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茅台跌停背后:产能被控管理层异动 茅台增长到头了?

  贵州茅台净利润同比增幅的收缩,真的意味着它的成长就此拐头了吗?茅台的痛点指向了产能。

  山姆会员店京东官方旗舰店内,53度贵州茅台酒下有一条来自五月份的购买评论:最近价格变动太快了,几天一变化。

  茅台酒很难买几乎已是常态,它是炒酒客和达官贵人争相追捧的目标,而货源的短缺催生了经销商的纷纷囤货。

  与之同时,贵州茅台(600519)也是股价涨幅最高的A股上市公司之一。2001年贵州茅台上市,当时的发行价是34.5元,到了2018年,贵州茅台的复权价最高4722元,也就是说17年时间涨了136倍。从业绩上看,贵州茅台的营收和净利润也和股价匹配——从2017年到今年,贵州茅台的净利润连续多个季度单季度同比增长幅度在两位数以上,且均不低于25%。

  其一惯性的稳定成长,曾一度使人们对其估值不断攀升坚信不疑。不过到了2018年第三季度,贵州茅台的似乎遇到了麻烦——10月29日贵州茅台公布第三季度财报,虽然前三季度公司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实现了23.07%和23.77%的增幅,但对比半年报来看,单三季度贵州茅台的增幅却让人大跌眼镜,只有2.71%。而在此之前的第二季度、第一季度同比百分数,贵州茅台的净利润均实现了大幅增长,分别为41.53%和38.93%。

  出人意料的表现让市场出现了“一字跌停”,当天,贵州茅台跌幅为10%,市值蒸发768.73亿。隔日贵州茅台的股价下跌还在继续,跌4.57%,两天时间市值蒸发过千亿。

  那么,贵州茅台净利润同比增幅的收缩,真的意味着它的成长就此拐头了吗?

  一个数据引发质疑

  表面上,贵州茅台在10月29日的“闪崩”归咎于第三季度只有2.71%这个低净利润增长率。

  10月30日,贵州茅台在“投资者广泛关注”下,对生产经营情况做了说明,表示目前生产、销售正常,内外部经营环境未发生重大变化,整体生产经营态势稳定,基本面没有改变,2018年前三季度,经营业绩符合公司预期,全年预计,上市公司能顺利完成年度计划并有望超额完成。

  但公司的表态并没有打消吃瓜群众的疑虑,茅台一瓶酒超过贵州月工资标准,万亿市值与贵州全省GDP旗鼓相当,它的生产经营如果出现问题,将不啻于一场地震。

  早在茅台市值突破万亿时,就有业内人士评论,“茅台进入了深度泡沫区,影响茅台的核心因素在供给端,2018年销售计划为2.8万吨,比2017年的2.6万吨仅增7.7%。茅台与高酒价、高股价、高成长和高回报休戚相关,一旦“四高”有一样出问题,茅台就将跌落神坛。”

  茅台的供不应求和它的限价限量,成为了互为因果的关系。

  界面记者走访多家白酒实体门店,在其中一家名烟名酒商店并没有发现茅台的身影,对此,店主表示:“茅台酒卖完了,现在断货了。”

  另一经销商则称,现在要买到茅台,少于1500都不可能是真货,“到目前,货源依然是供不应求,不少经销商要货都要去厂家排队。茅台现在出了厂商指导价1490,只许低不许高,但春节可能会有20%左右的幅度,好多经销商会放到春节卖高价。现在茅台还不准许商家囤货,要囤货的都不会放在仓库以免被茅台查到取消经销资格。”

  为了稳定增长,茅台一直控价控量,这也是茅台的一贯策略。2017年,飞天茅台的价格最高冲破了2000,一时之间价格居高不下。为了控制价格,茅台在去年下半年投放了货量。不过,今年初到下半年同样的情况还尚未出现。

  “从目前来看,茅台在供给端的基本面没有变化,消费端有所扩大,此次季报情况对于茅台的基本经营不会产生过多影响,且长期来看市场对于茅台的需求仍然旺盛。”白酒行业专家、中原基金执行合伙人晋育锋向界面记者表示。

