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 >> 热门资讯频道 >> 正文
龙湖董事长吴亚军的归去来

  上个月在一次内部论坛上,有人问龙湖CEO邵明晓,如果不干房地产的话,自己会去做什么?邵明晓脱口而出:唱歌。

  在合唱团摸爬滚打过的老邵,是中国地产界唱歌最好的CEO。听完杰克马和王菲合唱的《风清扬》,及王首富唱的《假行僧》,再听老邵用高亢美声唱的《英雄赞歌》,你一定会对“善待你耳朵”的龙湖产生敬意。

  老邵唱歌跳舞的天赋,在人大上学时已展现。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的大学流行跳舞,人大女生虽多,但都被周边理工科院男生环伺,一到周末,学校舞池就被外校男生占领了。

  深感丧权辱国之痛的老邵只能另辟根据地——每周末蹬三个小时单车,去东五环外竞争少且校风开化的二外舞池跳舞。跳完舞,又蹬三小时回人大。

  二十多年后,老邵不用蹬三小时单车去跳舞了。他从公司下来,拐个弯就能到惠新的钱柜。过去两年,龙湖曲折的发展过程中,很多决定都是在钱柜三楼的VIP包厢里诞生的。

  2017年一晚,喝了点酒的老邵灵光一现,改变龙湖历史进程的遵义会议诞生了。他那天琢磨出“空间即服务,龙湖要做人与空间的连接”,这为龙湖未来五年发展指明了方向。

  还有一次老邵喝高了,抽着雪茄和我碰杯。他指着旁边的女同事对我说:“兄弟,事业就应该男人来做,女人照顾好家庭就行了呀!”

  邵明晓的老板就是女人,龙湖的董事长吴亚军。在龙湖,五年内的事老邵决定;五年后的事,则是吴亚军去想。

  上周日是520,一个“枪林炮雨”的日子。朋友攒局,约在北四环泓盛花园。到了包厢,看到老邵也在。但平日豪放的老邵,今天像个小学生端端正正地坐着。

  往里一看,一位留着短发穿着黑条纹衬衫的中年女性,笑盈盈地坐在沙发上。

  原来,老邵的女老板、那个传言滞留境外八个月的吴亚军也来了。

  阿祛

  吴亚军的微信名叫阿祛。朋友圈里的阿祛,和所有女人一样,热衷减肥和晒娃。

  和我们吃饭前,阿祛还发了一条朋友圈:“520,为亲爱的剪个帅帅的发型。”

  阿祛附了两张很像鹿晗的小朋友照片。小朋友是她的双胞胎小儿子小麦。老大叫大米,一个月前的4月16日,大米刚刚在美国费城儿童医院动完手术。

  去年11月,阿祛突然觉得大米有点不对劲。走着走着就摔跤了,站着站着就尿尿了;晚上睡觉流鼻涕打呼噜,半夜坐起来哭。阿祛带着大米看了国内几家医院,都没有诊断结论。她非常担心,跟我说:“头发都愁白了。”

  这个母亲找了很多医院去咨询,发现治疗这类病最好的医院还是在美国。11月下旬,她带着两个孩子去了美国,在费城和洛杉矶儿童医院之间疲于奔命往返跑。

  然后你会发现,就算是全球最富有的女人之一,当亲人生病时,她也是充满了无力感。她只能规规矩矩排队,等着检查、住院和手术,同样也只能听从命运的安排。

  这样日子过去了一个多月,每天她穿梭于医院和酒店之间。到了十二月初,所有检查完毕,确定了症状,费城儿童医院建议她保守治疗,但效果不明显。

  这个中学时梦想成为居里夫人、大学学鱼雷控制的唯物主义者,万般无奈之际,甚至还听信了朋友介绍,在美国找了一位气功大师去理疗。

  最后,她不得不选择4月份在费城儿童医院进行手术。

  手术非常成功。大米从手术室推出来后,在美国奔波了半年的母亲,这两个孩子唯一的监护人,整个才放松下来。这时她才发觉自己身体好像也有点问题——头疼,肩膀也疼。趁着有点时间,她自己去了趟费城儿童医院旁边的宾大附属医院,检查了下。

