的,到了这家店,会觉得你们这边没有这个东西?那边好方便。这就会变成用户倒逼商家。”

  至于网络所质疑的安全与隐私问题,“网上包括我觉得所有的漏洞,都会有很多新的技术来解决这些问题。刷脸设备能否成为主流支付方式,可能完全取决于推广的速度。”云从科技金融业务研发总监赵礼悦博士告诉投中网。

  目前,国家队也已经加入刷脸支付推广战中。据北京商报援引知情人士报道,银联刷脸支付目前正在试点营销阶段。在云闪付App中,刷脸支付这一板块已经悄然在广州市、杭州市、武汉市、宁波市、合肥市、嘉兴市、长沙市7个城市陆续上线。

  这片支付领域的新赛场,选手才刚刚抵达。

  (来源:投中网,作者甄祥晴)

2页 上一页  [1] [2]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刷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