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 >> 天下汇频道 >> 正文
易米基金程伟庆:新能源板块蕴含丰富机会,关键要把握住节奏

  程伟庆 北京大学 经济学博士

  现任易米基金副总经理。23年卖方研究和买方投资经验,其中13年机构投资经验。

  研究经历:曾任中信证券研究部首席分析师兼策略研究团队负责人,曾获2006年、2007年《新财富》最佳分析师(策略研究)排名第二名;2007年《证券市场周刊》水晶球最佳分析师(策略研究)排名第二名;数量投资策略曾获2005年深圳证券交易所(市场研究方向)二等奖。

  投资经历:曾任中信证券交易与衍生品部投资经理兼研究团队负责人、中信证券资管部投资经理兼长期股权投资组负责人,管理过多种类型机构投资账户,获得了机构的深度认可。

  从2020年至今,新能源已经走了三年。站在目前这个位置上,未来如何去选择?

  易米基金副总经理程伟庆先生认为,总体来看新能源板块未来的发展空间是巨大的,只是今年新能源的内部分化非常明显,光伏表现更好一些,风电、新能源车相对偏弱,但这只是内在板块之间的景气度节奏问题。

  作为从事投研工作长达23年的资深人士,程伟庆先生表示站在面向未来的角度看,目前的能源结构里,新能源占比相对较低,但更应受关注,因为它是中国高端制造的一个支点,对经济和未来发展的贡献意义远大于目前对能源结构变化的贡献。

  光伏的产业空间理论上能有2万个亿,未来三年,也能维持近30%的增长。风电未来的产业空间大概有5000亿。新能源车同样也是非常大的产业,是一个2万亿级的市场,新能源车未来的发展速度也是偏快的。储能如果作为新能源单独的子板块,也是未来接近万亿的产业空间,因为现在储能的渗透率还比较低,它的发展速度可能会更快。

  选择新能源产业的几条路径

  简略地说,程伟庆先生觉得有几条线值得关注:

  一条线是技术迭代特别快的产业,今年、明年、未来技术进步最快的一些节点,就是未来的投资方向。顺着技术进步进行选股,这是一条思路。

  另外一条,新能源是一个巨大的产业链,上下产业链之间的链条非常长。厘清利润在链条的不同环节是怎么流转的,对未来投资也有所帮助。程伟庆先生谈到,今年挣钱最多的基本都在上游,比如光伏对应硅料,电动车对应锂矿。但随着最上游的扩产,上游的利润流会不会在一定程度上扭转到中游偏下游,这是值得关注的。

  程伟庆先生认为还有一条线,在于新能源的投资过程中,投资者会特别关注新能源板块本身的股票,但是真正介入这个领域的股票,其实并不完全在新能源板块。大量的传统产业公司正在不断进入这个行业。如果它们进入的领域市场空间比较大,而其自身原来主业上有一部分业务或技术可以移植到新能源里,也是值得关注的。

  程伟庆先生认为,新能源未来的空间还会很大,但变数也非常多,如果把握住这几点,这个板块在明年、后年总是有机会的。

  深度挖掘新能源的长尾产业——半导体

  程伟庆先生还指出了一个很多人忽视的角度:半导体是一个非常大的产业,这个产业的空间可以说是衔接新能源的。如果新能源在社会上充分运转,社会经济生活则基本可以实现电动化。电动化就意味着智能化,无论是智能化还是电动化,其背后的基本支撑就是半导体,所以这两者有着产业之间内在的交融和联系。

  半导体的下游应用,有一部分是消费电子,包括手机、PC等。另外一部分会用到新能源领域,包括新能源车、光伏,都会用到半导体,这是很大的新增量。还有一部分用在工业领域,比如数据中心服务器,也会大量用到半导体。此外,还可以用到军工上。

  从今年的情况来看,半导体表现疲弱,主要是由于消费电子,最新的手机销售数据同比下降8%。但跟新能源相关的半导体表现不错,比如功率半导体IGBT,主要用在新能源领域,汽车的电动化也会用到它。工业领域有好有坏,但若谈到服务器产业相关的,因为数据中心在欧美还是不错的,所以服务器相关的芯片股今年表现也不错。细看下来,主要的压力实际上体现在消费电子。

  消费电子从去年三季度开始下行周期,一直持续到现在,且这个下行周期还没有结束。从节奏上讲,程伟庆先生认为明年半导体的周期位置应该比今年高,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判断。

  在消费电子的复苏,以及新能源扩延的应用中,程伟庆先生认为风险因素也是存在的。芯片行业、半导体行业是一条比较完整的产业链,与大部分新能源产业不同的一点是,这条产业链并不完全在国内,而是大量的在国外,比如关于半导体的设备供给并不在国内,国产替代比例大概为10%-20%,在具体的设备环节有所差异,但整体国产化率比较低。

  这就导致半导体产业链的安全度比较低,这一点跟新能源相比还是有比较大的差别。由此,就需要考虑半导体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国产替代。

  程伟庆先生表示国产替代会成为非常重要的选股考量因素。

  目前国内的短板主要还是设备、材料这类偏上游的东西,但越是短板的地方,也越是机会多的地方。

  因此,从挖掘前端投资机会的角度讲,更适合从半导体设备所需要的零部件着手,去发掘一些企业。而半导体设备的零部件企业,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特点:专门做这些零部件的企业并不多,因为每一个零部件的市场空间比较小,生产零部件的公司,往往都不是真正的半导体企业,而是分散到很多其他的行业,比如说机械行业、材料行业。这些公司在它原有的传统领域,估值往往是比较低的,而有效切入到半导体零部件后,无论是从估值、业绩上,都会有相应的可观察、可期待的表现。这就很考验一名职业投资人士的研究能力了。

  程伟庆先生总结道:从我们看好某一个东西,到真正落地,要不断往下细分,无限往下追踪。最终落实的标的,可能并不是我们真正原来以为的地方。大量的投资机会可能不在这个领域内部,而是在领域的外部。

  从新能源的细分板块的分化,到对接产业半导体板块的着眼点,程伟庆先生娓娓道来又洞若观火。资本市场永远都不缺乏新事物,而胜利女神只愿意褒奖那些能看到“细节中的魔鬼”的人。

搜索更多:

关注国学故海头条号:挥斥千古今朝,源说百年人生。
[添加微信公号:myway2059,关注国学故海]
[观看西瓜视频,关注国学故海]
研究报告、榜单收录、高管收录、品牌收录、企业通稿、行业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