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天下汇频道 >> 正文
取代中国?越南制造没有机会

  3月2日,三星斥资2.2亿美元在越南建设东南亚最大的研发中心,增强人工智能、物联网、5G等领域研发能力;

  3月14日,英特尔在越南新增封装工厂,意味着越南将在英特尔CPU供给上承担更大比例。

  不同于鞋服袜子和各种日用品,高技术水平大项目的落地,让越南看起来距离“世界工厂”的称号更近了一步。

  与此同时,中国却面临日益上扬的成本压力。与印度、俄罗斯、巴西等国家的平均劳动能力成本下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疫情爆发之后,中国的一些出口限制政策在大公司眼里显得更为“致命”,提升全球产能基地多元化,实现分散供应,成为这些大厂新的追求,越南成了这个过程中最大的受益者。

  2019年8月,富士康在越南购置土地建设厂房,新建越南工厂,同时夏普原计划在中国建厂生产车载液晶屏,已转向越南投资10亿美元于2020年建成;10月,三星电子关闭在华最后一家手机制造工厂,撤离中国,加重对越南的投资。宝成近几年迁厂东南亚,越南员工总数逾16万人。

  除此之外,耐克、LG、英特尔、优衣库等纷纷在越南设立工厂,承接大量来自中国的制造订单。

  在工业革命至今两百年余年的时间里,制造业经历了从英国到美国,再到日本、德国、韩国再到中国的历史变迁。如今,从中国向成本更为低廉的东南亚转移,被看做是下一次产业转移的浪潮。越南这个距离中国最近的“桥头堡”,已经被选为了下一个战场。

  为什么是越南?

  近几年,大厂将目光投向了东南亚。这个作为拥有6.3亿人口,40岁以下人口占比70%,三万多个岛屿的区域,有着先天优势的物流运输条件。

  越南是这一地区发展速度最快的国家。和中国一样,其过去30年时间里人均GDP翻了30倍,这在全球范围绝无仅有。

  目前,越南已经开始展望在2045年成为高收入国家。

  关于中国制造业迁出的话题里,越南、泰国被讨论的是最多的。东南亚国家中,泰国制造实力最强,尤其汽车产业链,一半以上汽车出口卖到全球。经济成熟性相对较高,但受限于产业特征,成长性一般。

  越南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一直身处中国后方,制造业产业链的完善速度快,比泰国更有想象力。

  越南有着9500多万人口,国土狭长,南北距离长达1650公里。2019年GDP增长率为7.02%,连续2年超过7%的增速,成为整个东南亚发展最快的经济体。

  2019年,中国GDP是99万亿元,越南约合1.82万亿元,大约是上海的1/2,深圳的2/3。

  文化方面,越南在大的儒家文化圈内,有着比较强的入世取向,政治体制和中国接近,政府效率相对较高。

  近年来,越南制定了多项新的对外贸易协定,逐渐形成庞大且成熟的自由贸易体系。除低关税外,政府还有“四免九减半”特殊优惠政策,产业跨国转移热情提升。

  2019全年,越南吸引外资总额380.2亿美元,同比增长7.2%。韩国排在第一,中国香港第二。其中,加工制造业吸引外商投资资金达近245.6亿美元,占协议总额的64.6%。

  Panjiva数据显示,目前美国零售商家具、家电、轮胎等商品的订单,也正在更加明显地从中国向越南转移。

  主要原因众所周知。中国制造业最为发达的区域依然集中于华南华东,这些地域的生产成本已经非常高,中西部地区成本相对低,但基础配套设施仍有待完善。

  第一财经《中国与全球制造业竞争力》报告显示,中国制造业的平均劳动成本增长速度攀升到了13.1%,为全球主要制造业国家的最高水平。

  “广州”腹地

  河内国家大学下属经济大学经济与政策研究院院长Felix在《溢出》(作者:施展)一书中谈到,越南不可能取代中国世界工厂的定位,因为越南经济的整体规模太小了。

  “越南能做到的最好程度,就是在和中国的经济联系中找到越南的比较优势,把自己嵌在一个合理的位置上,搭上中国的顺风车发展起来。”

