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天下汇频道 >> 正文
主播职业化三个新特征:有责任 有未来和有规划

  对于陌陌主播洪小乔来说,自己不仅仅是一名女主播,更是一个“直播观察者。”她喜欢去观察“别人为什么能火,观众又喜欢什么样的主播。”

  初到陌陌的她,是一名聊天主播,直播五个月后,洪小乔发现大家口味变了,开始喜欢才艺主播。为此,她请了声乐老师和吉他老师,一周上六节课。去年,还给自己请了舞蹈老师,进一步巩固自己的优势。

  “时代一直在变,要学的东西还很多不能停下来。”洪小乔这句话的背后,是主播们逐渐职业化的趋势。在直播之外,这项职业越来越被更多人认可,对主播们来说,未来的不确定性大大减少了。

  从陌陌发布的《2019主播职业报告》中,我们看到这个行业越来越成熟,比如规模庞大,产业链分工清晰,高学历的从业者收入更高,相当一部分主播可以买房、养家,学习、进修已经成为从业者的一种常态……直播虽然兴起只有短短四年多,但职业进化却非常之快。

  职业化是一个过程,从2019年的行业热点以及《2019主播职业报告》中我们看到,主播职业化三个新特征:有责任,有未来,有规划。

  No.1

  责任:可养家,可买房

  被人们称作“直播元年”的2016年,随着智能手机和4G网络的普及,诞生了数千家直播平台和近3.5亿直播用户。

  直播成为了众多网民休闲娱乐、获取知识的一个重要途径。而在这一过程中,也有大量年轻人看到了直播带来的职业机遇,投身直播行业,从事了与直播相关的工作,如主播、公会运营等职业。

  四年过去,主播作为一种职业,从过去不被理解,到现在成为一个常态,直播的激励发展为社会的脱敏做了不少贡献。

  此外,直播也正在逐渐普及为一个基础的网络服务。根据CNNIC数据,截至2019年6月,我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4.33亿,较2018年底增长3646万,占网民总体的50.9%。2019年6月网络直播服务半年增长率高达9.2%,成为了增速最快的网络娱乐服务。可以说,直播的迅速普及化也在潜移默化的消除着人们以往对于这一行业的偏见。

  随着直播行业的进一步规范化,普及度进一步提升,主播这一职业的社会认可度也有所提升。陌陌发布《2019主播职业报告》中,受访的近万名用户中,有78.5%认为“主播是一种职业”,这一比例相对去年也有所提升。

  陌陌主播洪小乔,曾经也如大多数人一样按部就班地工作,但当她打算辞职专注直播时,在当时不懂直播的父母眼里看来,这并不如一份“正经工作”来的实在。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洪小乔不仅获得了父母的认可,甚至回福建老家时惊讶地发现,“原来村里很多人都看过我直播。”

  现在,主播关于职业认可度的数据越来越高,根据《2019主播职业报告》显示,69%的主播得到了家人和伴侣的支持,74.2%的女性主播得到了家人或伴侣的支持,82.8%的职业主播获得了家人或伴侣的支持,兼职主播获得家人或伴侣支持的占比为62.7%。而年纪越轻,家人及伴侣认可程度越高。

  主播作为职业被社会各方面广泛认可,也因为这个行业的收入日趋稳定,可以成为生存、养家的一份事业。《2019主播职业报告》显示,职业主播中收入过万的占比为24.1%,较2018年的21%略有提升,女性职业主播收入过万的占比比男性职业主播略高。根据抽样调查数据,年纪越轻、学历越高的主播,高收入占比越高。12.6%90后主播月收入过万,15.5%95后主播月收入过万。

  尽管主播群体整体年纪较轻,但这一群体对于家庭却表现出了远超越同龄人的极强责任感。8.8%受访主播表示通过直播积累收入为父母买房,其中90后、95后家庭责任感更强,11.6%90后主播表示为父母买房是从事直播职业完成的最有成就感的事情,95后“为父母买房“的比例则为11.8% 。懂懂曾经采访过喧嚣学院组合了几个20岁上下的小姑娘,他们就是带着全家人的希望把主播当作一项事业,有的小姑娘已经给家人买了房,用自己的动劳换来父母的安稳生活。

  在懂懂看来,很多人做主播不再是玩一玩的心态,而是带着自己责任感当作职业去做,这也将进一步加速主播职业的进化。

  不得忽视的是,主播之所以可以职业化,背后是整个直播商业生态的成熟。直播用户在观看直播时的付费习惯已经形成,付费金额也在不断提升。调查数据显示,79.4%的用户每个月会在直播中进行付费,占比接近8成。其中每月付费超过500元的用户占比为28.4%,每月付费超过1000元的用户占比为19.8%。男性比女性更爱在直播中付费,每月直播付费1000元以上的男性占比为22.8%,女性仅为7.6%。

  No.2

  规划:有目标,有晋升

  早期很多人带着玩一玩的心态去做主播,现真正能做得好的都是在某一方面有特色的主播,也就是专业性。在这个职业中,我们也能看到明显的成就与专业性的相关性。

  在收入过万元的主播中,高学历占比较高。月收入过万主播中,大专学历占10%,本科学历占18.1%,硕士以上学历占25.4%,其中16.9%硕士及以上学历主播收入在5万元以上。

  随着职业化越来越成熟,社会上对于主播成为一个长期职业也越来越认可。受访主播中,超过2成的主播从事这一职业的时间超过2年,26.9%职业主播直播时间超过2年。由于学历越高的主播收入越高,所以高学历主播的职业稳定性也就越强。本科学历主播直播2年以上占比为22.8%,硕士以上学历主播直播2年以上占比为31%,均远高于平均水平。

  当主播职业化之后,从业者开始认真思考自己的职业规划,不是没有目标地随便玩玩,而是要通过不断地学习、进修提升自己的技能,对自己的职业化路径有清晰的认知和目标。

  数据显示,越来越多的主播意识到专业性的重要。主播群体为了能够在直播中获得更好的收入、拓展自己的职业平台,吸引粉丝、获得更高的曝光量,也普遍会选择在业余时间提升自己的专业技能,比如歌舞乐器培训、形象管理、升级直播设备等等。报告显示,有67.8%职业的主播每个月在提升自我上花费超过1000元,更有9.1%的主播每月在这项花费上高于5000元。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主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