  茅台集团董事长李保芳曾多次公开提到,今年茅台实现900亿销售已无悬念,明年将全力冲刺千亿,这意味着,茅台高层对于集团和上市公司的业绩并不忧虑,在有意控制发展节奏。在此基础上,茅台集团开始减轻上市公司的压力,加强其它子公司版块的发展,力求均衡发展。

  在出任贵州茅台董事长前,李保芳曾任贵州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党组书记,在此背景之下,李保芳可能更看重茅台集团和上市公司的运营情况,对于资本市场的表现并不一定过份看重。不仅如此,从今年茅台集团和上市公司陆续出台的政策方针来看,茅台方面也并不乐于站在万亿市值的风口浪尖之上。

  什么在左右茅台的零售价

  在大众消费市场里,可能不会有第二种食品能像茅台酒一样,供求对价格产生的敏感程度如此之高。

  对于茅台增速的回落,贵州茅台在三季度报告中表示,主要系上年同期茅台酒放量导致基数较高影响所致。

  由于茅台酒厂对市面上的货量控制力较强,酒价也稳步上升。去年第三季度,茅台的酒价曾经经历过一轮暴涨,突破2000元的价格。为了应对茅台价格的大幅度走高,茅台在原本的产量基础上向市场放量6200吨以控价。

  除了基数之外,发货量也成了市场关注的焦点。国内酒类流通行业公众公司1919酒类直供方面向界面记者透露,目前市面上缺货很严重,茅台有价无量。

  据国信证券调研测算,第三季度茅台的发货量约在7800吨,较去年同期下降了近15%,预计发货量调整是为了维持价格以及长期供需稳定。

  长城证券也做过类似测算,称茅台第三季度发货量在8500吨左右,同比下滑约10%,认为这和发货节奏变化有关。虽然每家机构测算数据并不一致,但同比下滑的判断则都是一样的。

  酒价上涨,供不应求,茅台却降低了发货量——这并不是茅台“有钱不愿意赚”,与茅台的生产流程有关。

  每一年,茅台酒的出酒量由过去4-5年左右的基酒数所决定的,也就是说,是2013年-2016年基酒产量决定了今年和未来几年的茅台酒产量,而这四年里茅台的基酒产量并没有大幅增长。

  2014年贵州大旱,高粱等酿酒作物大量减产使得基酒产量受影响,导致2015年基酒产量出现接近20%的削减。因此,不排除茅台为了应对2019年可能出现的出货量不足的情况,从今年第三季度开始便有意控制业绩增长幅度。

  有知情人士透露:“李保芳考虑的是茅台集团全局,假如今年上市公司700亿销售,其他如习酒等子公司1300亿,就能完成2000亿的任务。现在能做到今年上市公司900亿,那么明年上1000亿就能保持11%的增速,集团各公司齐头并进,贵州政府也喜闻乐见。”

  当然,还有一个细节,也没逃过大家的眼睛,那就是为了有效控制业绩增长,茅台使用了财务手段调节确认收入的账期,为四季度和明年做好了准备。

  申万宏源研究表明,“虽然三季度贵州茅台收入增长低于预期,但预收款环比增加了12.28亿元,这是为四季度及明年做了保留。”

  影响茅台的核心因素在供给端毋庸置疑,实际上,贵州茅台就产销而言,一直都处于“开挂”的超负荷运转状态。

  界面记者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茅台酒的设计产能为3.6万吨,但当年实际产能达到了4.28万吨;2016年茅台酒设计产能在3.26万吨,而实现的实际产能达3.93万吨,系列酒也是同样在超负荷生产。需要指出的是,2017年和2016年茅台酒的销售量分别为3.02万吨和2.29万吨,与产量数据并不一致,公司表示茅台酒基酒产销率并非是能够精准计算的。

2页 [1] [2] 下一页 

李保芳赞许卡慕为茅台国际化作出的贡献:双方合作已进入更好的发展时期

茅台跌停背后:被控制的产能和加速度

李保芳:茅台要向比亚迪这样的新锐企业认真学习、认真讨教

“真假赖茅”案宣判 贵州茅台胜诉获赔

茅台高层大幅变动 总经理职位现“空降兵”

搜索更多: 茅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