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酒企寒冬:贾光明履新 亏损的金种子酒能否扭亏为盈?

  最近突发疫情,让酒水销售市场雪上加霜,很多酒厂陷入“冬季”,安徽种子酒厂未能幸免、深陷其中,让刚履新不久的董事长贾光明措手不及。

  其实金种子酒的发展颓势早已显现,此次突发疫情对种子酒厂而言更是雪上加霜。

  据了解,安徽金种子酒业股份有限公司是金种子集团的控股子公司,前身为阜阳县酒厂,始建于1949年7月,金种子股票于1998年在上交所上市。

  安徽金种子酒(5.31,-0.93%)业股份有限公司(600199.SH,以下简称“金种子酒”)发布的业绩预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公司预计亏损3000万元~3600万元,原因是白酒收入下降。根据金种子酒相关年报显示,2016年~2018年,公司高档白酒的营收分别为8.15亿元、7.04亿元、6.35亿元,占营收比重逐年下滑,普通白酒同期营收亦处于萎缩状态。

  事实上,金种子酒的亏损早有预兆。从产能角度看。2016-2018年,其生产量分别为16265.37千升、13728.60千升和10823.96千升。与之相对应的,金种子酒销量也在缩减。数据显示,2018年,公司普通白酒生产量降低27.85%,库存量上升141.09%。由此来看,金种子酒的主要业绩指标早已开始呈下滑趋势。

  其金种子系列产品定位为中端,售价在100元~300元区间,如“金种子10”40°418ml×6瓶的售价为1548元,约合258元/瓶。销量方面,柔和经典系列产品销量排名靠前,产品单价多在50元~100元区间,推出中高端的产品徽蕴金种子,在一定程度上小量带动了金种子酒业季的增长。

  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金种子酒实现营业收入6.93亿元,与去年同期7.98亿元,降幅在13%左右;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负,约为-0.72亿元,相较于2018年前三季度不到163万元,降幅在4507%左右。

  为何2019年陷入巨亏状态?金种子酒方面给出两点理由,一是公司本次业绩预亏主要因是白酒销售收入较同期下降较大,销售毛利率略有下降所致;二是由于本年发生亏损,公司冲回递延所得税费用金额较大,相应减少了2019年度的净利润。

  种子酒厂总部在阜阳市,阜阳也是安徽最大的酒水消费市场,原多年销售量一直首位,但是,种子酒传统酒市场正在被古井贡、洋河、迎驾贡等区域外酒企侵占,而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等高端酒的挤压,使其原本是阜阳市本土的传统种子酒在阜阳销量不断缩水,出现销量占用市场很少的窘境。

  白酒行业人士分析,金种子酒作为区域型白酒企业,伴随着中国整体消费升级,金种子酒的品牌建设滞后,价值感较低,导致其整体产品结构升级艰难。随着中国的整个白酒行业分化更明显,对于区域型白酒而言,受到的挤压会更厉害,其亏损是必然的,如果2020年金种子酒业绩不能得到明显改善的话,后续不排除会被其他大型酒企并购的可能。”

  白酒营销专家晋育峰则直言,经过大浪淘沙,徽酒的竞争格局已经被打破,金种子酒在业绩滑坡中被越甩越远,已经跌出徽酒第一梯队。

  调整主帅成为扭亏为盈的关键。2019年10月19日,阜阳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局长贾光明临危受命,任职种子酒厂党委书记、董事长兼总经理。贾光明从政多年,曾经先后担任过副县长、副市长、副区长、工商局长,未深度涉足过大型企业管理,对酒业管理不太熟悉的贾光明唯剩下身上沉沉担子和责任。

  10月21日,金种子酒发布了《关于控股股东董事长变更的公告》,近日收到公司控股股东安徽金种子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金种子集团”)通知,提名贾光明为金种子集团董事长、总经理人选,并履行相关程序,同时,宁中伟不再担任金种子集团董事长

  在阜阳市任免大会及董事长交接时,贾光明果断地把“深入开展调研,抓好业务,抓好市场开发、品牌培育等工作,推动公司高质量发展”,作为其下一步工作的重点之一。

  面对政府和酒厂员工的期望,贾光明任职时面对媒体提出了自己的目标:五年内打造以安徽为中心、辐射周边的白酒企业,十年内打造全国性品牌的白酒企业。

  国元证券在研报中提醒,如今正值我国白酒消费升级加速期,区域市场竞争呈现竞争加剧态势,加码安徽省内白酒行业中高端市场,势必需要公司付出更大投入、更大营销能力。

  来源:企业观察报 王林

搜索更多: 金种子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