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零售业频道 >> 正文
义乌破获特大跨国制售假香水案 维密香水躺枪

  一瓶自来水勾兑一点香精、酒精和颜料,在小作坊里摇身一变,就成了国际知名品牌“VICTORIA’S SECRET”香水(维多利亚的秘密香水,以下简称维密香水)。记者近日从义乌市公安局获悉,该局从海关部门移交的一批假维密香水入手,在阿里巴巴打假特战队的协助下,成功破获一起特大跨国制售假香水案。

  在对造假源头、销售方、外贸公司等相关利益链条进行查处的过程中,来自境外的神秘假货买手也引起了警方的注意。义乌警方表示,为深挖下假货订单的境外买家,下一步将向有关国家发出协查通报。

  来自阿里巴巴打假特战队的消息则显示,在近年来协助警方破获的数起跨国制售假货案中,都有境外职业假货买手群体的影子,职业假货买手通过翻译下单订货、数次转手躲避追查、混装正品货物出关、甚至还冒用了他人的身份,以便在事情败露时混淆办案人员视线。

  集装箱货柜里暗藏的秘密

  2017年9月28日,一个准备发往智利的集装箱货柜在登记完信息,并向东阳海关报关后,进入东阳海关场地加关封。

  海关人员在开箱查验时,发现在这个28立方米的集装箱里装满了腮红、眼影和湿纸巾等货物,在货柜的最底层的隐蔽角落里,还封装了3立方米左右的维密香水。

  工作人员经过核查,确认这些香水是假冒产品。当天,这个集装箱的货运代理公司操作员王明(化名)就接到了海关发现侵权货物的通知。

  警方查获的假维密香水

  由于货物并不是从卖家直接接手,面对海关的调查,王明和货运代理公司的老板章赫(化名)先后和“上家”的委托方联系,试图联系到货主时却得到消息:客户不愿意出面。于是他们决定指认报关单上填写的采购人为货主。

  报关单上显示的采购人是智利人卢卡斯(Lucas)彼时并不在国内,东阳海关对涉案的货物和相关人员进行依法处理后,将此案移交给义乌市公安局。

  2018年1月9日,义乌市公安局经侦分局对此案立案侦查,也把王明和章赫作为了突破口,或许是认为卢卡斯本人不在国内,警方办案人员无从调查,两人依然坚称卢卡斯是采购人。

  他们没想到的是,卢卡斯一个月后就来到了中国。面对警方的调查,卢卡斯表示自己从来没有采购过被海关查扣的货物。

  卢卡斯说,报关单上的采购人虽然是他本人无误,但护照号码是以前的,因为办签证的页码用完了,就换了一本新护照,旧护照已被收走,他认为自己是被冒用了身份。

  此时,当警方再次找到章赫时,章赫终于承认撒了谎。原来,卢卡斯并不是真正的货主,这批假货的真正买家是义乌市的一家外贸公司的境外客户,章赫不想失去生意伙伴,因此帮这家外贸公司做了掩护。

  章赫因干扰执法机关的调查方向,涉嫌伪证罪被警方刑事拘留,王明在得知消息后也主动向警方自首,也被刑事拘留。

  境外神秘买手的假货订单

  事实上,章赫和王明只不过是整个假货买卖运输链条上的小小一环,而对于这次来自于境外的采购,翻译王彤(化名)则经历了外国职业假货买手从提供样品、下单订货,再到收货打包试图蒙混出境的全过程。

  王彤就职于义乌市的一家外贸公司,2017年7月的一天,他陪着外国客户路易斯(Luis)来到商人老吴的店里看货。

  此前路易斯已经在义乌市转了好几天了,他想找人订做维密香水,但始终没有人愿意接他的单子。

  当王彤和路易斯来到老吴店里后,路易斯提供了手写的9种维密香水香型、电子版的订货明细和样品图片,老吴一开始有点犯难。不过,看到路易斯提供的订货合同上写着“订货100件、每件48瓶,每瓶8元”,老吴盘算了价格下还是决定试一试。

  假维密香水制作现场

  老吴的店里自然是没有这9种香型的产品,她想到了10年前在同一家日化公司上班的陈玉(化名),“我把客户给的图片及香型要求发给陈,由他按外国客户的要求生产。”老吴在接受警方讯问时说。

  尽管陈玉面对老吴的询问时满口答应没问题,但是能不能按照外国职业买手的要求把货做出来,陈玉其实也没有底。到了8月25日约定的交货日期时,陈玉只给了老吴85件,而且9种香型也没有做全。

  老吴交货后,路易斯要求王彤按他提供的货物图片进行验收,并联系一家货运代理公司,提供货名、件数、体积以及目的地港口名称等信息。与此同时,路易斯还买了眼影、腮红、湿纸巾,货物装满了28立方米的集装箱,假香水被放置在最底层的角落里。

2页 [1] [2] 下一页 

维密给奚梦瑶开了直通车 背后的中国市场焦虑一览无遗

维密倒下引骨牌效应 百年品牌Henri Bendel结业

身陷中年危机的维密需流量 奚梦瑶免试入选

为什么说维密需要奚梦瑶?

维密开始实行关店策略 北美市场关闭6家门店

搜索更多: 维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