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曹德旺:人做好了,做生意就好做了

  中国其实很少企业家

  仲伟志搜神记:商业是一个正常社会的基石。所以一个健康的社会,应该有一个尊重企业家的文化。但是我们这里,实现这一目标好像还很遥远。就说社会层面,人人都想赚钱,但是大家对富人并不太友好。你看我们很多电视剧、电影中商人的形象,不是涉黑,就是权贵的帮凶,企业家的正向价值并没有得到足够的认可。当然,这里面也有企业家自身的责任。面对这种充满焦虑和戾气的局面,我们应该怎么做?

  曹德旺:首先我跟你讲,这要从中国历史讲起,我们有五千年的文明,上下各两千五百年。第一阶段我们国家的体制是奴隶制的社会,后来商鞅变法、前秦崛起以后,结束了奴隶制,变中国为封建专制社会。应该说秦对中国文明是有一定贡献的,特别是商鞅变法的推动。秦之后是汉,汉是刘邦建立的。刘邦其实对中国做的事情不文明。刘邦当初去问计张良怎么治国,张良说,你哪里来的那么多钱跟秦国打?刘邦想了一下说,我是做生意赚的钱。张良问,那你告诉我,什么事情最赚钱?盐、铁、丝绢、茶叶最赚钱。你知道国营企业从什么时候开始?从汉开始。张良就把这些最赚钱的生意划归国营。后面他又出台一个政策,重新定位士农工商,工商业主定在最后。那怎么定在最后?排名总有前后,字面上排在后面本来也没有问题。他却莫名其妙,规定工商业主和妓女、罪犯同入一籍,不能进仕。他就是要消灭工商业主,消灭民营经济。这和我们当年划分四类分子是一样的。

  汉是这个体制,几百年延续下来,到隋唐元明清,基本上都继承下他的这一套,到今天两千多年。所以说这种重农轻商的文化是有根源的。到了邓小平推动改革开放以后,政协委员、人大代表,还让我们民营企业家上去当一下,我和他们讲,你要很满足了,如果按照古代的做法,我们这些人永远不能进仕,你说你有什么好说道?这也是我们中国国家落后的一个根源,但是要想改变这个现状,我跟你讲,两千多年的习惯要彻底扭转的话,我相信要有几百年的时间,不是一代两代人能够解决的,没有那么容易。因此一些人对企业家做的事情不理解也是正常的。但是我也跟你讲,中国其实很少企业家。电视剧里说企业家与官员勾结等等,也确实是和牛毛一样,也是客观存在。为什么我宁可去玩也什么都不做?因为我做会把名誉做坏掉。我就做汽车玻璃,它在手上我会做到底,其他我什么事情都不再做。

  仲伟志:你的创业历程基本与改革开放同步。对你个人而言,你创建了福耀,也得到了理应得到的财富与荣誉。从整个国家来看,改革开放也是成就巨大。但我们肯定也有很多不足与失误。你怎么看这四十年?你认为未来我们还应该付出怎样的努力?

  曹德旺:40年前的中国,要什么都是凭票,粮票、油票、布票、肉票、糖票、豆制品票,等等等等。如果你要一部汽车,那要动很多脑筋,个人不能买的,单位买也需要各项指标。那么这40年呢,虽然是1978年开始改革开放,其实到了1995年才彻底结束买东西凭票的时代,那我们应该就从95年开始算起,到今年23年。23年,我们从一无所有的国家变成现在什么都过剩的国家,中国人当然应该为这件事情感到自豪、感到骄傲。但是我们付出的代价,比我们取得的成就可能还要大。为什么?我们反省思过,很多土地污染了,很多河流污染了,现在去整治,我不知道把以前赚到的钱都拿来治理够不够,这是个问题。第二个,就是我们的人文文化破坏很严重,大家都是短平快,什么都是钱,全民一切向钱看,没有人再去关心这个国家如何才能健康发展,没有人再去关心如何让我们的精神世界更富足,有的就是满大街的假话、空话。我们丢失的是真正价值不可估量的东西。

  仲伟志:假话、大话、空话其实不是改革开放的产物啊,那是从文革开始的,甚至文革之前就有的啊。

  曹德旺:当然了,灾难的基础是反右派、大跃进、文化大革命,主要是这一段历史培养了中国人不讲真话、多讲假话。

  仲伟志:这个话题太沉重了,说个轻松点的话题吧。有一个朋友托我问一个问题——如果把你和段永平、任正非、张瑞敏、董明珠这些人放在一起华山论剑,谁的武功最高?他认为,在这个脱实向虚的时代,这些人是我们国家最稀缺的一批人,都坚守在制造业的第一线,你怎么评价他们?

  曹德旺:我认为这些人对国家都有一定的贡献,都很有水平。但我不仅仅佩服这些人。我还很佩服马云,马云的口才就非常好。我也很佩服王健林,虽然王健林做的东西我并不是都欣赏,但是他的那些万达城就做得不错,能够在短短的几十年时间盖那么多酒店,我觉得确实是一个有才的人。至于他做的对不对,你们来评价,我就不评价了。像董明珠当董事长,短时间内可以把格力做那么大,我认为这个女人实在太厉害了。我的特点就是对谁都崇拜,我认为每个人都有优点值得我们去学习。

