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均瑶饮品靠单一产品闯关A股 毛利偏高部分客户已注销

  中国含乳饮品行业素来竞争激烈,并且市场较为分散,产品线单一带来的最大隐患就是企业很难抵御因消费者口味改变带来的业绩大幅波动。《投资时报》记者注意到,近年来依靠着单一产品“打天下”的同类型公司,不少都出现了上市即变脸的情况。

  以2017年上市的承德露露(000848.SZ)为例,上市当年,公司营收就同比下降16.23%,归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亦下降8.16%;2018年该公司扣非后的归母净利润再度同比下降0.13%。而2018年上市的养元饮品(603156.SH),今年一季度营收同比下降12.53%,扣非后的归母净利润则同比下降2.25%。

  不仅产品线“孤注一掷”,均瑶饮品的毛利率还显著高于同业。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均瑶饮品毛利率分别为47.48%、48.26%以及51.36%。而同时期上市公司毛利率均值分别为46.47%、45.28%和47.35%。均瑶饮品的毛利率较同行平均高出3到4个百分点。

  据了解,2015年同属均瑶集团旗下的爱建集团曾拟收购均瑶饮品,按当时披露的收购方案显示,2013年、2014年以及2015年前八个月,均瑶饮品毛利率分别为34.13%、36.91%和43.16%。也就是说,虽然只有乳酸菌饮料一款产品出售,但均瑶饮品的毛利率五年来提升了超过17个百分点。毫无疑问,无论是发审委还是普通投资者都会对此产生某种疑惑。

  均瑶集团目前控制着三家上市公司以及众多非上市公司,这些公司与均瑶饮品的关联交易也颇值得关注。招股书显示,均瑶集团旗下上海吉祥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九元航空有限公司以及如意文化等企业均向均瑶饮品采购过产品。

  关联交易具体定价情况如何?定价是否公允?关联交易能否造成均瑶饮品毛利率高于同业平均水平?针对这些问题,均瑶饮品并未在招股书中做出明确解答。

  此外,均瑶饮品与集团之间还存在着大笔的资金往来。招股书显示,2016年均瑶集团及其子公司拨入均瑶饮品的资金高达28.75亿元,2017年上半年亦达到8.73亿元。

  事实上,这些出借资金均瑶集团从未向均瑶饮品收取过利息。招股书中表示,因启动上市准备工作,均瑶饮品自2017年7月1日起退出集团管理体系,相关资金往来已经停止。

  三四五线大客户不透明

  均瑶饮品从经济发达的浙江起家,但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却非该公司的主战场。目前其前五名客户都来自于三四五线城市,甚至包括一些县级市。而安徽、河南是该公司的客户集中地。

  招股书显示,2016年该公司第一大客户为揭阳市榕城区东升同旺百货商行,2017年和2018年其第一大客户为揭阳市南珍商贸有限公司(上述两家公司受同一自然人控制),产生的销售收入分别为2242.64万元、2710.63万元以及2964.17万元。

  天眼查显示,揭阳市榕城区东升同旺百货商行成立于2011年,经营状态目前为“注销”,注册资本为“无”。而揭阳市南珍商贸有限公司成立日期为2016年,注册资本只有88万元。均瑶饮品在招股书中表示,前者和揭阳市南珍商贸有限公司均属于同一自然人控制。

  一家是已注销的公司,一家成立不久,注册资本不足百万元的企业,却每年承担了均瑶饮品超过两千万的销售额。而在均瑶饮品前五大客户中,贵溪市钱进商行也是属于“已注销”的状态,至于商丘市睢阳佳翔副食店、商丘市睢阳永丰副食经营店,甚至没有任何工商信息。

  这些大客户是否稳定?未来是否存在变动风险?对于这些问题均瑶饮品始终保持沉默。该公司在招股书中表示,公司市场下沉较深,经销商中存在数量较多的个体户,报告期内部分经销商存在由第三方人士给公司回款的情况。

  均瑶饮品此次上市募集资金主要用于扩充产能,但其现有工厂产能利用率并不高。2016年至2018年,其宜昌工厂产能利用率分别为73.55%、69.16%和77.2%。而2017年至2018年,其衢州工厂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16.29%和53.53%。

  来源:《投资时报》记者 王宏

2页 上一页  [1] [2] 

搜索更多: 均瑶饮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