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天下汇频道 >> 正文
共享充电真的凉了?切入公共场所或是破局之路

  注:共享充电宝是不是伪命题似乎难以妄下定论,但是在2017年分时租赁的风口上,共享充电宝企业倒下了一批已是既定的事实。在共享充电宝以低频次需求、伴有安全风险等种种诟病之下,共享充电宝并没有创业者、资本方所想象的那么肥美和诱人。共享充电宝服务市场已经经历洗牌,其规模和价值正在被重新调整和认识。

  同属于分时租赁的共享充电服务,布局在机场、火车站、客运站、医院等出行人流密集的场景,“桩椅直充式”的固定位置的共享充电服务,却远没有可移动共享充电宝领域的玩家蜂拥那般竞争激烈。而在这个场景更加多样反而玩家稀少的领域,目前有一家名叫“畅充科技”的初创公司唱“独角戏”。

  据钛媒体获悉,这家做手机共享充电服务的公司在成立的第四年——2018年已经累计完成超过1亿元的融资。尽管公司成立以来的造血能力很强,但是逐步实现盈利却也是18年之初开始的,并且进入手机充电服务行业,更多是各个场景的真实需求推着他们走的。

  从广告流量模式到付费充电,还是一个好生意么

  畅充科技CEO米更林向钛媒体讲述了他们的创业过程。米更林表示,他们是13年底开始涉足这一领域,但出身传媒行业的米更林对硬件并不擅长,所以从2014年到2017年初,整个团队一直都在做硬件的研发,从第一代开始一直研发到了第八代,由于没有可参照的产品,所以很多产品在工厂阶段就失败了。

  这几年的研发是一路从失败过来的,很多次都要坚持不下去了。三年的研发硬件,研发费就烧掉了1.2亿。

  而初创公司的团队生存和产品研发是同等重要。幸运的是,在专心搞研发的日子里,他们也围绕产品动了一些变现的“小心思”。在提供手机充电服务的前两年,产品的主要盈利模式是通过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手机充电服务,而用户完成一定的广告浏览点击以及软件安装的推广任务,从而收取广告商的广告费和推广费。据米更林介绍,这种通过广告流量来变现的模式,在最初小范围的实验结果非常好,一台产品一天的最高流量是500人次,而后客户的订单便一直签到2016年底。

  但出于对用户隐私和安全上的考虑,以及团队的长远发展,团队最后决定在2016的年中不能依靠这样的变现模式走下去了。起家于巨人研究院的创业团队都开始准备回到熟悉的游戏赛道了。但是令人意外的是,当第八代手机充电产品投入到小范围的试验,发现用户的付费意愿很高,因此,在出行场景提供付费充电服务的商业模式一下就跑通了。

  截止到2018年上半年,畅充科技已经在全国的出行场景提供了500组充电服务装置,每天的订单量在3—4万左右。目前的主要产品以座椅样式为主,单组装置最高配置版的成本近1万,但据米更林计算到,以一台设备日均100人次的流量,单次付费3元,那么一台的成本最快一个月就能回来。

  董事长纪学锋补充道,相比于共享充电宝,畅充现有的产品应用场景更偏向人流量大的大型公共设施。畅充的充电设备无论在充电便利性还是安全可靠性,都可满足客流应急充电的需求,这对于手机充电来说是更刚性的需求。

  尽管同为分时租赁模式,但畅充的免押金付费充电变现方式已获得反复验证渐获成功。

2页 [1] [2] 下一页 

共享充电宝变局:毛利率低盈利困难 资本正在退场

当资本不再疯狂 共享充电宝还能走多远

偷窃还是恶意竞争?共享充电宝行业风波又起

共享充电宝淘沙将尽 还是运营模式不行

盈亏平衡难撑市场发展 共享充电宝寻利破局

搜索更多: 共享充电







网站简介 - 刊登广告 - VIP会员 - 开放平台 - 内容制播

权威商业媒体 零售淘金门户

Copyright (c) 2003- 浙ICP备13037369号 红商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