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汉弘集团提前确认销售收入,应收账款快速增长2倍

  深圳汉弘数字印刷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弘集团”),其应收账款增速厉害。据汉弘集团招股书披露的财务数据,2019年期末应收账款余额为29149万元,较2018年期末增加了205%。

  提前确认销售收入

  在汉弘集团的招股说明书及问询函回复中,汉弘集团确认以是否承担安装义务区分销售收入确认政策:合同约定没有安装义务的或对安装不负有主要义务的,根据销售合同或销售订单,在将货物发给购货方并取得对方确认时确认收入或在完成出口报关手续结关后确认收入;合同约定公司对安装负有主要义务的,安装完成后在取得购货方验收合格时确认收入。

  在判断是否有安装义务或不对安装义务负主要的依据时,汉弘集团的判断依据是与客户签订的协议,并确认对经销商客户没有安装义务,经销商客户经过培训也有能力提供可靠的安装服务。

  润天智在信件中表示,汉弘集团的回复及确认销售收入的依据明显是不符合行业常规。行业内的常识是,包装数码印刷机等single pass类的机器结构极其复杂,调试难度极大,即便是工厂派专业的工程师安装,也要3-4个专业工程师花两个月才能安装调试完毕,经销商是完全不具备独立安装能力的。汉弘集团在2017-2019年四季度的销售额为远远高于前三季度,尤其是2019年第四季度的销售额3.8亿,占了全年销售额的43%。

  润天智在信件中指出,第四季度,出货量的增量几乎全部来自于包装数码印刷设备。如上文提及,此款single pass设备的技术复杂,经销商完全不具备安装调试能力,终端客户更不可能自己安装。

  润天智表示,按照汉弘审核问询函的回复,经销商客户经过公司培训后也有能力提供安装服务,这完全是无稽之谈。Single pass设备是机电一体化,打印软件和RIP软件综合集成度相当高的设备,而且是一条20米的生产线,重达百吨,有七、八个模块单元组成,不同的客户需求,不同的产品,需求不同的工艺,配套的单元模块需要不同的组合,是属于定制配套,数码瓦楞纸生产线是先进的印刷设备如果没有配备和工厂同样规模的资源和团队,不可能独立完成安装。这样大型的工业设备,任何一个经销商或者终端客户都不会在协议中同意以收到货物作为协议的终结,除非双方另有私下协议或利益。

  润天智在信件中指出,我们完全有理由推定汉宏集团2019年第四季度出口海外的Single pass包装印刷设备大部分没有完成安装调试,但是却确认了销售收入。尤其是经销商客户CET COLOR,更不可能在19年10月22日发货后在当年完成安装调试并验收。单单海上运输到美国加上清关的时间都要耗费2个月。并且据我们所了解,此台机器仍原封不动存放在CET COLOR的仓库,这完全不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

  润天智在信件中表示,汉弘集团2019年第一大经销商CET COLOR配合汉弘集团虚假销售。汉弘集团前十大经销商CET COLOR与汉弘集团旗下美国子公司Hanglory USA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令人质疑,下面的几家公司的经营场所位置图显示CET COLOR与汉宏集团的关系非同寻常。

2.jpg

  据汉弘集团招股说明书列明的2017年至2019年公司前十大经销商,CET COLOR在2017年和2019年分别名列第二和第一,但是2018年前十大经销商却不见CET的踪影。

  润天智在信件中表示,据我们走访的一些美国客户,对两家公司颇为了解的知情人透露:两家公司在2018年初因为一些欠款问题及机器的质量问题没有协商好,导致关系出现裂痕。很多行业内人士都知悉,Hanglory USA在美国找了一个新代理Color Fluid,行业内很多参展商和客户都在美国著名的SGIA(Printing United)展会上看到两家公司同台竞争的场面。令我们诧异的是CET COLOR居然在2019年位居汉弘集团前十大经销商之首。2018年还在美国争市场,硝烟弥漫,2019马上开始这么大金额的合作,这难免让人浮想联翩,台面下看不见的协议操作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如果没有巨大的利益驱使,双方怎能在短短时间内重归于好,并互相配合虚假销售。

  润天智在信件中表示,CET从汉弘集团旗下子公司汉华工业购买了三台包装数码印刷机,第一台机器2018年从pack expo展会上直接发给客户Freeport paper industries,至今款项还没有付清,第二台和第三台于2019年年底发货。据知情人透露,目前两台机器都在hanglory的仓库。CET Color,和Express Color的老板是同一个美籍华人,这两家公司和和汉拓在美国公司地址位于同一个地方:4450 Commerce DR SW Atlanta GA30336,US ,如上图所示。Single pass数码包装印刷设备的安装调试至少需要2个月,并且单价很高,经销商是不可能囤货的。CET COLOR在2019年年底购买两台single pass数码包装印刷设备却不对终端客户销售,汉弘集团却将这两台设备确认收入,明显存在财务造假的行为。

  据汉弘集团招股书披露的财务数据,从2018年到2019年,包装数码印刷机的销量增长了688%,销售额从3538万到2.7亿,相应的应收账款也增加了2个亿,较上年度增加了205%。

  其中超过50%都是第四季度发货,这些发货是否都达到了确认销售收入的标准有待厘清,汉弘集团2019年第四季度销售数据的真实性值得怀疑。

  令人称奇环保费用,投入仅几十万

  汉弘集团披露的招股书显示,2019和2018年的环保费用投入分别为91.66万元和90.99万元,这其中包含了77.95万元的折旧费用,真正用于环保的投入仅仅13.71万元。

  润天智在信件中表示,根据汉弘集团披露的设备产量和墨水产量,这些费用是完全不够用的。汉弘集团的环保费用投入与设备产量及墨水产量完全不成比例。

  (1)按照汉弘集团年机器设备产品的产量,仅仅用于测试的墨水,用大约200-300L/月,一年的墨污水处理费用都要十五六万,其一年投入的环保费用连处理设备组装测试的墨水废料都不够。

  (2)2018年和2019年,汉弘集团自产的墨水产量为409吨和612吨。且说其他的环保费用,仅污水处理费每年都得好几十万。汉弘集团披露的年环保费用投入显示,其存在重大的环保问题,涉嫌偷排偷放。环保是一个重大的社会责任问题,一旦发生任何环保事故,对于人民的健康,社会的治安都是及其严重的。

  (3)2019和2018年的环保费用投入分别为91.66万元和90.99万元,这两年的环保费用投入增长幅度也与汉弘集团这两年的设备产值及墨水产量的增长不匹配,2019年,汉弘集团大型的包装印刷机产量大幅度提高,用于测试的墨水大幅增加,墨污及墨污处理费用也理应大幅度的增加。在自产墨水发面,2018年产量为409吨,2019年增加到612吨,增长达到50%,但是环保费用的投入却原地不动,令人称奇。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