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数次转型求变的蘑菇街 流血上市为博新生?

  蘑菇街于6日当晚登陆纽交所,本次IPO共发行475万股ADS(美国存托股票),每股ADS的首次公开发售价格为14美元,共募集6650万美元。股价开盘跌14.3%,报12美元。

  此前,它曾于11月9日,提交IPO招股说明书,当时拟筹集最多2亿美元。

  蘑菇街的第一大股东为腾讯,持股比例达17.2%,而创始人陈琪的持股比例为11.9%。其余股东包括高瓴资本、挚信资本、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平安保险等。由于采用了AB股机制,陈琪控制的投票占比近80%,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上市固然是件喜事,但若翻开蘑菇街的招股书,不难发现奋力上市的背后,有不少流血的伤口。

  招股书数据不容乐观

  上市过程中,蘑菇街的募资金额一再降低,首次公开招股募资额减半。根据彭博社消息,蘑菇街向美SEC提交IPO招股书,其拟最高筹资2亿美元。然而半个多月后,蘑菇街招股书补充文件显示,募资资金已缩小至8740万美元。

  募资金额跳水的同时,蘑菇街的IPO估值减至20亿美元,大概是半年前估值的一半。这一估值甚至低于2016年初,当时蘑菇街与美丽说刚刚合并,估值在30亿美元左右。

  这可能有两方面原因,此前小米、美团点评等公司,上市时下跌明显,拉低了投资人对美股上市公司的信心。蘑菇街自身的招股书,也暴露了它在持续盈利能力、活跃用户增长等方面的乏力。

  经营业绩不理想

  招股书显示,蘑菇街正在持续亏损,盈利能力堪忧。2017财年、2018财年蘑菇街调整后净亏损分别4.761亿元(人民币,下同)、4.202亿元,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2019财年上半年调整后净亏损1.857亿元。

  亏损的一大原因是营收下降。招股书数据显示,2018年财年蘑菇街实现总营收9.73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1.09亿元下降12.3%。其中,营销服务收入为4.766亿元,同比下降35.6%。

  用户增长接近停滞

  蘑菇街背靠腾讯,微信小程序对蘑菇街总GMV的贡献率从2018财年的17.8%增加至2019年财年上半年的31.1%,但总的来看,蘑菇街的用户增长依然趋于停滞。

  蘑菇街的MAU(月活跃用户人数)从2017财年的5100万,增长27.8%至2018财年的6520万;活跃买家从2017财年的2440万,增长35.2%至2018财年的3300万。但截止2018年9月30日前的12个月,也即,2017年10月1日—2018年9月30日,蘑菇街月活跃用户数、活跃买家数同比增速分别为0.9%、3%,活跃用户数近乎零增长,未来增长预期堪忧。

  此外,蘑菇街还屡屡面临用户投诉。2018年6月浙江省工商局开展网购商品质量抽检过程中,蘑菇街等多家电商平台被指出有虚假宣传、虚假发货、退货不退款等问题。

  现金流压力

  2017财年初,公司现金及等价物23.54亿元。2017财年净流出10.8亿元,2018年净流出0.46亿元,2019年4-9月流出3.33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蘑菇街此前曾获得6轮融资。从2011年开始,先后获得阿米巴资本、IDG资本、启明创投、高榕资本的投资。但自从2015年年底获得D轮融资后,蘑菇街没有再进行新一轮融资。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曾向媒体分析蘑菇街称,“现有现金流情况难以长期维持平台运作,公司经营现金流仍然大幅度流出,加上现如今的一级市场融资困难,蘑菇街现在除了上市,或也别无他路可选。”

  流量之困

  作为蘑菇街的第一大股东,腾讯对它的扶持不可谓不大。

  作为中国用户数量最多的社交APP,微信在注意力争夺战中稳居上风,也凭借自身优势构建了微信生态,并为生态内的企业导流。这些流量受益者的名字有蘑菇街、京东、拼多多、唯品会。一个巧合是,腾讯对京东、拼多多、蘑菇街的股权占比都是18%。

  微信为“亲儿子”提供了不少资源,正如前文所说,微信小程序对蘑菇街总GMV的贡献率在2018财年就达到了17.8%,2019年财年上半年增加至31.1%。双方还在多个层面开展深度战略合作,包括云、支付、广告营销、流量资源等。

2页 [1] [2] 下一页 

专访蘑菇街CEO陈琪:深耕大众时尚才刚开始

蘑菇街:IPO定价设为14美元/ADS

蘑菇街将于12月5日挂牌 发行价14至16美元

白付美年化利率30% 蘑菇街金融产品或难备案

蘑菇街IPO发行价格14至16美元

搜索更多: 蘑菇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