  身体这东西,有时候跟官员一样,经不起查。检查报告出来后,阿祛傻了眼,医生当时诊断她颈椎有两处压迫了神经和脊髓,需要立即动手术切除三节椎间盘,做四节椎骨融合术,否则有瘫痪的风险。

  拿着检查报告回到酒店,被吓到的她,马上去问克利夫兰、UCLA和协和医院,有没有保守一点的治疗方案。第二天,几家医院还没回复,阿祛的手机几乎同时收到两个邮件。

  一封邮件还是宾大附属医院的医生发来的,告诉她问题很严重,催她动手术。另一封邮件则是龙湖的下属发过来的。是一条新闻,说龙湖董事长许久没回中国内地了。

  那一刻,在大洋彼岸的阿祛在微信上跟兽爷说:“简直生无可恋了。”

  吴阿姨

  在今年4月份下旬,《财经》上出现第一篇称吴亚军滞留境外的报道。没几天,传言开始满天飞。龙湖海外债遭受了一轮抛售。那几天至少有几家机构好基友问我:“吴亚军怎么了,龙湖债券要不要抛?”

  我跟他们说:“吴老板在美国治病。”

  不仅仅如此,过去半年龙湖内部看起来也动荡不已。这家公司正处在1500亿向3000亿规模爬坡的关键时期,集团的组织架构及管控模式亟待更新。邵明晓主导下的转型,也倒逼一些员工离职。

  过去半年,不仅有袁春、徐爱国、王亚军在内的三位集团高管离职,还有包括烟台、南京在内的多个城市总经理离职。

  连兽爷的亲密战友西门包叔都忍不住写了一篇《那个喝多了半夜给吴亚军打电话的男人》。那段时间,兽爷也跟老宋聊过龙湖。我问他怎么看这家很动荡的公司,老宋就一句话:“吴阿姨一直都在,龙湖不会有问题。”

  老宋一直喊吴亚军为吴阿姨。老宋看不起包括万科在内的大部分开发商,说过很多狠话,比如“绿城的产品经理要是造出万科这样的房子,早自杀一千次了”。

  但龙湖是老宋仅有的两家不避讳表达好感的地产商之一,他说: 

  “全中国做品质比绿城做得好的地产公司,最多只有一家半。其中半家是龙湖,吴阿姨有男人气魄,又有女人的细腻,我不吝啬把所有溢美之词送给她。”

  情谊满满的表白,有种恨不得马上把吴阿姨迎娶回家的感觉。

  老宋第一次听说龙湖是在2004年,他那时还没有幽闭恐惧症。他偶然间听说龙湖在重庆,如同绿城在杭州。兴之所起,他马上飞到重庆去看龙湖的楼盘。

  看完项目后,他震惊龙湖自然天成的景观技法。他连夜通知绿城100多名管理人员第二天去重庆报到,集体考察龙湖。这次学习,绿城当时仅机票就花了66万。

  2004年对于中国房地产来说也是个分水岭。在资本的推动下,一些有野心的枭雄,开始将触角伸向全国。为了满足投资者的要求,他们快了起来,把房子当成工业品一样大批量复制。

  那年23岁的杨惠妍从美国留学回来,未婚。杨国强把自己持有的碧桂园股票全都转给了她,碧桂园开始向广佛以外的地区拓展。

  孙宏斌那年已经是美国人了。他在公司内部做过一个《鸿鹄之志向,蚂蚁之行动》的演讲,声如炸雷,震撼世界,顺驰风暴即将从天津席卷中国。

  许家印那年挺拔俊美,腰间没有爱马仕,灵魂没有白发。在投行资金支持下,他走出了广州,向广袤的内陆城市派出了100多人员工,恒大来了。

  那年老宋眼睛依旧是那么小,阿怯还没有离婚。那会儿他们最关心的事仍是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怎么把房子盖得更好点,把物业做得更好点。

2页 [1] [2] 下一页 

深陷传闻的吴亚军回国了 现身辟谣还是救急龙湖?

龙湖地产80亿元公司债发行中止 4月销售量下降14%

噪音交易下的龙湖地产:董事长行踪未明 股票遭沽空

龙湖步入扩张阵痛期:高管频繁出走 组织架构或存硬伤

华润、龙湖、大悦城购物中心投资回报率分析比较

搜索更多: 龙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