  需要恢复我们的信仰,让大家回归到冷静的状态

  仲伟志:我发现你不是那种特别善于保护自己的人,今天你说的很多话,其他企业家恐怕不愿意说。

  曹德旺:国破家何在?我们也算社会精英,必须为兴邦强国负责任,该讲的时候还是要讲。我又没做错什么。前面说过,首先我绝对维护国家利益,这点我坚决做到。第二个,我对政府的工作是无条件服从,你说什么都是对的,因为你在管理国家。我也在管理企业,如果我的员工非议我的话,我还怎么管理企业?所以你说什么我都执行。但是作为负责任的中国人,我可以给你提建议。比如说税太重,不利于发展。这是理性的建议,你能够接受,我很高兴;你不接受,我通过各种渠道已经知道你知道了,我就不再讲了。因为虽然你已经知道了,但这个事情处理起来可能有难题,那这个就是你范围内的事情,我曹德旺已经尽了公民的责任。我们做企业的,如果你做的事情对国家、对社会没有好处,那不是白做吗?如果只是为了自己生存下去,或者活得更好一点,那一年做几天工作就行,那么辛苦干嘛?我既然这么辛苦去做的话,当然希望实现更大的效果。我就是胆大,不会前怕狼、后怕虎的。官方也知道我是这种人。

  仲伟志搜神记:你虽然胆大,但作为一个信佛的人,你也不会去对抗谁。

  曹德旺:不会。今天我们遇到了危机,实际上都是我们过去作为的结果。那么现在该骂谁呢?谁都不要骂,我们虽然没有参加过决策,但我们参加过执行,我们有没有责任?——你早知道有问题,干嘛早不讲?我认为现在不要去问谁的责任,而是要各自负起自己的责任。中国是中国人的中国,真正有种的中国人,在国家有困难的时候必须站出来,要去想怎么办,而不要去相互抱怨,这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仲伟志搜神记:民众可能没有那么高的觉悟。

  曹德旺:我和你讲,中国民众不坏,中国坏就坏在精英。知识分子一旦登堂入室,整天讲假话。剩下有一些批评政府的,因为他没有被聘请,他如果有一天被聘请,纱帽一戴,他也是这样的,你根本没有招。很多当官的喜欢听假话,他心理很脆弱,一句真话都不能听的,一听会心脏病。我说你这个病应该抓紧去治疗,不治疗会耽误的。那些做生意的小老板,自己乱做,做完以后骂政府,等政府来救他。我说请你看到,还有 90%的人在你下面,谁来去救他们?你这些人应该赶紧行动起来,自己救自己。

  仲伟志搜神记:听你这么一说,我就有些悲观了,怎么能改变现状?

  曹德旺:我认为需要恢复我们的信仰,让大家回归到冷静的状态,能够为自己的家国负起责任。就是通过信仰,培养起一种报国为民的社会心态。

  仲伟志搜神记:这好漫长啊。

  曹德旺:除此之外,你说怎么解决?你现在自己做一个新媒体?

  仲伟志搜神记:媒体环境发生了巨变,现在如果不是党报官报,就只能靠市场吃饭,靠市场吃饭就很容易走向“打砸抢”,这就改变了所谓的初心。我现在这个小公司只求做善事,事实证明,我这个人进商海狼性不足、入空门悟性不够,所以只能做一点小事情,就是把我尊重的这些人一个个采访记录下来,为这个世界树立起更多的精神标杆。

  曹德旺:你采访的都是什么样的人?

  仲伟志搜神记 :我做了20年经济类媒体,见过很多商人,见证了中国企业家群体的成长过程,也在某种程度上参与了对这个群体的神化工程。但是现在我会采访更多优秀的作家、诗人、学者、歌手、艺术家、科学家、导演等等,我觉得,如果仅仅让商业精英扮演时代英雄,仅仅让网红企业家担当精神导师,这肯定是个不正常的时代。

  曹德旺:财富精英唱主角,国家不会有问题,欧美都是财富精英在唱主角。

  仲伟志搜神记:我认为我们需要有更多的人文精神做支撑。

  曹德旺:问题就是出在这里。财富精英唱主角,国家一定会进步。但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们很多发财致富的人是取之无道,问题出在这里。为什么会出现这个问题?因为中国人缺乏信仰,没有底线。

  仲伟志搜神记:我也会采访像你这样的有文化自觉的企业家。当然,让所有的企业家都做到像你这样,也不现实。我认为企业家不行善不要紧,但是不能作恶。

  曹德旺:企业家最大的善是什么你知道吗?遵纪守法、遵章纳税、善待员工,为什么这是大善?你如果犯罪,后面启动法院公安调查你要花多少钱啊?要多少人为你服务啊?那些都是纳税人的钱。第二个,做慈善还有一个规矩,你捐款,钱不干净的话不能捐,捐也白捐。把不干净的钱捐给寺庙是亵渎神灵。你如果做海洛因什么的,你去捐款是不能接受的。只有真正干净的善款才能拿来做善事。这也是敬重佛祖、道祖的基本原则。这才叫文化的自觉。

  仲伟志搜神记:最后总结一下——我们今天遇到的很多问题,都是因为“我不相信”?

  曹德旺:缺乏“信”。要信他,要相信别人,要相信天的存在。你对谁都不相信,那么你的心肯定是非常丑恶的。如果你对谁都不相信,也必将一事无成。

  来源:界面新闻 仲伟志

4页 上一页 [1] [2] [3] [4] 

曹德旺:用一大杯凉茶换来人生第一桶金

曹德旺:年轻人创业 别先想着做富豪

玻璃大王曹德旺的新烦恼 福耀美国操作工身亡

曹德旺宗庆后等大佬谈创业:九死一生也要创业到老

曹德旺:有人批评我到美国去投资 这个是错误的

搜索更多: 曹德旺