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广州 深圳 南京 杭州 郑州 武汉 太原 西安 沈阳 成都 全国300城市 综合
登陆 | 注册
商业趋势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 >> 商业趋势 >> 行业态势 >> 正文
国际品牌圈地中国市场 服装企业争搭运动服饰快车

  来自法国的时尚运动品牌“HALEBOSS”,日前在佛山大沥永旺梦乐城开设第4家国内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HALEBOSS在2017年下半年进入中国市场,在农历新年来临之前,HALEBOSS还有6家门店将陆续开业。

  “这是我们引进的第一个外国品牌。”从2016年前的服装原料、代工出口,到拿下HALEBOSS的中国独家代理权,广州吉尔雅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尔雅”)总经理叶俊国向记者回忆,“十年前时尚类的运动服饰品牌比较少,做得比较好的都是专业运动品牌,国内服装品牌也大多都没有自己的设计,用料上也没有这么贴近生活,舒适感和功能性都很强。”

  叶俊国的一番感慨跟中国运动服饰产业的发展阶段分不开。近几年运动服饰产业增势喜人,除了老牌龙头耐克和阿迪达斯之外,国外品牌的安德玛、Reebok、彪马等品牌也纷纷发力中国市场,国内则有安踏、李宁、匹克、特步、361°等品牌长期共存。相比较传统的休闲服饰,运动服饰领域的创业者和资本也较为活跃。

  活跃的背面是品牌良莠不齐和市场不断洗牌。国内运动服饰存在品牌多、产品质量参差不齐等问题,科技感更强、从功能性向时尚性转移等趋势显现,给企业研发带来新的考验。

  市场复苏

  HALEBOSS是1958年春天便已经诞生的成熟品牌,产品涵盖服饰、鞋子、饰品等,此前已在法国,英国、德国、西班牙、意大利等欧洲国家开设销售机构。吉尔雅相关负责人向记者透露,拿下HALEBOSS的中国代理权前后耗费了数年时间,直至去年才签下代理合约。经过一年筹备,今年HALEBOSS从设计开发到运营等环节实现本土化之后才在中国落地。

  叶俊国也告诉记者,国外品牌会一般关注中国企业是否运营过相关品牌,市场渠道和供应链实力如何。他说:“现在国内是全民运动,有一股健康运动热潮,生活消费水平也不断升级,对运动服饰的搭配、生活性提出了新的要求。而中国消费市场在国际上非常旺,国际品牌也需要加速进入中国,这就给我们带来了机会。”

  国内运动服装产业曾有过一段火爆期,但到2012年,国内体育用品行业爆发了全行业库存危机,安踏、李宁、匹克等谁也没能逃过。

  服装行业观察人士、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向记者表示:“运动服饰市场‘熄火’开始于2008年前后,当初所有品牌押宝北京奥运会的热情很高,产能、营销、开店都有点超前、过剩了。加上当时还是订货制,各大品牌逐步到2013年实现去库存、研发转型慢慢转换,后来经历了电商冲击搭建柔性供应链,才有了现在的市场和品牌规模。”

  借着这一股热潮,HALEBOSS进入了中国市场,也开始了跑马圈地。按照吉尔雅的规划,农历新年来临之前HALEBOSS共计会在中国落地10家门店,目前其余6家已完成选址和前期筹备工作。这一数据在2018年年底将增加至100家,三年内其计划开设门店目标为500家,2023年计划目标为1000家。经营模式上,前期100家门店将以自营为主。

  叶俊国告诉记者,一般店面面积会设立在150平方米左右,已开业的门店目前销售额最高一个月为五十万。在开设品牌店之余,HALEBOSS也正在进驻一线城市大型购物中心,打造成300㎡的品牌旗舰店。不久前,HALEBOSS的京东旗舰店悄然上线,线上、线下闭环显然也是HALEBOSS的目标。

  值得注意的是,服装产业一边频繁开店一边关店潮的特殊现象,同样出现在运动服饰领域。都市丽人电商CEO沙爽直言:“都市丽人去年有一个比较大规模的关店,70%的店是主动关店,因为我们发现渠道结构上发生了重大转变,2014年我们开始涉及电商,电商上的增长非常迅速。”

  程伟雄进一步表示:“运动服饰店的生态不像之前盲目开店,购物中心店、社区店逐渐超越街边店,现在要通过社群营销来把店铺服务场景做好,还要根据客流的导向来选择开店策略,满足客户关系管理和客户体验管理越来越重要。”

2页 [1] [2] 下一页 

百丽运动服饰产业链覆盖不足 面临劲敌宝胜国际

运动服饰业务异军突起 百丽国际仍面临行业劲敌

9月份天猫运动服饰总销售额达2.85亿元

大火大热的运动服饰是否已变成了零售泡沫?

国产运动服饰正值上升期 361度却关510家门店

搜索更多: 运动服饰


商报排行


商报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