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均瑶饮品靠单一产品闯关A股 毛利偏高部分客户已注销

  近五年来,单一产品撑起九成营收的均瑶饮品毛利率从34.13%提升至51.36%,且高于同行3到4个百分点

  一位身份特殊的重要小股东“失联”,令均瑶集团控股的均瑶饮品在上市前夕受到了双重关注。

  均瑶饮品的前身,系均瑶集团乳品有限公司,创办于上世纪90年代末,其生产的均瑶甜牛奶曾经风靡一时。目前,均瑶饮品主打产品为乳酸菌饮品,2018年后者为公司带来的年收入达到12.57亿元。

  招股说明书显示,此次均瑶饮品拟发行新股不超过7000万股,募资11.99亿多元,计划兴建年产10万吨级的常温发酵乳饮料项目及用于公司品牌升级建设。

  如果均瑶饮品此次能顺利过关,将成为均瑶集团旗下第四家上市公司。截至6月10日收盘,“均瑶系”下的吉祥航空(603885.SH)、爱建集团(600643.SH)以及大东方(600327.SH)分别录得213.13亿元、149.54亿元和32.29亿元市值。

  据2018年胡润百富榜排名显示,已故均瑶集团创始人王均瑶的长子王瀚以110亿元财富位列324位。而与其并列的恰是王均瑶的二弟,现均瑶集团掌门人王均金(家族)。

  王均瑶过世后,均瑶集团在王均金、王均豪两位兄弟手中仍得以快速成长,近年来更主导成立了民营华瑞银行。而在2010年8月,王氏兄弟又与是年已23岁的王瀚共同签署了《股权委托管理协议》,对后者自继承股权以来委托两位全权代为管理股权的事实予以确认,并约定继续委托事宜。

  据了解,王均金目前持有集团合计71.77%的股权表决权,而王瀚则为集团董事。

  正是这一连串变故,才令均瑶饮品招股书中那则“小股东不行使股东权利、不履行股东义务”的风险提示更引人注目。

  据悉,在报告期内,持有该公司67.5万股,持股比例为0.1875%的股东王滢滢一直未回应,也未出席公司上市的股东大会。均瑶饮品提示,作为公司的小股东,如果提出超出本次发行事宜的其他诉求情况,存在可能影响本次审核进程的风险。

  而王滢滢,恰是均瑶集团创始人王均瑶的女儿,其所持有的均瑶饮品的股份,同样系继承而来。

  《投资时报》记者了解到,2011年均瑶饮品召开股东大会,王滢滢继承了王均瑶所持有的公司0.1875%的股份,此后王滢滢就再也未出席公司股东大会。其中,2017年6月公司召开临时股东大会进而宣布增加注册资本,但王滢滢认缴股份由王均金一方代缴。这也就意味着,至今未能联系上王滢滢的均瑶饮品,或至少与前者“失联”超过八年。

  有相关人士表示,均瑶集团目前已形成以航空运输、百货零售、乘用车销售以及金融为主,食品、超市、房地产、物流、酒店、文化产品开发和教育等为辅的多元化经营产业格局,且王氏家族内部相对和谐,所以此次“王滢滢事件”大概率上不会影响均瑶饮品的上市进程。

  不过该人士同时称,围绕均瑶饮品产品线单一,毛利率较同行偏高以及大客户不透明等一系列疑问,仍可能受到证监会发审委的问询。

  就投资者普遍关注的问题,《投资时报》记者日前发送提纲至均瑶饮品董秘办,但截至发稿日并未收到回复。

  产品单一毛利率偏高

  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8年(下称报告期内),均瑶饮品营业收入分别为11.01亿元、11.46亿元和12.87亿元;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75亿元、2.32亿元和2.81亿元;对应净利润率则分别为15.58%、20.24%、21.83%。

  不过,该公司收入绝大部分都依赖于一款单一的产品。其中,乳酸菌饮品销售收入分别达到10.81亿元、11.34亿元和12.57亿元,占公司全部主营业务收入的98.14%、99.02%和97.71%。

  均瑶饮品在招股书中表示,虽然已持续进行新产品的研发和推广,但相关项目实现预期的目标任务仍需要投入较多的时间和资源,因此公司短期内存在产品系列相对单一的风险。如果未来出现该系列产品外部环境恶化的情况,将对公司的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均瑶饮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