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洪通股份:采购数据矛盾子公司频遭整改 与问题施工单位合作存隐忧

  2019年12月,天然气行业“管住中间、放开两头”的改革政策迈出关键一步,国家石油天然气管网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以及上游油气资源多主体多渠道供应格局的形成,使天然气工业结构发生了变化,天然气运营商新疆洪通燃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洪通股份”)或面临充分的市场竞争。

  而反观其背后,洪通股份的财务数据现不同“版本”,重大采购合同金额在不同版本招股书“对不上”,采购数据真实性存疑;此外,洪通股份招股书披露的子公司财务数据,与官方数据也前后矛盾,其信披质量几何?与此同时,洪通股份及其子公司频频因安全隐患被监管层“点名”整改,入户安装业务施工单位“黑历史”缠身,令人唏嘘。

  一、重大采购合同金额前后“矛盾”,采购数据真实性存疑

  根据《金证研》沪深资本组研究,洪通股份子公司与供应商河北慧星调压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慧星调压器”)签订采购合同,而该合同金额在不同版本招股书中却“不一致”。

  据签署日为2020年10月19日的招股说明书(以下简称“招股书”),新疆巴州洪通燃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巴州洪通”)是洪通股份的控股子公司。

  2019年3月15日,巴州洪通与慧星调压器签订采购合同;合同标的是过滤橇、换热调压撬,有效期是收到预付款之日起110日内交付货品,合同金额为680.92万元。

  而据签署日为2019年5月22日的招股说明书(以下简称“2019年5月招股书”),2019年3月15日,巴州洪通与慧星调压器签订采购合同;合同标的是过滤橇、换热调压撬,有效期是收到预付款之日起110日内交付货品,合同金额为699万元。

  这意味着,在签订时间、采购方、合同对方、合同标的及有效期一致的情况下,与2019年5月招股书相比,招股书披露的合同金额少了18.08万元。而洪通股份在招股书中对此并未进行解释,令人费解。

  无独有偶,据招股书,2019年3月18日,巴州洪通与慧星调压器签订采购合同;合同标的是计量撬、调压计量撬,有效期是收到预付款之日起110日内交付货品,合同金额为654.62万元。

  而据2019年5月招股书,2019年3月18日,巴州洪通与慧星调压器签订采购合同;合同标的是计量撬、调压计量撬,有效期是收到预付款之日起110日内交付货品,合同金额为672万元。

  即在签订时间、采购方、合同对方、合同标的及有效期一致的情况下,与2019年5月招股书相比,招股书披露的合同金额少了17.38万元,而洪通股份在招股书中对此并未进行解释。

  据招股书,2019年,慧星调压器是洪通股份第四大供应商。同期,洪通股份向慧星调压器的采购额为1,872.25万元。此前,慧星调压器未在洪通股份前五名供应商队列中。

  2019年,慧星调压器成为洪通股份前五大供应商之一。对于2019年3月15日及2019年3月18日签订的采购合同,招股书披露的金额均与2019年5月招股书披露的数据“矛盾”,差额分别为18.08万元、17.38万元。洪通股份子公司的采购数据真实性几何?尚未可知。而洪通股份财务数据“矛盾”的问题并未结束。

  二、子公司财务数据与官宣“对不上”,信披质量或遭“拷问”

  不仅采购合同金额现不同“版本”,洪通股份两家子公司的资产总额与官方数据“对不上”的问题,同样值得关注。

  据招股书,巴州轮台洪通燃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轮台洪通”)是洪通股份的全资子公司。2019年,经大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以下简称“大信”)审计,轮台洪通总资产为3,803.21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9年年报显示,轮台洪通资产总额为3,886万元。即与市场监督管理局披露的数据相比,招股书披露的轮台洪通总资产少了82.79万元。

  据招股书,主要会计政策变更、会计估计变更、合并范围变化等因素,或并未对上述子公司财务数据“打架”的情况产生影响。

  此外,据招股书,呼图壁县洪通燃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呼图壁洪通”)是洪通股份子公司新疆洪通燃气集团乌鲁木齐投资有限公司控股的公司。据2019年5月招股书,2018年,经大信审计,呼图壁洪通总资产为1,812.67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8年年报显示,呼图壁洪通总资产为1,802.01万元。与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相比,2019年5月招股书披露的呼图壁洪通总资产多了10.66万元。

