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耐克安德玛同时换帅背后:遭遇瓶颈 转型不力业绩承压

  刚刚过去的10月,运动服饰三大巨头核心高层几乎同时更迭,引发外界诸多猜想,看似偶然的高管更迭背后却有着一定的必然性。

  近日,Adidas品牌总监埃里克-利特克(Eric Liedtke)将于12月31日正式离任的消息不胫而走,外界正在猜测阿迪达斯换帅的原因之时,随后第二天,Nike也宣布,其CEO马克·帕克(Mark Parker)将于明年1月份正式离职,就在同一天,另一大运动品牌Under Armour(安德玛)宣布任命帕特里克·弗里斯克(Patrik Frisk)为公司CEO,于2020年1月1日起生效。

  同一时段,巨头们纷纷换帅是巧合,还是背后另有玄机?虽然在外界看来,几大运动品牌业绩表现低迷很可能是换帅的重要原因,而背后原因可能并不仅于此,更大的原因可能在于运动服饰领域面临增长瓶颈,而一批将运动与时尚跨界融合的新秀迅速崛起,给这些传统运动品牌巨头们带来了巨大压力……

  业绩走弱、行业遇瓶颈

  作为行业龙头的Nike,其掌门人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此次更换CEO更是引人注目。

  现任CEO的帕克,最早是公司的产品设计师。2006年,他接任创始人菲尔·奈特成为公司CEO。在他带领下,Nike实现了销售额飞跃,短短十几年间公司市值暴增至1500亿美元,股价涨幅达到963%。

  正因出色的业务表现,让帕克的离职引发了外界诸多猜测。如:几周前,Nike被指控对顶尖运动员进行补充剂和睾丸激素实验,以及此前公司充斥霸凌与骚扰文化的舆论争议。

  不过,帕克曾在接受CNBC专访时公开否认,自己离职与负面新闻无关。在给员工的声明中帕克说道:“我坚信,我们最佳的发展和成长方式,是引进非凡的才华加入我们”。这一人才正是下任CEO约翰·多纳霍。帕克还表示,约翰·多纳霍非常适合Nike加速数字化转型。

  事实上,正如帕克所言,此次Nike的高层更迭与集团加速数字化转型有关。而急于转型的背后,是Nike业绩走弱的事实。

  财报显示,截至8月31日的三个月内,Nike集团总收入同比增长7%至106亿美元,较上年同期近10%的增幅有所放缓。而占Nike总营收约40%的北美市场,从2017到2019财政年度增长率为1.5% ,几乎处于收入增长停滞不前。尽管Nike整体收入还在增长,但北美市场的疲态和收入增速放缓已是事实。

  相比Nike,Under Armour换帅的原因更为明显。财报显示,在2016-18财年间,Under Armour整体收入仅录得8.3%的增长,与2014-16财年的55.8%相比大幅放缓。在最新的二季度Under Armour 北美收入按年下滑3.2%至8.162亿美元,这已是连续四个季度未能实现增长。

  高层频变动,三巨头同换帅

  业绩连续下滑,公司高层可能会因此变动,这在各大企业尤其是安德玛身上经常见到,例如今年9月,因北美市场业绩不振,Under Armour任命斯蒂芬妮·普格列瑟(Stephanie Pugliese)为其北美公司的新总裁,全权掌管其北美业务。3月,安德玛的首席设计师戴夫·多姆布劳(Dave Dombrow)第二次离职。而在2018年,该集团高级副总裁、首席人力资源官、全球体育营销高级副总裁以及体育营销高级总监纷纷离职。

  与Nike、Under Armour承载业绩压力不同,Adidas品牌总监埃里克·利特克的因个人原因离职,似乎与公司运营无关。但依靠“yeezy”等强力增长引擎重回巨头行列的Adidas,在失去扭转企业命运的大将后,该何去何从更加引人关注。

  但更令业内关注的是,同一时段,三大运动服饰的高层同时调整这又有些不同寻常,看似巧合背后似乎也释放出行业变动的信号。

  业内人士认为,三大运动服饰巨头高层更迭暗示着,运动服饰行业在迎来巅峰后陷入了瓶颈。而面对着零售格局碎片化以及消费者愈加多元的品味,运动服饰品牌未来该如何突破?

  转型不及预期,继续关店押宝电商

  蓝鲸记者注意到,在行业发展疲软之际,面对着增长速度走弱以及更多的竞争对手,以Nike为代表的巨头们正通过数字化转型谋求突破,但效果似乎并没有达到市场预期。相比之下,以lululemon为代表的后起之秀们,正通过差异化、运动服饰时尚化进行突围,市值也在不断逼近几大传统运动品牌巨头。

  就Nike而言,新任命的CEO约翰·多纳霍被认为对集团的数字化发展具有战略意义。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安德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