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上市前夜,美团变形

  王兴的饭否更新很勤。

  五天前,他对自己的日常工作写下了下面的评价。

  “我今天一整天的工作或许和塞林格干的事儿有些相似之处:把同一个故事一遍一遍的讲,反反复复的改,不停的打磨。我唯一不确定的是,他到后来会不会有想吐的感觉。”

  美团的故事王兴讲了很久。从2010年成立至今,这家团购起家的公司熬过了千团大战、熬过了外卖补贴大战、熬过了地推时代的艰辛、并购大众点评,不断扩充自己新的边界。2018年6月23日,美团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3天后招股书公布,美团的一切被摊开在众人面前,包括它的亏损、业务权重和新的战场。

  美团招股书中的风险提示中明确写道:我们的业务面临激烈竞争。虽然我们有在主要服务类别中有效竞争的过往表现,但未来我们可能无法持续保持竞争力。在此情况下,我们可能会失去市场份额及客户,而我们的业务、财务状况以及经营业绩可能受到重大不利的影响。

  在招股书递交一个月后,重大不利很快来了。受到整个资本市场波动,包括小米港股上市的压价,2018年7月,据腾讯科技报道,美团估值区间已经从原来预期600亿美金,下调至投前350-400亿美金。

  此次下调幅度达到了原市场估值的40%,王兴给投资者留出了空间。对于这个消息,美团的回应只能是:不予置评。

  伴随美团下调估值的同时,界面新闻记者收到一些爆料和投诉。在紧张上市的关口,美团的一些业务明显动作变形:在起家业务外卖市场,美团用一些激进的手段来做高利润,抢占市场份额;新业务上,美团靠补贴起来的打车业务并没有足够坚固,“天价”收购摩拜让美团现金流吃紧,即使拿到牌照,新城市的业务也无法展开,美团打车陷入两难。

  上市前夜,美团着急了。

  外卖风波

  宜兴是江苏省南部一个小城,2017年常驻人口125万,美团在宜兴市场份额很好。

  最近,宜兴的商家群都在讨论美团的提点问题。

  一位做粉丝的商家王成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因为和美团的协议已经在2018年6月到期,现在美团的商务拓展BD在给商家过来续约时,突然提出必须签独家排他协议,只能用美团外卖、不能接入饿了么和百度外卖。

  如果不签署独家协议,平台抽成比例会从16%提高到21%。且由于夏季运力的问题,会将配送范围缩小,配送范围为现在周围2.5公里,众包配送团队最大给送到4公里范围。

  “我不保证帮你优化,我现在就是给你一个最后的条件,接受不接受你们自己看着办。”王成这样转述美团BD的回复。

  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广东东莞和肇庆,都属于美团市场份额比较强势的区域。这些被逼签独家协议的店有个共同特点:月单量在500单以下、以新开门店为主。记者采访的几家门店老板都是属于做奶茶、炸鸡类的轻食店,有时候美团和饿了么的单日单量比例大概为3:2。

  肇庆一家做脆皮炸鸡店的老板说,以美团一天30-40单的单量来说,平均客单价20元。因不签独家协议,美团单方面停掉了对方店铺,单日造成的损失就有600元左右。“虽然我们是小店铺、单量少,但我烦的是,这种事儿怎么没人管呢。”该老板说。

  强势的政策影响到了商家的营收,商家们开始集中向美团总部反应。

  王成说自己咨询过美团总部,并以总部不允许为由质疑BD涉嫌市场垄断。BD的回复是,“运力不够啊,我们要优先给我们的战略合作伙伴,那你跟我们解除合约好了。”

  夏季是外卖高峰期,温度高,在过去的外卖大战中,美团和饿了么都曾经投入大量补贴来保证夏季外卖运力。美团BD对独家合作商家的要求有两点:

  第一、要保证商品售价低于饿了么;

  第二、保证参与所有美团的运营打折促销活动。

  在全国范围内,提点和收缩配送范围是有具体的执行标准,根据一份美团内部流出的文件显示,在美团内部有一份更细的执行细则:

  美团BD的这种行为曾经引起商家的强烈反弹。在一个当地商家的聊天群里,不少商家在质疑美团现在动作已经变了形,在“瞎搞”。

  此外,从2018年3月份以后,美团开始有意向商家收取保证金。

  一份录音文件显示,保证金的金额按照月交易额的5%收取。按照王成店里的数据,粉丝以中晚餐为主,客单价在10元-15元左右,一天在美团上的成交额大概为1000元。旺季可以达到1500+,一个月平均营收3万。美团就需要收取5%,1500元的押金。

  BD表示,这批押金他们一分钱也拿不到,全部上交给公司。一年后合同到期才退还给商家。保证金的费用是为了让商家保证服务质量。

  另外有红食坊的商家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保证金的收取并不是安全是按照5%的标准,他们的保证金交了2000元。也有商家表示,保证金从500-1000都有,没有一个固定的标准。

  没交保证金的有什么后果?

  另外一位宜兴要求匿名的本地商家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后果就是,“上不了,登陆不下去,要联系业务员上线。强制关店了,搞不了。”

  由此带来的后果是,界面新闻记者走访的江苏宜兴、上海高桥等部分商家联合署名签署了抵抗协议,表示想脱离美团,并按上了红手印。

  类似情况还出现在了西安、广州、深圳、昆明等地。

3页 [1] [2] [3] 下一页 

传阿里将合并饿了么、口碑、盒马生鲜以抗衡美团

首个定制化商户培训活动上线 美团外卖“走进商家”专业力量助力商户成长

美团饿了么外卖之争升级 新零售大战已开局

美团收银推出安装预约服务 持续优化在线售后服务

美团八年,王兴一“梦”

搜索更多: 美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