  据2019年5月招股书,主要会计政策变更、会计估计变更、合并范围变化等因素,或并未对上述子公司财务数据“打架”的情况产生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为洪通股份出具验资报告的的验资机构在未成立前便出具报告。

  据招股书,2000 年 1 月 5 日,洪通股份全体股东签署了《新疆巴州洪通工贸有限公司章程》,约定新疆巴州洪通工贸有限公司(洪通股份前身)由刘洪兵、刘洪泉及谭素清出资设立。同日,新疆华龙有限责任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华龙事务所”)出具了“华会事验字(2000)03号”《验资报告》。

  而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华龙事务所于2000年1月8日成立。此外,华龙事务所无历史曾用名。这意味着,“华会事验字(2000)03号”《验资报告》是在华龙事务所成立之前出具的,令人困惑。

  也就是说,上述两家子公司的资产总额均与“官宣”矛盾、其验资机构在未成立前便出具验资报告,洪通股份财务数据的真实性或该“打上问号”。

  三、子公司频频被责令整改,安全生产或存隐忧

  经研究,洪通股份LNG工厂曾存在重大事故隐患和非法建设行为,事实上,洪通股份及其子公司多次因存在事故隐患被“点名”整改。

  据巴政查〔2015〕17号文件,2015年9月11日,新疆洪通燃气公司因在检查中存在LNG工厂存在LNG工厂二期建设、备用罐和库尔勒经济技术开发区218国道旁新建加气站未履行新改扩建安全设施“三同时”和消防审批手续擅自施工建设等6项问题,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政府对新疆洪通燃气公司LNG工厂重大事故隐患进行挂牌督办。

  据招股书,洪通股份所拥有的商标图像均带有“洪通”字样。这意味着,上述处罚文件中提及的“新疆洪通燃气公司”或与洪通股份相关。

  据巴安办〔2019〕17号文件,2019年3月2日,和静洪通燃气公司园区联合加气站因存在火灾隐患,被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应急管理局下达《特种设备安全监察指令书》1份,并责令立即停止充装。

  据巴政办发〔2016〕1号文件,库尔勒市对团结南路洪通加气站站长违法行为,作出拘留12天的处罚,并促使洪通燃气有限公司自愿关停全市加气站进行停业整顿。

  据呼图壁县政府2019年9月6日发布的公开信息,洪通股份子公司呼图壁洪通因存在未定期组织员工开展消防安全培训、未定期组织员工开展灭火疏散演练和每日防火巡查未按要求落实等4项问题,被呼图壁县消防救援大队责令限期整改。

  据若羌县政府信息公开平台2020年7月3日发布的数据,洪通股份子公司巴州若羌洪通燃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若羌洪通”)重工业园区加气站因消防档案未更新、无培训、演练记录,被若羌县消防救援大队责令限期整改。

  据新疆且末县政府2019年11月29日发布的数据,洪通股份子公司巴州且末洪通燃气有限公司因加气站进站口值班室内电器线路敷设不符合规定,被且末县消防救援大队责令限期整改。

  据库尔勒网2017年9月2日发布的信息,洪通股份子公司巴州洪通因厂区东侧彩钢板房使用苯板可燃材料、疏散指示标志损坏、未提供检测报告等若干原因,被库尔勒市公安消防大队责令限期改正。同时,巴州洪通天燃气工业园区加气站因员工未进行消防安全培训、电气线路敷设不符合消防规定,被库尔勒市公安消防大队责令限期改正。

  据和硕县政府网2020年9月2日发布的数据,洪通股份子公司新疆和硕洪通燃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硕洪通”)塔哈其加气站因消防档案不健全,被和硕县消防救援大队责令限期整改;和硕洪通乌什塔拉加气站因防火巡查记录与实际不符,被和硕县消防救援大队责令限期整改。

  显然,洪通股份及其子公司频频因存在安全隐患被责令整改,其安全生产环境或存隐忧。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洪通股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