  Felix认为,越南能够发展的最佳状态,就是介于中国台湾地区和马来西亚之间的水准。越南不需要有自己的产业政策,因为有“广州”(泛指中国东南沿海地区)。

  越南企业缺什么东西的时候,都会去“广州”买,从河内出发只需要不到2天时间。中国东南沿海各类制造业体系完善,能够提供越南企业需要的各种原材料和零部件。

  相比之下,越南如果完全自主生产这些工业品,就意味着非常高的成本和漫长的建设周期。

  越南的规模太小,“广州”规模太大,外部性效应对于越南有着极其深刻的影响。即便越南建立自己的产业政策,一旦中国的制造基地出现变化,越南的产业政策也只能进行被动调整。

  对于中国工业品低价格的理解,市场上有不少的声音和解释。最流行的说法是,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是因为中国劳动力和土地成本较低,促使中国制造业快速发展的两大要素。

  但这种观点忽视了一个很关键的要素:中国制造业供应链网络的足够强大。对此应该如何理解?可以通过一组数据来直观感受:

  山东省潍坊昌乐县鄌郚镇生产了全世界近1/3的吉他;

  辽宁省葫芦岛市兴城市生产了全世界近1/3的泳衣;

  湖南省邵东市生产了全世界70%的打火机;

  深圳大芬油画村生产了全国70%以上、全球40%以上的装饰用油画;

  江苏省连云港市灌云县生产了中国绝大多数的情趣内衣;

  河南省商丘市虞城县稍岗镇生产了全国超过85%、全世界超过50%的钢卷尺;

  江苏省丹阳市生产了全国75%,全球1/3的眼镜;

  浙江省衢州江山市生产了全国1/3的羽毛球;

  江苏省扬州杭集镇生产了全世界60%的酒店用品;

  类似足够细分的产品数据清单还有很多。有人可能会质疑,这些产品卖得便宜是因为没什么技术含量,但这种对于成本控制的背后是供应链网络作为支撑,不是一句“低技术”可以概括的。

  低成本优势

  中国发育出了全球规模最大的制造业供应链网络,其单个企业的专业化分工,可以达到匪夷所思的程度。无数企业彼此之间互为配套关系,按照订单需求不断动态重组,生产不同的产品。

  例如,一卷钢卷尺的生产成本不超过2元。如果脱离这种供应链体系,钢卷尺一样能生产出来,但成本不能控制到这么低。价格一旦提高,就没什么竞争力可言了。

  除此之外,中国庞大的工程师群体和熟练工人群体,都可以为供应链网络供给庞大且高效的人力资源。

  梦百合是国内知名的记忆棉家居制品生产企业,拥有塞尔维亚、西班牙、美国、泰国、南通如皋五大生产基地。梦百合董事长倪张根表示,选择在泰国建立生产基地的原因是其市场化程度更高,而对于越南,他认为越南并不具备成为世界工厂的要素。

  广州商人赵新提起,曾经几次去越南考察,不觉得越南现在有什么优势,感觉只能做一些对设备和原料要求不高的鞋服生意,即便是技术含量不高的家具行业,越南也不具备优势。

  “缺乏比较完善的产业链,只有橡胶木的优势,但橡胶木做不了木纹,只能用来做美式低端家具,甚至连连抽屉拉手都没有……越南的工艺相对差很多。”

  赵新还谈到,以前还是有不少企业转去东南亚,但现在没有了,转去的企业里,有一部分都陆续亏死回来了。“越南租金和珠三角差不多了,虽然工资相对低点,但工作效率很低,工人都不加班,相对较懒惰。”

  除了在劳动力成本上有一点优势之外,越南其他各项基础设施、供应链完备程度、管理能力、消费规模、人才资源、土地等多重要素,都和中国有较大差距。

  中国有能力把产品的综合生产成本控制在一个非常低的水平,这是一种不可替代的系统竞争力,甚至是看似发展迅猛、大有取代之势的越南,也是这套成熟系统的使用者和受益者。

  越南不可能在依赖这套系统的同时取代这套系统,成本不允许。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越南制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