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 >> 新消费频道 >> 正文
吊牌写含96%羊毛实际一根羊毛都没?这些品牌被点名

  要对某类产品进行质量监督抽查,检测机构一般都会选择这类产品正热销的时候,而从抽样开始到出结果,都需要一定的程序过程,所以出最终抽查结果的时间就会错后,但向消费者提供可靠的质量信息,任何时候都是需要的。

  最近,江苏省市场监管局公布了冬季用品的监督抽查结果。检测人员说其中有一款儿童羽绒服,是她从业以来见过的质量最差的羽绒服。

  以次充好,羽绒服、围巾不合格率严重超标

  江苏省市场监督管理局日前对羽绒服、羽绒被、围巾、棉服、冲锋衣和羊绒衫等冬令用品进行监督抽查,结果发现:羽绒产品的填充物质量、服装面料的纤维含量等方面,以次充好,是不合格产品存在的主要质量问题。

  江苏省市场监管局监督处副处长 郭亮:这次监督抽查我们江苏省市场监管局主要在羽绒服、羽绒被等六大类冬令服装抽查了350批次,一共发现43批次不合格,不合格发现率为12.3%。

  记者注意到,羽绒服和羽绒被是这次监督抽查的重点,共抽查185批次,占总数350批次的一半以上。其中,羽绒被抽查45批次,由南京市产品质量监督检验院和南通市纤维检验所共同检测;成人羽绒服抽查80批次,儿童羽绒服抽查60批次,由常州市纤维检验所、苏州市纤维检验院和大加利(太仓)质量技术检测中心等机构联合检测。

  大加利(太仓)质量技术检测中心高级工程师 姜文良:这件成人羽绒服标注填充的羽绒为134克,我们实际测试下来发现只有90克,少了近三分之一,根据羽绒服国家标准规定,只允许5%的偏差,这种缺斤短两,属于严重的不合格。

  羽绒服里填充物压根不是羽绒

  记者在检测现场看到,一些羽绒服不仅充绒量存在严重偏差,而且有的填充物根本就不是真正的羽绒。

  大加利(太仓)质量技术检测中心高级工程师 姜文良:国家标准规定羽绒服的填充物主要是像这样一朵一朵的带有绒核结构的朵绒形成的,这种朵绒堆在一起它可以聚集较多的空气,我们知道空气的热度大,由朵绒形成的羽绒服具有良好的保暖性能。我们检测发现这件羽绒服它的填充物主要是一根一根的羽丝,不是带有绒核结构的朵绒。我们知道这个羽丝主要是由羽毛粉碎后形成的,它的保暖性很差。

  这种带有“绒核”结构的朵绒,才是真正的羽绒。由朵绒填充的羽绒服,才具备良好的保暖效果。国家标准规定,羽绒服的主要填充物不仅要求是朵绒,而且对朵绒的占比,也就是含绒量作出明确要求。

  大加利(太仓)质量技术检测中心高级工程师 姜文良:这件儿童羽绒服标注的含绒量为90%,我们测试下来发现含绒量有3.3%,虚标了近30倍。根据国家羽绒服标准的规定,含绒量偏差只允许3%,这个属于严重的不合格,这件衣服的话严格上来说已经不能算羽绒服了,因为羽绒服标准规定含绒量至少要50%。

  检验人员:这是我从业以来见过最差的羽绒服

  记者观察发现,这次抽查中,不合格儿童羽绒服的质量更为堪忧。像这样含绒量达不到国家标准规定的50%以上,不能算是羽绒服的样品,并不罕见。

  这款从电商平台购买的,标称为“优卡缇”牌加厚儿童羽绒服,衣服明示含绒量为80%白鸭绒,店铺宣称“我们的内心羽众不同”,主打“柔软、保暖、透气、蓬松”等特点,然而,检测人员却告诉记者,这是她从业以来见过质量最差的羽绒服。

  苏州市纤维检验院检验部助理工程师 沈花:它的标签,它的含绒量是80%的白鸭,但实际上我们抽到了它的含绒量只有1.7%,那它里面其实全是这种羽毛上掉下来的丝,正常我们的羽绒呢应该是这样子的绒朵,很大朵的,然后这样才能隔绝空气保暖,这几乎是我从业以来检测过的最差的羽绒服了。

  擦亮双眼,这些牌子不合格

  经过检测,8批次成人羽绒服不合格,包括标称为雪中飞牌、标称为戎美牌、标称为爱狼仕牌、标称为冰洁牌等样品。

  11批次儿童羽绒服不合格,包括标称为优卡缇牌、标称为谷米熊牌、标称为棉小班牌、标称为小海员牌等。

  在进一步的采访中记者发现,这次监督抽查从电商平台买样的羽绒被,标称的填充物和实际填充物完全不同。

  南通市纤维检验所高级工程师 钱薇薇:这床被子它号称是100%的鹅绒被,其实通过我们检测下来,里面一点鹅绒都没有。

  经过检测,这款从直播平台购买,标称为“上海怡庭纺织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羽绒被,有四项指标不合格,包括纤维含量、绒子含量、鸭毛绒含量和蓬松度等,也就是说,它的面料和填充物,都不合格。

  南通市纤维检验所高级工程师 钱薇薇:根据它的那个吊牌上,它的面料显示是100%的全棉,但是我们检测下来它的棉含量只有57%,其他都是聚酯纤维。它标称绒子含量是95%,而我们检测下来绒子含量只有7.8%,连它的十分之一都不到,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条被子连羽绒被都算不上,因为国家标准里面要求,绒子含量要大于等于50%的,才能称为羽绒被。

  记者看到,这款含绒量只有7.8%,都不能称为羽绒被的样品,它的包装上赫然印有“私人定制”“高端被芯制造专家”等字样,产品标签明示为“至尊白鹅绒被”,面料是高支高密全棉,填充物95%白鹅绒,甚至还提供了羽绒填充物的看样。

  南通市纤维检验所高级工程师 钱薇薇:这条被子,它给消费者看的这个看样,看上去还是蛮不错的绒子,但其实这条被子里面的填充物,大多数都是这种粉碎性的毛绒。

  记者:不成朵。

  南通市纤维检验所高级工程师 钱薇薇:不成朵,我们的检测人员在检测过程中出现了皮肤瘙痒的情况,像这种填充物不仅保暖性能会比较差,消费者盖在身上有可能会引发皮肤瘙痒、鼻炎或者刺激呼吸道。

  然而,记者翻阅检测报告时注意到,这款让检测人员皮肤瘙痒的被子,产品名称却是“典雅型抗菌白鹅绒被”。

  南通市纤维检验所高级工程师 钱薇薇:根据我们平时监督抽查和委托检验来看,大部分这种羽绒被的不合格情况出现在电商平台,电商平台通常通过价格战来吸引消费者。比如说这条被子它的零售价是4580,它卖给消费者是980,但是这条被子按照它的这个实际情况,它的成本价可能只有100块钱左右,但是它还是卖了980块钱,利润还是很大。按照这条被子标称的这个质量品质来做的话,这条被子的成本要在1500块钱以上。

  三个核心指标决定羽绒质量

  记者注意到,不合格的羽绒服,主要是含绒量、绒子含量、充绒量等项目达不到国家标准要求。这三个指标的核心,是羽绒的质量和含量。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羊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